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一章 夜探虞家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虞七拖着柳天宁快步走了数十丈,回头望了一眼后面无人之后,她方才松开他的手,像是卸了口气般,撑在身体里的劲儿缓缓散去,笑笑:

  “抱歉。

  若他要找你麻烦,你叫他来找我。我不会让柳家也卷进来。”

  柳天宁却蹙起了眉,正色望她:“宝儿,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打手是何人找的,是……五皇子?”

  得到她垂头不语的反馈,他明白了。

  “身为皇子,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有这样的权贵,我泱泱大霖该怎么好起来。”柳天宁眉头打结成一块,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意。他对着虞七道“不行!你不能再出府了,不安全。我这便送你回去,向姑父姑母禀告此事。”

  “欸……不要,别别。”

  “为何?”盯着被她拖住的袖摆,柳天宁停下来轻声道。

  “我,我是要去市署府向张市丞大人递拜帖的,还没做完,怎么能半道而回呢?”虞七随口蹦出借口。谁知柳天宁认真起来不依不饶,对着她伸出手掌:

  “那你给我,我替你送。待将你安全送回之后,我定亲自将拜帖送达。”

  “不行!”

  “为何?”虞七倏地捂住拜帖,柳天宁不明所以地望着她实在不知她为何反抗如此激烈。

  “那我又为何一定要听你的,我自己回去同阿爹阿娘说便是,我知你是好意,但不用你费心。”

  “虞七,我是你兄长。”我得对你的安危负责。你一个女孩子家,那等人物的可怕你还未曾见识!

  “表的。”

  气氛沉凝了一瞬。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此事当真不能被爹娘知晓,我不想让他们担心,你明白吗。”

  他盯着她泄气垂下的肩膀和发顶,呐呐地动了动嘴,最后终是心软了,伸出手揉了揉小姑娘发顶:“好,那我陪你去市署府,然后再送你回家。”

  虞七沉默不语,顺从地点了点头。

  “对了,我送你的药膏有用吗?”

  药膏?

  虞七记起来了,那都被她扔在桌上积灰去了。

  “这个……”

  “没事,我近日又找到了几种新药,一定能治好你的。”

  他目光灼灼,郑重其事。

  虞七慌乱点头,与他一道去市署府递了帖子后回到虞家。

  正好碰到虞依沅迎面出府。

  两人谁也未看对方,挺直背脊,交错而过。

  虞依沅袖笼下染着凤仙花的指甲深深扎进掌心之中,愈发高傲地昂起了头。

  ***

  夜幕已至。

  今夜空气沉闷燥热,没有一丝风儿,浓云遮盖,天上月盘子也不见影,只听闻蝉鸣阵阵,似暴雨前的狂欢。

  八个深色劲装之人半跪于地。

  容庇挨个从其身边步过,他手上的纸张上临摹的是一支镶着翡翠玉石的镂刻朱钗:“待会两人一组,分开在四个苑搜寻,柴房恭房院子各个角落一律不得放过。目标是这个,全部看仔细了。若但凡碰到除你们之外也来寻此之人,切莫打草惊蛇,给我活捉。”

  “属下明白。”

  八人齐声应道。

  容庇收起画,呈给换上夜行暗装的主子:“爷,都吩咐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第五胤转头望跪在地上几人一眼:“听明白就行动。今夜有雨,小心行事。”

  “遵命。”

  话音刚落,八道声音分成四组朝不同方向跃去。

  第五胤提气飞上虞家瓦檐,脚下快步,如履平地。

  和正门相对的是前厅,他的脚步却在前厅屋顶停了下来,目光微微拧起。目之所及正巧看到院中有两道人影。

  怎么又是他?

  那个被虞七唤表兄的。

  还有虞七。

  两个人相对立在院中,不知在说些什么,笑得斜肩抖动,捧腹乱颤。

  容庇跟上来,看看自家主子,再看看檐下院中两人,心中大呼不巧。真跟做了孽似的,每回都能碰见这两人,也不知是有缘还是倒霉。

  “爷,咱们还有正事。”

  “我知道。”

  第五胤漠然收回目光。他是被一滴雨水烫醒了,敛眸转身:“要下雨了,速战速决。我去那边,你去柴房。”

  “是。”

  沿着屋顶几个跳跃闪身,便来到最东边的院落。隔着院子外面便是定南道,也是那日他骑着奔霄招摇回京所走之路,若是没记错,这个墙头便是小姑娘落下之处。

  那这个院子,看来是她的住处。

  两间卧房,一间亮着烛,一间熄着灯。还有一间下人房和耳房。

  第五胤鬼使神差地从窗户翻进熄着灯的房间之内,第一眼便瞧见床上摊开的白芨红外裳和襦裙,他印象中只有小姑娘穿这等颜色。浅浅淡淡的,不浓烈不艳媚,正好是豆蔻年华应有的活泼。

  这房间不大,但格局方正。

  正打开房门是一套漆木桌椅,正对着是他刚从那里翻进来的窗户,支着木头架子,给他行了方便。他不禁在想,出门也不关窗,若翻进来的非他这种正人君子,该怎么办。

  窗户下方是一张桌案,上面摆放着黄铜镜,和几盒女儿家的胭脂首饰。现如今桌案上,却多了一道不算明显的脚印。他拉开抽屉,细细翻找,小姑娘首饰很少,一眼便看尽了没有翡翠式样的朱钗。也对,一般未嫁人的闺阁女儿的确极少佩戴翡翠式样,大多还是以金银簪花为主。

  左边是一张搭着床幔的雕花木床,铺着锦被。室内一股淡香,不像是熏出来的,倒像是自然而然萦绕于室的。

  他绕过屏风,拉开柜子,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不同的衣裳,摸起来都是女儿家常穿的轻纱缎子,并没有藏有什么可疑之物。但里面还有一种薄薄小小的布料,触及光滑异常,另第五胤猛地收回手阖上柜门。

  呼。

  怎么回事,脑子里方才竟不自觉地勾勒出,房间的主人对着满柜子的衣裳精挑细选,左比比,右量量的画面。

  今晚果然燥热。

  他从凭风里走出来,拎起茶壶往口里灌了几口水下肚,正巧瞥见黄铜镜中出现自己的倒影,又情不自禁地想到每日清晨都会有人坐在镜前对镜梳妆,上口脂,描蛾眉。

  这房里怎么处处都是她的影子。

  第五胤目光幽深。

  正待他调整呼吸之时,突闻屋顶上传来细微瓦砾抖动之声。房顶有人,听脚步声并不像他安排的暗卫。他神色一凛,一把披上摆放在床边虞七的外裳,飞快翻身上床盖被,一气呵成。

  再下一瞬,便是一人踩桌跳至房内的落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