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章 争夺开春宴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刚至前院,便闻重重拍门与叫骂之声。

  “开门!大夫人我们知你在里面,你如今无故悔婚,我们连聘礼都抬来了,你却关门不让我主家进去,可是不将我家老爷主簿大人放在眼里!

  开门!”

  砰砰。

  厚门板被砸得轰轰作响。

  常氏的身影立在院内,攥拳,一副恨得牙疼的表情。

  砸门声暂歇,一道声音不大但冷漠的女人声音从外边飘进来:“常蓁,本夫人知道你在,莫装了。咱们现在便将话说开,亲是你谈的,生辰八字是你收的,聘礼如今来了,你却将本夫人拒之门外。也好,本夫人就让街坊四邻看看你们虞家的做派。今日,要么你乖乖出来收了这一半聘礼,要么即便是让你女儿做妾,我今日也要将人抢回去。

  不出来就继续给我砸。”

  门板继续轰隆作响。

  常氏气得浑身发抖,呲着牙:“混蛋、赖子。”

  虞七眯起眼,行至她身边:“大过年的,大伯母这是惹上什么人了。若我没听错,您是要悔婚?”

  常氏吓一跳,压着嗓子:“你个姑娘家家的,听什么墙根,还不给我滚回重阳苑。”

  “滚?哦,原来大伯母是要人滚啊。”虞七冷笑,朝张麽麽挑起眼尾。

  张麽麽立时识相提高音量,扬声高喊:“大夫人说了,滚——”

  此话一出,砸门声顿歇,那道冷漠女声中夹杂着气急败坏:“拿着我的帖子,请官府派人来走一趟,敢折本夫人的面子,那就刮干净她的里子。”

  “是夫人。”

  常氏神色蓦地变得阴狠朝向张麽麽和虞七,低声怒喝:“你们想干什么!”

  虞七身高不够,明显矮常氏半个头,她猛地踮起脚,站不稳,又再度叉腰起身:“谈好的亲事,大伯母说不要就不要了,说悔婚就悔婚,做这种事的时候可想起家里还有我和虞依湘两个尚未出阁的姑娘!”

  “你,长辈的事岂容你一个小辈置喙。”

  “路见不平,仗义执言。大伯母,你是不是知道了虞依沅的秘密,故而存心帮她遮掩?”

  虞七几乎是附在常氏耳畔,声音字字传进她耳中,想不听见都难。这如魑魅魔音,让常氏陡然退身睁眼,身子发抖:“你……知道些什么。”

  “……”虞七笑,刚欲开口。

  “宝儿,过来。”

  柳氏匆匆赶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其拖在身后。后面还跟着朝她投来鼓励和欣赏目光的舅娘和目含愧疚的柳天宁。后者朝她垂首,轻启唇无声念着抱歉二字。是他没有阻拦住姑母和母亲前来,也许宝儿会因此受罚也说不定。

  虞七朝他摇头,不甚在意。

  “常蓁,我已知道发生何事,什么时候退婚不好,你要挑今日元月初三,明知家中有客人,怎地,你是想将虞家脸面丢在地上再踩两脚?此事我已禀报父亲母亲,让他们来定夺罢,你更犯不上向小辈撒气。”

  “柳、荷、苒,多管闲事。”

  如今柳荷苒与她平掌中馈,论权利平齐平坐,自然更不会耐着性子。八年前的帐算不清楚,现在的烂账总要让她将吃了的全都吐出来。

  姜管家来得及时,瞄了一眼二位少夫人针锋相对的场面,又迅速垂下眼去,轻咳两声:“咳,大夫人,二夫人,老爷与二奶奶有请移步前厅用午膳。柳夫人,柳少爷,不嫌弃家舍招待不周,也请一道,老爷亲自向您二位赔罪。”

  “……”常氏咬着牙,怒瞪向柳氏一眼,在门外不曾停歇的砸门声中怒而甩袖,率先离去。

  “……”

  柳氏再转头向自家嫂子:“大嫂抱歉,让你见笑了。不介意的话,一起用膳罢。大门被人堵着,一时半会可能出不去。”

  就算能出去,总不可能叫外面守着的官兵在大过年的日子冲进家里来,像八年前那样,站满整个院子。柳氏拉住虞七胳膊的手,几不可察地微颤。

  好在杨氏通情达理:

  “好,叨扰了。”

  ***

  众人围在桌前落座。

  主位是虞老爷子和葛氏。虞七父亲和舅父姗姗来迟,向虞老爷子见礼之后,一一坐下。虞七身为小辈,左边是虞依湘和虞依沅,右边是柳天宁,她并不多分半个眼神给到左边。

  席尚未开,大伯虞重千突然发难。

  “跪下!”

  扑通一声,却是大伯母常氏倏然跌跪于地。

  凳脚在地上摩擦出嘎利的声响。

  “你可知错!”

  “夫君……”

  “……”

  “妾身不知何错之有!”常氏梗直脖颈,咬牙道。

  虞七扫视一遍席间所有人脸色。虞老爷子拧眉,大房三个儿女皆是担忧,虞依沅神色更为复杂。二房则漠然注视于其所呈现的这出闹剧。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常氏脖颈红了,连青筋都爆出来。

  大概是难堪罢。

  虞七突然无比想看看,这到底演的哪一出,究竟会如何收场。

  便见大伯手指大门方向,厉喝:“何错之有?许家夫人堵门控诉你悔婚,还嫌脸丢得不够!”

  “我没有悔婚。不过交换生辰八字而已,官媒律例中清清楚楚写道,男女双方需三书六礼定好良辰吉日交换婚书后方算婚约礼成,如今聘礼未收,婚书未换,我沅儿自然不是他们许家人,他们跑门口来撒泼,难不成便要怕了他们!就算县老爷来,我们也堂堂正正无甚可惧!”

  “你这是强词夺理,那你说如何处理!”

  “我……”常氏倏然掩面呜咽,“夫君你好狠的心。我也不过是为了咱们沅儿着想。那许家不过区区八品主簿,沅儿知书达理品貌皆佳,理应有更好选择不是吗?”

  “你……”

  虞七算是看明白了。

  闹这么一出,恐怕常氏已然知晓虞依沅与某人私会的秘密。难不成她以为,只要为虞依沅毁了许家的婚,便能嫁与那位不知身份的男子?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虞老爷子紧皱眉头。

  祖母轻轻冷笑:“常蓁素来机灵通透,在富庶家中长大,有凌霄花一般的骨气,攀附起来一流。为亲生女着想自然无可厚非,只是这数月以来,为难你和依沅穿着不合脚的鞋子仍然四处炫耀走得飞快了。

  快起来罢,省得被不合脚的勒得脚痛。”

  祖母一出口,便是损人不带脏。她率先执起筷箸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