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章 虞二姑娘打人了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虞七扶着爹娘往东厢的重阳苑而去。

  重阳苑的木门上已经爬满了藤蔓,隐隐约约露出其后遒劲有力的大字。这门匾当年也是由阿爹亲手所书,如今重回,不知他是何心情。

  虞七侧头仰望,看见阿爹滚动的喉头。

  “子渊……”阿娘柔声轻唤。

  “没事,咱们进去吧。”阿爹冲阿娘笑了,又转过来拍拍虞七的脑袋。

  虞七朝他咧出大而坚定的笑:“那是,以后除非我们自己想走,谁也都再赶不走我们!”

  推开尘封已久的木门。

  三人朝里走去。

  “玉兰姨,玉锦姨,我们回来了!”

  “玉兰,玉锦!”娘亲也喊道。

  可重阳苑空无一人,满地落叶,可明明此时正值初夏啊。这般荒凉似是已许久许久无人居住。

  不应该啊。

  七年前娘亲的两个陪嫁丫鬟玉锦和玉兰都留了下来,她们怎会允许院子变成此种模样。虞七眼皮一跳,已有最坏猜测:

  失去二房做支撑的丫鬟,会被打压到何种地步?大房的人肯放过她们吗?光是想想她便觉得胸口一窒,喘不上气。

  这时,苑外传来重物落地的响动。

  紧接着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惊呼:“夫人!”

  “玉锦?”

  一身粗使丫头灰扑扑打扮的女子呆立原地。她怀里抱着的柴火全掉落,咕噜噜滚了满地。她悲戚地奔过来,手在脏衣服上擦了又擦,直到被柳氏像搂婴儿一样抱进怀里,她这才放声大哭。

  “夫人,二爷,玉锦终于活着见到你们了,请你们救救玉兰吧……”

  “你快起来,发生了什么。”

  玉锦哽咽着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一遍。

  听完后,虞七气血翻涌。

  “我去找常蓁算账!”

  她冷冷抛下一句后便大步流星往西厢奔去,路过散落一地的柴火时捡起一根紧紧握在手心。

  她这模样吓呆了玉锦:“姑娘跟以前,真是完全不一样了……”

  “子渊,还愣着作甚,还不赶紧跟上!”

  “哦哦。”虞重阳和柳氏紧随其后。

  ***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东厢的要往西厢去,西厢的要往东厢来。

  两边的人刚好堵在前厅,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

  虞七没看路,脑子里被玉锦方才说的话给塞满了,满得要胀开。

  玉锦姨说玉兰被大房发卖了!

  那可是发卖啊!一个年逾三十的女人被发卖除了去矿里做奴隶还能如何!一念及此,她心里就难受得要裂开,鼻腔也像被堵住一般。小时候明明玉兰姨最疼她,每次出府采买都会悄悄给她带最爱的糖画。可现在……

  “给我让开。”虞七拨开被撞的婆子,一门心思要往前走。

  可那人一口尖利之声,像摔碎了划在桌面的瓷片发出划破耳膜的声音:“你个小丫鬟,赶着去投胎啊,不长眼睛四处乱窜,撞到主子怎么办!”

  “……”

  虞七没工夫跟她计较,只想着绕开这人臃肿的身形。

  可这偶然一瞥,让她脚步顿收当场。

  她一把揪住陈妈的领子,将她拖到面前,咧开一口森森白牙:“找的就是你。这府里嚣张跋扈的狗,属你叫得最欢!”

  “你你你,你个小贱蹄子骂谁呢,不想活了是吧,我可是陈妈!”陈妈先是一愣,然后立刻从虞七手下挣脱出来。

  “我当然认得你,陈、妈。”新仇旧恨,历历在目。

  虞七将那根粗壮的柴火直直对准陈妈面门,硬生生将陈妈的眼珠子瞪成了斗鸡眼。

  “你你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我问你,玉兰在哪儿!”

  “玉,玉兰?”

  “我再问一遍,玉、兰、在、哪。”虞七没那么有耐心,若非为了玉兰姨,她一定先打断这狗奴才的腿。

  “……”陈妈双膝弯曲,满脑惊疑。这蒙面纱的小姑娘究竟是何来头,竟敢帮二房的人说话!大夫人规矩莫非白立了不成!

  况且粗使下人玉兰因到盗窃主家财物,早在一年前就被发卖了……

  “虞七?”

  一道试探性的询问从陈妈身后传来。

  陈妈甩着臃肿的身体往那声音后面躲:“夫人,这贱婢帮二房说话,该罚!”

  那女声主人终于露出真面容来:两道眉毛飞入鬓中,眉头低垂。只有常皱额之人方有此面容。嘴边一粒小黑痣,随着说话微微跳动。

  夸张的是,此人似乎将所有的行头都穿戴在身。光是头顶上的金步摇光就有足足两支,还有珠花耳珰沉沉坠着,手腕上薄薄的初夏衣裳遮不住里面的一二三四个镯子。

  这般招摇的,除了大夫人还能有谁!

  “常蓁!”

  虞七扬起柴火棍,忍耐住怒火止步:“玉兰呢。陈妈身为你的狗不会叫,那你这个当主子的总会吧。”

  “你果真是虞七。”

  被指着面门,常蓁丝毫不惧,反倒享受地眯起了眼。

  然后,她笑了:“大伯母正要去找你们呢,没想到在前厅就碰上了。你说这还真是巧呢。”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常蓁,你们将我玉兰姨卖到何处了!”

  “玉兰这个名字,让我想想。呀,你说的不会是那个偷盗主家财物拒不认错的贱婢吧!那种恶仆自然是,该、死!不是吗?”

  虞七不是个容易被激怒的人。是的,直到现在她仍旧这么认为。

  “好,恭喜你求仁得仁。”

  她重新扬起棍子,向常氏面门砸去。

  可棍子被常蓁用摇晃着金钏子的手接住了。

  “小姑娘,你还嫩了点。你看谁来了?”

  虞七顺着她得意的目光望去,只见多年未见的祖父背着手匆匆而来。

  祖父满脸怒容,大喝一声:“这是做什么!

  虞七,放下棍子!”

  这时,常蓁也立刻换上一副不敢置信的面孔:“宝儿……我可是你大伯母啊,为什么一回来便要这样对我?”

  虞七环视四周。

  阿爹阿娘焦急的身影正朝她奔来。

  再远处依稀还见杵着手杖的祖母。

  虞七眼眶一酸,顿时像进了砖头。祖母的腿似乎正是她和爹娘被逐出栾京的那个冬天冻伤的。

  “二姑娘,这么多人来了,就算是我卖了那贱婢,你又能奈我何?”常蓁掩住脸无声用口型道,噙着胜券在握的冷笑。而后高扬声音:“今日你对大伯母我尚且如此,日后岂不是连你祖父也敢打!?……啊!”

  砰。

  一声闷响。

  常氏的话化为尖叫。

  她被击中匍跪于地,靠双肘才堪堪撑住身子,免于脸部着地。她仰起头满眼的不敢置信,表情似乎痛得说不出话来:“你,你竟然……”

  虞七手执脏兮兮的柴火棍立于她身前,神色漠然,唇瓣几乎抿成一条直线:

  “你莫以为,老家伙还能像七年前一样再救你一次?”

  她几乎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冷静过。

  而陈妈吓傻了,像八哥一样惊声大叫:“二姑娘打人了,打长辈了,二姑娘不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