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五章 虚惊一场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23 07:57:3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春苓一路从烟波阁赶回重阳苑,刚到院门口,便见她家小姐弓腰捂着小腹朝她大喊一声:“春苓,拦住她们。”

  虞依沅惊慌躲避,边跑边叫:“虞七你疯了,你要对我做什么!”

  虞七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跌跌撞撞冲过去一手捆住虞依沅两只手腕,另一只手在她胸前、衣襟、腰带、袖口上下摸索,然而并没有发现信纸的痕迹。

  “春苓,搜烟儿!她们偷了我一封信!”

  春苓在乡下里长大,比起府里土生土长只做精细活禄的烟儿要有力气些。哪怕自己还喘着,也一只手将烟儿制服,把她身上也搜查了个干净。

  “姑娘,她身上没发现信。”

  没发现?

  “虞七,我们未曾见过你任何一封信,你莫要硬栽赃陷害于我!”

  “论栽赃,我哪里比得上你们大房之人。”

  虞七不信,捏住虞依沅的两颊,连牙齿缝都检查清楚之后这才一把将其推开,身子踉跄。还好有春苓一把扶住她。

  “欺人太甚。”虞依沅惊怒地挂着眼泪从她跟前跑出重阳苑。

  虞七也没有力气再分心于其上。信不是虞依沅拿的,那会是谁呢?会是谁呢。思绪在脑子里左右乱撞,屡次碰壁。她再竭力否认惊疑交加也不得不妥协——

  在虞依沅之前进房间的只有祖母。

  惊怕交加,虞七按住胸口,用力喘息数次才慢慢平复下来。起码,没有落入外人之手。但……信里的事情恐怕此刻已经被祖母尽数知晓,她明明想在自己死之前都瞒住的。恐怕如今已随不得人愿。

  “春苓,第五胤他怎么说!”

  “姑娘,奴婢……”

  “没见到?”

  “见到了。奴婢跟五皇子说了您现在突发怪病,请他救您。可他说叫您……自生自灭。”

  一股子寒凉从胸口蔓延至四肢百骸。

  虞七低低地笑。她早该料到是如此局面,何必报太大期望,既然第五胤那日给她吃的不是解药,便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自己魂归西天,永远闭上嘴,就又怎会临了关头善心大发痛改前非?

  “姑娘,奴婢先扶您进去罢,姜生说大夫很快就到,不会等多久的。”

  虞七缓缓睁开眼,眼底此时已是清明一片:“春苓,将祖母请来罢,我有事要同祖母说。”

  葛氏是同大夫一块来的。

  “祖母,宝儿有话……”

  “嘘。一切等大夫诊完,我也自会同你好好说道。”

  肃沉的面容,紧锁的眉头,叫虞七准备好的说辞又不得已咽了下去。果然,祖母已然知晓。

  大夫也同样一言不发为她诊脉,拧眉细思。诊了又诊,思了又思开口道:“依老夫所诊,二姑娘似乎并未中危急性命之毒啊,倒是体内仍旧残余一些大漠貂的毒素,导致脸上伤疤久久难愈合,但确实无致命之相啊。”

  “曾大夫此言当真?”

  “会不会是极其罕见的毒,连您也诊断不出,否则……我又怎会在今日出现种种症状。”这世上哪有如此巧合,正是第五胤喂她饮下沾之即中的毒酒后整整一个月发作。

  “不会。老夫虽然并非华佗转世,但凡中毒濒死之症,脉象必会有所反应。可我看二姑娘脉象虽然虚弱,但底子却不错,出现腹痛、呕吐、颤栗的症状,极有可能与饮食有关。敢问姑娘今日吃了何物?”

  “苹果……”

  “那看来是苹果不耐症。”

  “您是说我家宝儿吃不得苹果?”

