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六章 真相大白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23 07:57:3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千芳苑。

  烟儿正用芦荟往虞依沅手腕处轻轻涂抹。芦荟上那层透明的胶状粘液有淡淡清香,能够镇痛保养,尤其适合像虞依沅手腕上这种明显被大力握住后出现的淤痕。

  “姑娘还疼吗?”

  “……”

  “那二姑娘简直就是个疯子!前日里发的疯弄得您今日手上痕迹仍旧未曾消散。咱们去告诉大夫人和三姑娘知吧,她们定能为姑娘您做主的,让二房知道咱们虞府究竟是何人执掌中馈。”

  “不许说。

  此事要烂在肚子里。”虞依沅冷道。她和朱启之事,除了烟儿,府中再无旁人知晓。

  至于虞七,只能让她开不了口。

  嘶。“轻点。”

  “对不起姑娘,烟儿轻轻的。”

  院子里传来通报声:“奴婢奉老爷之命前来请大姑娘、二姑娘务必移步前厅,有要事宣布。”

  “这位姐姐,请问是何事呀?”烟儿扬声问。

  “是二爷和二夫人,说发现了一些关于大房的秘密,要当众宣布,老爷便将全家人都叫去。大爷大夫人和少爷已经在前厅了,就差二位姑娘了。”

  虞依沅蓦地起身。

  烟儿手中的芦荟也僵在半空,声音颤抖:“姑娘……不会是朱公子之事吧……”

  “闭嘴。”虞依沅呼吸急促,柳眉一拧。手指紧紧陷入掌心之中,“走。莫要自乱阵脚。”

  若当真是虞七捅出来,那她虞依沅即便是拼死也要拖她下水,大不了两败俱伤。虞依沅笑得凉薄,放下袖子,婷婷走出房间,碰上满脸怒气的虞依湘。两人一道匆匆往前厅而去。

  两人携手迈入前厅。

  上首坐着虞老爷子和葛氏,左边三个椅子坐着父亲虞重千、母亲常氏和她们的兄弟虞长庆。对面三个椅子则是二叔二叔母和……虞七,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气氛凝固。

  虞依沅朝长辈福身行礼后落座在虞长庆下侧。谁也不知道,袖子下的手心已经捏得死紧。她与虞七奇异的目光撞在一处。

  她看见虞七对着自己唇角勾笑,扬声道:“祖父,连长姐和三妹都已到齐,咱们可以开始说正事了。”

  虞依沅怒瞪她,呼吸停滞,手心发颤,若是虞七胆敢说,她便立刻冲上去掌掴于她!

  “嗯。”虞老爷子沉着脸,扫视众人,“今日让你们来,的确是有极重要之事要宣布,也让大家一起来做证。

  时至今日,身为家主,我方才知晓咱们虞家丝线铺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之际。重***体情况你来说罢。”

  虞依沅上一瞬还怒火中烧,这一瞬陡然销声匿迹。

  原来不是七夕与朱启幽会一事……心倏地跌落回胸腔。她复杂地看了虞七一眼。

  虞七一门心思都放在父亲身上。

  只见虞重阳沉着脸缓缓开口:“虞氏丝线铺如今已改名为翠微坊,做绣坊生意。最开始掌柜吴成东裹挟三千两失踪不见,现在我们好不容易站起来,铺子却再度遭人抹黑,我想要查清楚究竟是何人所为。”

  “咳,二弟啊。咱们虽不在同一坊市,但现在翠微坊卖劣货的事已传遍大街小巷,人尽皆知。可是二弟性格直率,得罪何人导致?”大伯虞重千从怀中掏出折叠好的街头传单,发给众人看。

  谁知祖父一看便将其掷于地上,一掌将其拍在桌上,震得瓷器叮当作响:“实在让我甚是失望。鉴于此,我决定将家主之位……”

  家主之位!

