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九章 情人桥落水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23 07:57:32|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我那时还不知道药能不能成,不想让你空欢喜,虽然现在给你的也不知究竟能否起效。大夫说,大漠貂的毒甚是少见,他也没有太大把握,但这确是我们试过的几种中最有效的一种了,所以我才冒昧拿来给你一试。”

  柳天宁挠着头,不好意思道。

  虞七心中感动,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于是以茶代酒敬他一杯。

  柳天宁弯起眼笑:“这酒劲大。”

  “哈哈。”

  虞七笑作一团。

  这样的时光真好。两人彼此眼中皆有对方,笑笑闹闹的,好像时光一直没长大。

  笑累了,一齐托腮歪头望着店铺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铺子外正好是琼天巷和定南道交界,人影攒动,许多俏丽明艳的年轻面孔,遮着羞又好奇地露出明亮的眼眸,打量周遭的一切。

  再远处,整个栾京里最高的擎天楼上灯火如炬,背后是一轮方透出光亮的半盈月。

  栾京原来也不错。

  虞七这样想着。

  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人群中挤过,面带娇羞地任前面一男子拉住。那绯色的衣裳好生熟悉,今日出府前她方才在虞依沅身上看到过。

  虞依沅!?

  和男子?

  她蹭地起身,拍打柳天宁的肩膀:“快快,跟我来,我看到熟人了。”

  柳天宁一脸不解地跟上她,瞧她踮着脚在人群里往前钻,有些焦急,怕她被人群冲散:“你慢些。”

  瞧见虞依沅和男子来到码头,上了只容纳两人的游船。虞七无法靠前,有些懊悔:“你知道这船会到哪儿停吗?”

  “这里是渭桥,船家一般会沿着汜河的水流一直行至淮桥,绕完半个栾京。怎么,你认识船上之人?”

  “你应该也是认识的。”虞七一直盯着在水里飘荡的船只。船夫立于船头撑杆,鹊灯悬挂于船篷,轻纱作掩,轻轻飘荡,吹起的一角,露出其中拥抱着亲吻的两人,男人的手不规矩地在女人身子上下游移。

  “我也认识……虞依沅?”柳天宁蓦地睁大眼眸。

  “不行,我要看看那个男人是谁。”

  眼看着船只摇摇晃晃地离二人愈来愈近,就要通过她所在桥下。虞七提起裙角,朝着空无一人的木绳桥上跑去。这木绳桥没有护栏,桥两头都站着人,只有弯弯垂着的桥身上空无一人。跑上去后,桥身也会随着人的步伐微微左右晃动。

  她管不了那么多,只想凑近一点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你慢点宝儿。”

  谁知,待到柳天宁追至桥上之后,桥身突然开始猛烈摇晃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小心宝儿。”

  桥头两侧围观的百姓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和笑声:“哈哈,终于有人敢踏上我们这情人桥了。兄弟们晃起来,让我们看看这对情人能在桥上坚持多久。小伙子小姑娘,你们在桥上坚持得越久你们的感情可就越长久哦哈哈哈!”

  “晃起来!”

  桥头各站着两个大汉,岔开腿利用身体的重量使桥左右摇摆。

  “情人桥?是不是搞错了?等等,别晃了。”虞七被桥突袭得左摇右晃,稳不住身形。况且,她一个人紧绷的声音在周遭一片叫好声中显得孤立无援。

  “宝儿,像我这样,叉开腿跨在桥两边,压低身子,控制住重心。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抓住我。”

  如弯曲蛟龙般盘踞在栾京的汜河水道沿岸的烛火全都摇晃起来,虞七背对着柳天宁。若是此时回头,定能看见一直伸在她身后虚扶住她的双手。可她被这桥打得措手不及,疲于应对,纵然分开双腿站立,可她个子小,身子轻,每每都似乎要被惯性给丢出桥外。而且,这绳桥越晃幅度越大。

  “不行,我转不过来抓不住,啊!……”随着桥再次晃到高点,虞七砰地跪倒在桥上。条件反射,只想抓住浮木,她立刻紧紧抱住柳天宁的腿。

  下一瞬。

  两人齐齐落下,不过运气好,正好落入驶过桥下的船尾之中,将船尾砸得灌入河水,猛烈摇晃。

  再下一瞬。

  摇摆着的绳桥依着惯性再度朝刚刚狼狈爬起的虞七撞来。

  预料中的砸面之痛未曾到来。一声闷哼,一个怀抱,似有若无的淡淡药香。虞七视线落入被云纹衣裳和袖摆遮住的黑暗之中,被人环住,落入水中。

  砰!

  好大一朵水花。

  水花溅起在船篷和轻纱上。轻纱帐中的虞依沅惊恐地睁大眼,将脸和身子埋入男人怀中。

  “沅儿别怕,是个意外,这里没人认识我们。”

  虞依沅悄悄将头从男人怀中抬起,双眸闪动着惊慌失措的波光:“不一定了,方才砸下来的是我二房的妹妹。我们快走,船家,划快点。别让她起来看见我们。”

  小船摇摇晃晃地加快速度驶离,从围观百姓看热闹的笑声和叫好声中脱身往下游远去。

  岸上和桥头一片热热闹闹。

  “这情人桥可没几对儿敢上,上一对湿一对,哈哈,这不正好碰上对敢作的!”

  “还没人能从我们哥几个摇的桥上平安下来的哈哈!”

  喧嚣声和着倒映入汜河水面的烛火,碎开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虞七眯着眼,憋紧气,紧紧抱住柳天宁不撒手。憋到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露出水面,她便贪婪地攫取空气。不听话的河水顺势拍入她的鼻腔。呛水的瞬间,才是死亡离她最近的时候。

  虞七蓦地四肢紧紧攀附住柳天宁,猛烈咳嗽起来。此时柳天宁对她而言就如唯一一根浮木,无论如何也绝不能松手。

  “宝儿,你没事吧,太紧了,你下来罢。”

  “唔……咳。”

  “不要,我不会水,我不放。”她还没从呛水中恢复,太难受了,眼泪花儿都被呛出来。放开真的会死的。

  “宝儿,听我说,我拖住你的,别怕,你试试,这水不深,你也许能踩到底的。”

  感受到后脑下一直有股力量的存在,腰上也有力量环住自己,虞七依旧不敢放手,将柳天宁上半身箍得紧紧地,才敢松开腿摆动,尝试性地往下试探底部。

  踩、踩住了。

  虞七眨巴眨巴眼,原来当真不深。踮起脚尖之后,她尚还能将脖子露出在水面之上。

  “那我们上去罢,慢点。”

  她听见柳天宁如是说道,便被动地点点头,小心而缓慢地往岸边走去。虽然不曾回头,但感受到柳天宁就在身后,便觉得也没那般惧怕了。

  到了岸边,有大娘将她拖上来,给她披了件麻布衣裳,笑眯眯地道:“你们两个小娃真是胆大,好多大人都还不敢去玩那劳什子情人桥哩!感觉怎么样,我看小伙子可是全程将你护着,不错不错。”

  四周人包括大娘热切的目光落在身上说不出的别扭怪异,冷风吹来,虞七身子一颤,脸上却热腾起来,丢下一句话后便拖住柳天宁的袖子,从人群的包围中飞快挤出去。

  “谢谢大娘,晚些时候我派人还给您!”

  “欸,俩孩子慢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