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三章 夜深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别出声。”

  “……”虞七点头。

  在她方才刚想跑之时,却被身后人一把推开房门,从身后掩住口鼻一路拖到床上。

  她挣扎中双脚踢到一处软肉。现在她目之所及正对之处,是一具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蒙面男人。横亘在自己颈上的剑刃还淌着暗色液体。

  这就是出声的下场,她明白的。

  她更清楚,如果坐以待毙,一样是个死。

  在嘴上的禁锢慢慢放松之时,她悄然握紧了柳天宁赠予的匕首,在身后之人完全松开之时转身——

  第五胤也没想到,她会有如此魄力。一道寒光甩来,差点当真插入他的琵琶骨。

  还好,一手擒住她的手腕,另一手从后钳制住她的后脖颈。他若当时反应再快一些发力,此时她应当已入地上那人一样,颈骨碎裂。

  “是你……”

  虞七身子僵硬,喃喃,“事不过三啊,殿下。

  你是来杀我的?”

  小姑娘先是不可置信,再然后是目中光亮尽数黯淡下去。更何况两人现在面对面贴近的姿势,第五胤更是一览无余。但他并未松手,掐住她的手腕将匕首甩出去。匕首稳稳当当不偏不倚扎在黑衣男腹上。

  虞七颤抖。

  而他再度发力将她脖颈往下压:“你见到我就是这个反应?”

  这话,怎么听起来三分不满,三分失落,三分…邀宠?

  虞七:“您不就是想要我的小命吗,来来来,您拿去。一来二去地这么折腾,我受不……”

  门外传来春苓用脚叩响房门的声音:“姑娘,您在跟谁说话,我打了水方便进来麽。”

  她忽地打了个激灵,蓦然睁大眼。

  她一把抱过自己的荞麦枕,牢牢护在胸前。那枕头里是珠钗。颤巍巍道:“不用了春苓,我我要准备歇息了,你快回吧。”

  “可姑娘……”

  “你快回罢,别打扰我。”

  “好。那姑娘记得晚上睡着多盖层毯,小心着凉。”

  门外的春苓抱着盆缓缓离开。这才亥时将至,姑娘平时哪里是这么早睡觉之人?

  又唬走一个。虞七防备地望着第五胤:“她走了,殿下您若不想要我性命,便也快走罢。这是女儿家的闺阁,你在,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

  “哪哪都不合适!你现在穿的……是我的衣裳,你当真如此喜欢女装?平沙关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是。也对,上层人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初听第五胤面上还觉得有些烧,反应过来之后反倒笑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床上:“你若想宣扬那便尽管去。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女儿家会羡慕你。不舒服……把你的枕头拿来给我垫腰。”

  他伸手便去拽她怀里的枕头。

  可小姑娘抱得死紧,一个劲儿地往后缩。借着隔壁透进房间的微光,看得见她鼓着圆圆的眼睛死瞪着自己。一个枕头有何要紧的。他用力再拽,却直接将小姑娘整个人连人带枕头一块扯过来。

  她的鼻梁磕在自己胳膊上,连他自己都听到一声闷响,他低低笑起来,扶住人手臂:“没事吧?”

  却见小姑娘眼泛泪花,是疼的,咬着牙忍痛似乎刚想说话,动作又明显变得慌乱。

  “我的枕头怎么开了!”

  她一动,沙沙声更明显。

  原来是枕头裂开了,里面的荞麦籽从缝里哗啦啦地涌出来。

  不知何时,屋外雨声渐起。

  隔壁的烛火摇了一下,也倏然熄灭。

  瀑敲阶檐覆盆下,皆如珍珠落玉盘。大珠小珠,哗啦啦啦,屋内屋外,连成一片。

  虞七手忙脚乱捂住缝,捏住攥成一把,这样荞麦籽才没法继续流出。

  一道惊雷而下,将她面容映得雪白,是没有血色的惊。第五胤这才收笑,正色:“你这是为何?”

  “我没事!”

  回答得极快。

  “一个枕头而已,为何如此在意?”

  “这……是我阿娘为我亲手缝制的,我自然在意,有问题吗。是不是你将我枕头划开的!”

  “……”第五胤眯起眼,拉她的胳膊将她带到自己面前,四目相对。他不信她的鬼话,但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你口口声声说爱慕本殿,这种小事也要撒谎?”

  虞七一手攥住缝隙,一手抵住他的胸膛,脑子里浮生出一个令人恐惧的念头。枕头里藏的珠钗会不会已经被他拿走了。虞七无意中触碰到他衣襟内有块形状不规则的凸起。

  虞七顾不上别的,立刻将枕头放到一旁,将第五胤一把压住,跨在其身上,身上去扯他的衣襟,往衣襟内掏。若是此时有烛火在旁,定能见她面色并非第五胤预想中的羞赧绯红,反倒唇色苍白无血,但可惜此时并无光亮。

  “喂,你来真的。”第五胤被吓了一跳。

  “你闭嘴,别动!”

  夏天衣裳薄,手伸进去和温热的肌肤也不过只隔了一层蚕丝,第五胤呼吸一滞。随后硬生生将她手拔出来,很巧地连带捎出了那支藏于他衣襟之内的步摇。

  步摇的流苏上下摆动,留下划破空气的细碎声响。

  听见步摇的声音,第五胤眸光闪了闪,从唇齿间嘶磨溢出声:

  “虞、七。”

  虞七没空在乎这些细节,她全然高兴起来,因为这是只步摇,不是朱钗。那岂不是说朱钗现在极有可能还躺在枕头里。她一把将步摇扔回到他身上,宝贝地抱起自己的枕头:“放心,我不拿你东西,还给你。”

  “……”

  夜色下看不清第五胤此时是个什么表情,但虞七现在胆子可壮起来了,一个人嘟囔解释道:“我可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只是实在看不惯您穿着我的衣裳,想叫您脱下来一时情急才做此举动。话说殿下,您为何会将此女儿家的物什揣在身上……瞧我这话问的。您身上没有恐怕才奇怪罢!”死中求生的释然已经让虞七全然忘了曾经向祖母保证要离五皇子远远的事。

  “……”第五胤仍旧没说话。

  虞七的话匣子开了却停不下来,却没想第五胤一把将她拉倒栽进床铺,随后一团布帛塞进她口中,两人陷入软绵绵的垫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