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九章 被救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09 20:02:05|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大白日的,烟波阁的天字一号房又是紧紧阖拢着房门。

  旁人见到也只会唏嘘一声:瞧瞧这风流种子五殿下,青天白日地又来烟波阁寻欢作乐,造孽哩!

  实际上,此时包厢之中,并无姑娘们曼妙倩影,有的只是三个男人。

  “柳大人,我今日所吩咐你之事,切记小心行事。我在刑部只有你一人,万要先保全自己,再谋卷宗。”

  谁能想到,此刻坐于第五胤对面,身穿一套青灰色不打眼麻布衫的中年男人竟是刑部二把手刑部侍郎柳禄。此人在官场之上以廉洁著称,行事干净利落正直不阿:“请殿下放心,下官明白的。只是,您当真确定信物在虞家?”

  “极有可能。”

  “下官明白,这便去彻查。”

  “嗯。”

  待柳禄离开后,第五胤靠于榻上,目光从窗户往下望,直到柳禄完全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

  “爷,柳大人当真会做背叛咱们之事?”

  第五胤为自己斟了一杯茶,送至嘴边。突地想起这茶壶曾用来唬过那个虞家小姑娘,眸里有片刻失笑。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反道:

  “柳禄寒门出身,娶了刑部尚书韩钟的三女儿,拜入刑部尚书门下。你可还记得他是如何投诚于我的?”

  “他在追查七年前栾京轰动一时的江洋大盗案,查到了爷您身上。”那案子牵涉其中的人都心知肚明。刑部案卷记载那让百姓闻风丧胆谈之色变的江洋大盗为了躲避官府追捕,一夜之间将三户人家全部灭门,从此再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而是冷血无情的刽子手食人魔,“他查出了证据,证明是幕后之人与太子有所牵扯。”

  “投名状。这一投便是六年。他从未属于过我。刑部尚书是三皇兄的人,可他柳禄这些年表面上是三皇子党,你我皆知他其实是我的人。但同样还有人也知,他表面上是我的人,实际隶属于那人。”

  “东宫?”

  “东宫或西宫,骡子或马,让柳禄牵出来遛遛便知。”

  “殿下英明。属下这就派人在虞家守株待兔。只要看谁去了虞家,就能抓到幕后之人。”容庇言语中流露出敬佩。

  第五胤起身理好衣裳,怡然下楼离开烟波阁。

  澄安街闻名于烟波阁,一条街上俱是跟风的香粉钗环铺子,供恩客们带些小玩意儿给姑娘们博红颜一笑。

  第五胤路过钗环摊子的时候,多看了两眼,等回过神的时候,手里已然多了一支姑娘家的步摇把玩,鬼使神差地结了账。

  容庇惊愕道:“爷,您这是……买来作甚。”他小声嘟囔,“阁子里的姑娘哪需要您亲自下这等功夫,逢场作戏而已,您莫不是当真动了情。”

  第五胤脑子里此时浮现的是小姑娘的脸,连他自己都惊了一跳。

  他正色拧眉:“这钗有点像咱们在找的那支,倘若我将这送给那虞家小姑娘,单凭她才堪堪十二年的道行,是否说谎一眼便知。她瞒不住的。”

  “可……”哪里像了。咱们那支明明有个鸽子蛋那么大的翡翠,这不过就是一只金步摇罢了!容庇欲言又止,正当思忖如何开口驳斥主子谬论之时,突地神色一凛,“爷,您瞧前面。”

  第五胤顺着他所指之处望去,小姑娘一团娇艳明媚的白芨红从不远处阴暗巷子里窜出,撞入他的眼帘,后面追出四五个拿着长棍短棒的的大汉。第五胤顿时眉间拧起:“跟上去。”

  还好虞七在大漠长大,没像正经的栾京女儿一样被养在深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然今日她便要命丧于此。

  刚巧拐过一个弯儿。

  一道人影突地从旁边的暗巷中窜出,拉住她的手腕便将她拖入其中。

  “松手,放开!”她惊慌的声音中瞬间便染上哭腔。那人只管拖住她的手往前跑,背影在暗巷里晃动如何看得清。

  “谁让你来杀我的,我出两倍!唔……”

  “是我,嘘,跟我走,我来救你。”

  那人总算回了头,皱着眉头疼惜道。虞七看清了他的脸,立时便双手拉住他的胳膊,贴身上去哀求道:“柳天宁,救我!”

  “她在这边兄弟们。呸,小坯子真能跑,后面两个绕过去堵住。”身后大汉们挤进巷子,长棍和石壁碰撞划拉的声音异常刺耳。

  柳天宁握住虞七的手紧了又紧:“再坚持一下,拐过前面的弯便得救了。”

  “嗯嗯。”

  眼前场景变换。柳天宁拽住她躲进一处后院内,掩门插上木闩。

  听见外面一阵凌乱脚步声跑至:“人呢!丫头呢!你们堵人堵哪去了,还不快分头找。不把人打成瘸子,兄弟们一文钱也收不到!”

  “老大会不会躲里面去了。”

  “你疯了,那是书院,是她一个娘们能进的?快找!”

  接着是一脚踹在门板上,插着门闩的漆木板当当晃动。再接着便是杂乱的脚步声跑远,消失。

  虞七靠在墙边缓缓放松。

  趁此机会她打量了一下此处景象。这看起来是书院的杂物偏院。

  “你可还好?”柳天宁焦急问道。

  虞七平复下呼吸,将手搭在他肩膀,小声道:“你又救了我一次,柳天宁。是我虞七我欠你的,受我一拜。”

  “别。”柳天宁忙虚扶住她的胳膊,将手藏进袖子里。

  “必须的,你虽是我表兄,但屡次救我,我……”虞七咬唇,一时半会说不出还情的法子。

  “傻瓜。那群人常年混迹在坊市里,是平日里专靠收钱做打手营生,你可是欠了外债?”

  虞七摇头,眸色沉黯:“并未。”

  “那你仔细想想可有得罪过何人。那群人穷凶极恶,定是受人指使。”柳天宁有些急了。

  虞七依旧抿唇垂眸。

  她心里大致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为。想要致她于死地的,除了五皇子,她再想不出旁人。

  “我大概知道是谁,让我自己处理吧。”

  “宝儿,你别冲动……”

  正当此时,廊里传来脚步声,还有一声中气十足的叱喝:

  “何人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