  祖母停下转动禅珠,抬眼盯着祖父。

  大房的人肉眼可见地身子紧绷起来,满脸喜色,像是知道祖父下一瞬会说出什么话一般。虞七面上泛起一抹奇异的冷笑。打脸的时刻就要来了。父亲出言打断:“父亲想要将家主之位交于兄长?他配吗?”

  “重阳,你何意!”

  父亲冷漠异常,伸出手指向虞重千:“害我之人,就在此厅。正是我对面的‘好’兄长。”

  “哈哈,哈哈。重阳,能力不够不要紧,但是何人叫你空口白牙诬蔑你的亲兄长。这就是你去大漠七年学到的腌臜手段麽!”

  两个男人的对决,让厅里充满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大伯急了,父亲却不慌不忙:“那兄长看看证人再说。”

  紧接着,吴成东从厅外走进来,撩袍跪地磕头:“小人吴成东,愧对老爷。”

  虞七没有错过,虞重千手明显的那一顿,勃然大怒:“一个背叛了虞家的罪人,能做什么证人!”

  “小人因为急用钱救人的确是贪墨了三千两不假,但却准备一月之后原数奉还。其实小人是受人指使的!是大爷!

  大爷在知晓二爷用成立翠微坊化解之后,又命小人散播翠微坊用劣等丝线的谣言,令翠微坊无人敢光顾。但小人于心不安,故没有散播对虞家不利的谣言。请老爷明鉴!”

  “一个宵小之徒也胆敢冤枉我的夫君,父亲,这种人的话绝不能信!”常氏急了。他们都急了。

  虞七笑容更甚,看着常氏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泼妇骂街,心里说不出地畅快。

  “的确,一面之词不足为信。若是再加上散播谣言之人亲手按下手印的供词呢。银票上面明晃晃地盖着大哥手下玉石铺奇珍轩的章子!而负责对接散播谣言之人,正是大哥身边的亲信,福顺。若有疑问,将人叫来一问便知。”

  盖着鲜红手印的纸和一叠银票交到祖父手里。

  父亲叫椿木带着两个家丁押了过来,一进来便直接踉跄跪下,在不说实话便交由官府处置的威压之下抖若筛糠,全盘托出。

  虞重千冷汗涔涔而下,倒退两步跌坐入椅中:“父亲,儿子没做过的,是二弟血口喷人,处处陷害。”

  大房的都坐不住了,索性撕开面子里子,当庭与父亲吵起来。

  这一个家,早在根里,便已分崩离析。

  虞七看在眼里,每一幕都只觉尽显凉薄。所以,这样还维持表面的和平做甚呢,不如就此散了分家有何不好:“既然大伯不肯认错,在背地使阴毒手段。那分家罢。”

  虞七声音不大,轻轻的。

  但却让众人不约而同都停了下来。

  砰。

  “都吵够了没!谁说的分家。”虞老爷子一掌落在桌案上,震得茶碗中的茶水都洒出来!

  “还能有谁,虞七呗。”虞依湘落井下石。

  “好,想分家的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虞七,出去在院子里跪下。我才是一家之主,我没叫起来不准起来!”

  虞七呵呵笑了两声,稳坐不动,也不看他,自顾盯着前面。让她跪,她就跪?她虞七不是用来给人杀鸡给猴看的。

  “我的话都不听了麽,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按住。”

  立时便有两个家丁上前来架虞七的胳膊。虞重阳和柳荷苒立时起身将她护在身后:“父亲,此事与宝儿无关,别动她。”

  “与她无关,一个姑娘家家要长相没长相,要才德无才德。分家也是你教她的?那你一起去院子里给我跪,好好向祖宗反省过错。”

  “够了!”虞七从椅子上蹦下来,“与我阿爹无关。我自己说的话我自己承担。”

  说罢她便挺直背脊捏紧拳头,走到院中,掀裙跪下。目光直直望向正首的虞老爷子,不闪不避。她虞七,跪也要跪得有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