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二章 吴成东?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23 07:57:3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吴成东。

  听到这个名字,第五胤神色微动。他突然记起前不久容庇向他禀告虞家之事时提到过,似乎是叛逃的掌柜。

  他饮下茶水,抬眸望向虞七。这种人,放在暗卫里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他忽然来了兴趣,想看看小姑娘会如何收场。

  虞七似乎已经呆住了。不知是被寒光闪闪的菜刀吓住了,还是被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人砸晕了。

  烟波阁的打手涌进来,将吴成东围住。但他情绪实在过于激动,虞七数次跟着他大幅颤抖的手一齐心脏忽上忽下,憋气吐纳。

  “吴成东,你快把刀放下,万一伤了五皇子你十条命可都赔不起啊咧仙人!我早就给你说过,苏鸾的竞拍价高者得,你就准备了三千两银子,哪里能叫得过五皇子呢哟喂!”

  “我,我不管。我只要苏鸾。三,三千两都还不够,你们是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要我的命!只要你放苏鸾跟我走,我就把刀放下。”他已然尽力在保持冷静,可声音仍然在抖。

  “吴成东,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虞七突然出声。

  “身份?我一介草民,无权无势无依无靠,能有什么身份!你个小娃子别激我,小、小心我的刀,不长眼睛……!”他汗水迷进眼睛,环顾四周,最终将刀横在自己脖颈,砰然跪下:“我只要苏鸾!求求五皇子大发善心,让苏鸾跟我走吧!”

  这一跪,砸断了虞七包裹着心肠的冰壳子。

  她突地想起在吴成东房间内发现的被刻意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一月之后会将钱如数奉还。正好是七夕刚过。这也是个细腻的男人,虽然年纪比苏鸾大多了,但也会寻与众不同的胭脂买给心上人。如今走投无路,即使握着刀也抖得像只鹌鹑,被稍微一激,更出格地也只会将刀刃对准自己。

  这样的人,虞七很难想象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最起码,他对苏鸾的感情,令人动容。再看苏鸾,此时也捂唇难掩焦色。也不是个无情之人。虞七抿唇,冷道:“所以这就是你愧对虞家的理由吗?虞家供你吃住二十年,却敌不过一个女子,让你宁愿亏空三千余两,与外人合起伙来也要置虞家二爷于进退维谷之地。吴成东,你一个罪人,有脸去死吗?”

  “你,你是谁?”

  “虞重阳的女儿,虞七。”

  “二姑娘!”

  “吴成东,我找你很久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打算一个月之后便将这笔银子如数奉还,不会妨碍到二爷的。你们难道没有看到我留的信吗?”

  “口说无凭。你端准备将这三千两银子用在买烟波阁姑娘的初夜上,还打算用什么偿还!”

  “我从没打算将银子真正给出去啊!呜……”一个大老爷们,蓦地哭出声来。

  菜刀掉落在地,虞七立刻上前将其踢到一边,再小心翼翼地退回原位,悄悄松了口气。

  吴成东似是知道大势已去,颓然跌坐于地:“我是打算将鸾儿救出去后,再回来将银子抢回来的,所以早就带好了刀。只要能将鸾儿救出去,我就算是死又如何。虞家对我有恩,我也不会真的做那等忘恩负义之徒。虽然的确我是受人指使贪墨银子,但我当真只是打算借来用用再还的。”

  这种感情,虞七难以理解。竟然不是为了厮守终身,单单只想要将心上人救出去,自己便以身赴死的的大义,却令人动容。

  “你们可知,苏鸾她是我的女儿啊!”

  “女儿!?”

  虞七睁大眼眸望向苏鸾,却见苏鸾已是泪眼涟涟,站不住身子。看样子,苏鸾早已知晓。所以,这是一个父亲,为了被迫沦入风尘的女儿,不得已干出来的蠢事。不知为何,她突然便能深切地感同身受。当然,她也深切觉得像第五胤这般冷血的人,必是无法理解。

  她慢慢蹲下身,平视吴成东:“我知道你的苦衷了。也可以放过你。但你必须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对我们下手。”

  “当真?那我想带苏鸾一齐走。”

  这个要求……

  虞七看看第五胤,心虚地点头:“好,我答应你。”将第五胤到手的三千两盘中餐送出去,虞七深感如芒在背。若是她此时回头,也定然能对上第五胤眯起的眼刀。

  “二姑娘,我信你。实话告诉你,真正想对丝线铺动手的人,就是大爷。”

  虞重千,与猜测分毫不差。虞七眯眼。

  “而且,针对横空出世的翠微坊,大爷也还有新计划,后日便会正式实施。这次的计划用不上我,但自有很多人为他效劳。二姑娘,请附耳过来……”

  听完他言语之后,虞七站起身,沉默了。

  吴成东向二人行大礼三叩首后,带着哭成泪人的苏鸾离开了烟波阁。

  她攥起拳头砸在桌上。差点就小瞧了大房,没想到他们竟也留着后手,若是当真等得到他们下手再疲于应对,只会被再次打得措手不及。就冲着吴成东透露的此消息,她哪怕是逆着第五胤的意,也要将人放走。

  一切后果她自行承担。

  “你就这般自作主张将本殿今晚的美人香给放了?”

  虞七额头突突跳动两下,朝他笑道:“民女想着殿下阅人无数,苏鸾姿色平平实在配不上殿下,与其让她玷污殿下,不如成人之美,也算积德行善嘛。”

  第五胤唇角掀起冷漠弧度:“那拿你补上。”

  “我才十二!”

  “本殿不介意。”

  也行。

  “殿下您不是想知道民女是如何认出您的嘛,其实……

  是因为爱慕呀!”虞七跪在凳子上,猛地欺身靠近。

  第五胤眼前突然多了张稚嫩笑靥,小貂般黑白分明的眼眸晶亮晶亮。他惊得后仰:“……”

  “是那种一眼万年,非君不可的爱慕!殿下,你就从了我吧!”那笑靥再度逼近,朱唇一张一翕,轻柔的呼吸同羽毛般喷洒在他鼻翼。

  ——她得哄第五胤拿出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