  “可我以前吃也并无大碍。”虞七捂着肚子,咬牙道。

  “这世上种种万物纷繁复杂,有不少情况都是以前吃得,突然有一日吃了便不耐受。贵府姑娘的症状在我行医数年中,也算得上是极其严重的。我这便施针,相信施完针后便不会再痛。只是以后切莫再吃苹果,若再来一次,恐有性命之忧。”

  曾大夫的针灸,虞七并无拒绝的权力。

  但竟然的确如他所说,她身子感觉松快了不少,腹中抽痛也渐渐平息下来。被折腾了一整个中午的脑袋倦意涌上,迫使她沉沉睡去。

  梦里出现了一个少年骑着白额赤红马,向自己蜷缩蹲在巷口的小团影子节节逼近。

  她光着脚踉跄着往唯一的光亮处跑。

  两条腿哪里赶得上四条腿,然后她的腰便被一条粗粝的马鞭缠上,整个人被拉飞面对面跌坐于少年身前。

  四目相对,距离极近。

  她看见少年薄唇轻启:爱慕本殿那就生生世世别想逃开。

  ……

  虞七豁然睁开眼,剧烈喘息。

  一脚蹬在床板,硌得骨头隐隐作痛。

  还好,头顶上方仍旧挂着素色帘帐。虞七缓缓撑起身子,腹痛之感已悄然散去,只四肢仍有力竭之感。

  她还活着。

  认清这个事实,虞七拽过枕头将脸埋进去哑声大笑,笑得差点岔了气,一个月来憋在胸中的烦闷和担忧一扫而光。她光着脚下床凑到铜镜前照了又照,甚至稀罕地打开桌上几乎从未动过的胭脂往手背上搽了搽,然后像跃上水面的锦鲤一般踮着脚在地板上转了几圈。她忽地意识到,第五胤似乎当真没骗她。于是,虞七更高兴了。

  这时门开了,祖母的身影遮挡住外头璀璨的日光。

  “刚醒就下地乱蹦,看来是好全了。”

  虞七立时缩回脚,脚趾头不安地动了动:“祖母,我这就回躺着去。”

  祖母将碗端至床边,舀起一勺送至她嘴边,突然又放下,将碗塞给她:“既然都好了,那便自己来。这是给你的惩罚,只准吃白粥,一丁点儿荤腥都不准有。”

  “啊?”虞七收到祖母警告的眼神,不敢多言,囫囵便将白粥一股脑都倒进嘴里,边倒便用眼睛瞄她,“祖母……”

  “咽下去再说。”

  “噢。吃完了,您瞧。”

  祖母一言不发接过空碗,又塞给她手帕。

  虞七慢吞吞擦过嘴,思忖后开口:“祖母您都知道了罢。”

  “知道什么。”

  “……”

  “你呀。若非我这把老骨头看到信,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到你香消玉殒。事关那钗,这本就是整个虞家的劫数,你一个人傻乎乎的用什么去扛!”

  “我没想那么多。到现在我也还拿不准五皇子究竟与朱钗有无关联。”虞七垂头嘟囔,“您看他这不是也将毒替孙女解了麽。“

  “你还在替他说话。”祖母似是恨铁不成钢,怒视于她。

  “那孙女也斗不过他不是。”

  “你就不该想着斗。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没有朱钗,没有七年前一事,你们就是永远不可能扯上关系的两类人,懂吗?你可曾想过,若他真是七年前屠杀的幕后之人,你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危险!”祖母喘着气。

  虞七也一时忘了呼吸,从祖母愤怒的瞳孔里,她恍若看到七年前的火,从牢里长廊拖出去的一具具僵硬尸体。原来大漠漫天黄沙没能掩埋掉的记忆,祖母日日陪伴青灯古佛同样不能。

  “什么事都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知道吗。

  我们二房已经受够苦难了,但求安稳。你是你爹娘唯一的骨肉,你若拿自己的命去赌,你爹娘该怎么办?”

  虞七垂下头,闷声道:“我知道了祖母。我不会再去招惹五皇子了,两不相欠,再不见面。您放心。”手背上那簇胭脂红格外刺目,她狠下心用大拇指一遍遍擦去。

  真的不会再见了,虞七深深觉得自己应当感到释然才对。

  “乖孩子,以后有事记得要同长辈商量,别总想着一个人担。”

  虞七迟疑点头,问道:“那这件事您能先不告诉父亲母亲知晓吗,宝儿不想让他们担心。以后我都同祖母您讲。”

  唉。

  虞七听见祖母的一声沉沉叹息,生着厚茧的掌心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什么也没应,只道:“吃过粥,再把药喝了罢。”

  “祖母。”

  “记得以后别再贪吃果子,更别让旁人知晓你这个弱点。”

  说完祖母便走出房,将门掩上。虞七捧起药碗捏住鼻子咕咚咕咚灌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