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三章 解药?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23 07:57:3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殿下是不是害羞啦,我年纪还小,不懂婉转,只知道爱慕就要勇敢说出来。”

  “虞、七。”

  “我在!”

  “你对所有人都是如此?”他皱眉。

  “只对殿下。平沙关的时候还好殿下救了我,我感激不尽嘛。”

  第五胤眉峰微动。他对上虞七晶亮的眼眸,不闪不避:“哦,有这种事?”

  “……装。”

  好,看谁装得过谁。

  “朱钗在你身上。”第五胤眸光深邃,笃定。

  “什么朱钗?”唯有这个不能承认,虞七道,“我所有心思都放在殿下身上,旁的不值得我分神!殿下还看不清我的心吗!”

  “……”第五胤退。

  虞七再进。

  第五胤再退。

  他凝视虞七的脸,忽而嫌恶地蹙眉,一掌按住头将她按倒在床上,一手捂住她的嘴。耐心已经快用尽了。

  “唔……你给我吃了什么!呕……”

  他起身冷睨,将手心沾上的水渍擦在她衣服布料上:“毒药。不出三步即刻暴毙。”

  “你变态疯子有病瓜怂强盗混蛋……”

  “骂够了没有。”

  边骂还边哭,张牙舞爪,到底是泥水做的女人。

  “我马上就要死了,还不准我骂个痛快吗!我跟你拼了……”

  第五胤闪身躲开。都到这般地步了,仍旧不说实话,一个小小商户女长了张铁嘴。她越是反应过度,他就越是确定她一定同朱钗有什么关系。提到朱钗时,那双恨不得看清自己脸上汗毛变化的眼眸,以仰慕为名,实试探之实。

  有趣,慢慢玩。

  反正她已不过是自己掌中之物。

  “够了。”

  “……”

  小姑娘扁着嘴挂着泪痕恨不得冲过来咬自己的表情,有些可爱。

  “解药你已经吃了,不必再演戏了。你确定现在是爱慕本殿的模样?”

  “解、药?”

  “嗯。”

  虞七顿时深觉头顶晴天霹雳。

  再看第五胤此时气定神闲怡然饮酒的模样,她如何还不知道自己被玩弄了。短短不到几息时间,他便用一颗真假不明的药丸翻转局势,刺破谎言,等待自己原形毕露,自乱阵脚。是自己段数太低,还未曾试探出他与朱钗究竟有无关联便被一子将军。这种人无论他是否与朱钗有关,她都必须离他远远的,太危险。

  “当真是解药?”

  “……”第五胤摊手。

  所以,她此番的目的就这么达成了?有些不真实。

  而她节奏已乱,和着被拆穿的羞臊,虞七觉得整个房间的气氛都憋闷得让她一刻也待不下去。

  “好。殿下的意思我明白了,是要与我一刀两断两不相欠。我也不必再痴缠下去。民女回去便将那些不实传言全部烧掉,绝不让其对殿下的名誉有任何损害。殿下,保重。”

  “慢着,本殿今晚的美人还没有着落。”

  “您自己解决。”

  虞七逃也似的离开天字一号房,冲出烟波阁,一路狂奔回府,心跳久久不能平静。

  跟第五胤的交锋,她永远处于下风。甚至连他喂的药,她都不知真假。虞七攥紧了衣袖,抿唇。既然已别,那便希望以后真的莫要再见了。

  她只希望,一切生活能回归正轨。她继续做虞家二小姐,做翠微坊的账房,做个日后会继承家族衣钵的商户女。那支让她们失去七年的钗,就永远像以前一样销声匿迹。她也再不会不自量力探听秘密。离过死亡近在迟尺,她只想好好活下去。

  ***

  从烟波阁离开后,虞七重新投入铺子诸事,所有与第五胤发生的事只有她一人知晓,甚至连春苓也未曾告诉。

  日头透过窗柩晒进铺子,打在桌案上。

  姜生气喘吁吁跑进翠微坊,咋咋呼呼地叫喊着,惊得桌上算盘一抖。

  “姑娘,对方出招了!”

  “拿来我看看。”

  “如今满大街都是这些纸条,写满了对咱们的恶意中伤。说咱们翠微坊的绣品用的全是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的劣等丝线,是骗人的铺子。看来吴掌柜跟您说的果然是真的。”

  那纸张上透着廉价馊臭的墨水味,有点反胃。

  虞七将纸张重新还给他,感到反胃迹象减弱之后,从店铺往外望,看得见大街小巷地面散落着不少同样的纸张。

  “多捡几张回来留个纪念罢,省得日后搜寻罪证麻烦。毕竟也是人家费了心思的,怕人看不懂字,还特意画了图,尊重一下他们的成果罢。”

  “姑娘你当真不担心,虽然二爷和二夫人都已经在提前处理此事了,可对咱们这新开的店声誉影响很大,您就不怕客人再不来翠微坊光顾?”姜生踌躇道。

  虽然很想对姜生一一解释清楚,但不知为何从方才开始,虞七就觉得一股反胃冲动屡屡涌上喉咙,她很怕一开口说话便呕出。只能摆摆手待得冲动再度咽下之后道:“多谢他们。他们发的越多,就更多人知道我们翠微坊,免费做宣……有何不好。”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没事,我喝口水歇歇就好了。你先去做事罢。”虞七摆手。

  “……好。”见春苓提着食盒进来了,姜生朝她往虞七方向担忧地使眼色努嘴,看她明白意思之后,这才蹙着眉三步一回头地出了翠微坊。

  春苓赶忙放下食盒,赶到她身边:“姑娘你这是怎的了。”

  虞七反手抓住春苓的手。

  有一个令人恐惧的猜测蔓延至心头。虞七压低声音:“我……扶我回家。不春苓,你马上去烟波阁找第五胤,让他过来、给解药……怎样都好,告诉他我知道错了,求他别见死不救。”

  “什么意思啊姑娘!您说了这么多,奴婢怎么一句都没有听明白。”

  “快去!”

  一把被推到地上的春苓,慌张抽噎着挽起裙角就朝外跑:“好,奴婢知道了。”

  第五胤真的给她吃的是解药吗!他又骗了她!这人好生恶毒……

  虞七蜷缩成一团,几乎要痛晕过去。

  在痛晕之前她只想拿把刀冲到烟波阁,手刃第五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