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六章 柳暗花明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回到重阳苑,柳荷苒将虞依柒接进房中,轻柔地用丝帕为她拂去衣衫上沾上的尘土。

  “瞧你这孩子,又去哪儿玩了,都十二了还整天上蹿下跳。”

  翻吴成东院墙的时候,没注意到衣摆和屁股上都沾上了黄褐色的泥土。

  虞七想了想还是没把铺子发生的事对母亲说,只扬起撒娇笑道:“阿娘,我饿了。”

  “你这丫头,还是这么贪吃。想吃什么,阿娘去给你做。”

  “我想想,想吃豆包、糯米鸡、酥皮糕……”虞七扳起指头一根一根地数。

  柳氏笑着用手戳了戳她的脑袋:“真是个贪吃鬼。”

  说完便转身走了。

  虞七吐吐舌头,回到自己房中,将从丝线铺带回来的几捆丝线放到桌上。

  春苓搬进来几匹料子,见她回来了,笑着朝她福身:“姑娘,原来您在啊。大夫人差人送来了几匹布料,让奴婢给您和二夫人做夏衣,您是否要选一选?”

  “大夫人?”

  虞依柒瞥那料子两眼,蹙起了眉。

  那几匹料子,朱的,深的,暗的都有,并不似是给正儿八经姑娘家做衣裳能用得上的,严格说来,更适合父亲和祖父。

  春苓看出她眼底的不悦,垂头低声:“这些不是奴婢选的,是陈妈直接送来的。奴婢问过可还有别的更艳丽的料子,但麽麽说,这些都是上好的云锦料,全府上下也就只有十几匹,其他的都送去给其他主子们了,没有多出的。”

  “……”

  主子没发话,春苓也不知如何应对:“姑娘您看用还是不用?若是不用奴婢便去街上自己扯布给您做两身。”

  “用啊,为何不用。产自江南的上好云锦,好几两一匹呢。”虞依柒气笑了,“等等,正好我现在缺钱,这些全都拿去卖了吧,好歹能回本个几十两。”

  “啊?好的,奴婢这就去办。”

  春苓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抱着料子下去。

  她走之后,虞七也不闲着,翻书查了好些办法,想知道能否将褪色的丝线重新固色。若是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许铺子还真有一线生机。

  她维持着一个姿势一直翻查到落日洒下余晖。

  金乌落山去,鸟敛翼回巢。

  虞七揉了揉眼睛,捶了捶肩膀,终于合上书册。

  可等她回到房间,却发现桌上原本放着的丝线不见了。

  “春苓,你可有见到我桌上的几捆丝线,我记得就放在这里的,怎地不见了。”

  春苓背手低头踌躇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有见到吗?”

  “我错了,姑娘。我以为那几捆是能用的,于是便拿去用了,正好绣了一张手帕,但不知为何,一下水,便褪色了。手帕也晕开了。姑娘您看。”

  看着春苓摊开的手,虞七噗嗤笑出声来:“这绣的什么?鸳鸯?”

  “姑娘好厉害,这样都能看出是鸳鸯!”

  只见朱色青色黄色斑驳晕染在整个手帕上,能明显看出是水面,不过水面上漂浮的东西,全凭胡乱猜测罢了。

  “哈哈,竟还真是。若不是看得出水面,我都要猜是两朵云了。”虞七捧腹大笑。

  春苓臊红了脸:“我也是绣了才发现褪色的。白费了好料子,姑娘还是别看了,我这便拿去烧掉,重新给姑娘绣好的。”

  “这也不怪你,本来就是铺子里的劣等丝线……等等,别走。”

  虞依柒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弧光,伸手拉住她,“这水面竟然如此逼真。平常我见到的水面好似都是绣几道波浪上去,这水面褪掉的色和绣线融合在一起,竟然像极了画里的模样。”

  春苓来了精神:“姑娘这么一说,倒当真有几分相似哩!”

  “若是这样可行,那岂不是刺绣也能绣出作画的神韵?”虞依柒眼眸一亮,“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

  虞依柒趿着绣鞋咚咚跑到虞重阳的书房,在大榆木书架上仔细翻找。

  她记得父亲有一本山川名画集成的册子,幼时她常当话本子翻着看,想象着长大后离开大漠去往不同地域见识不同风景的场面。后面大了不常看,再后来就找不到了,直到快回京之前,才从垫桌脚的里面拖出来。挪开宝蓝藏红宝琅瓶,画满美景的册子便贴在架子背板上。

  虞依柒连忙捧着它跑回房间。

  “快看,我找到了。”她将其展开平铺在桌面,多余的部分还从两边垂掉下来。

  册子里每四篇连起来便是一幅画,都是从别的画作上截取下来,比起普通的鱼跃龙门图、鸳鸯戏水图、翠竹廊洞图,更多了气势恢宏的远景,以大江大河大山,高云红日青原为特色,近景以人为主,远近结合,绝非闺阁之画。

  虞依柒指着册子上的远山:“你瞧画中这些部分,若是放在绣图中,能不能也做出方才水面的效果?”

  “姑娘的意思是…用手帕上的劣等褪色丝线来绣?”

  “聪明。”

  说起自己擅长拿手的,春苓眼睛亮了,自告奋勇:“奴婢可以一试!只要将褪色的丝线只用在远景的部分,等绣完之后再用盐水固色,也许能有好效果哩!”

  虞依柒眼眸晶亮:“若是和当真能绣出来,说不定丝线铺便有救了。”

  谁说只能卖丝线,卖成品绣画岂不溢价更高?

  说完,虞七便敦促着她快些去绣。时间不等人呐。

  一日之后,虞七便捧着春苓新完成的红日落海图,爱不释手,连饭都顾不上吃,一个劲儿地啧啧称叹。

  春苓不仅厨艺了得,绣艺也如此出类拔萃。这样全能的姑娘,若不是家中遭逢巨变,十四岁的年纪也该是安心在家中待嫁,等着各方少年媒人上门求娶的。

  这样一幅绣画,比那些绣在帕子上的物什生动了不知凡几。即便是和当代大型绣庄出品用作礼器的绣画比起来也有一较高下之力。

  虞重阳和柳荷苒也从没见过如此绣画,激动地红了脸。

  这就是商机啊!

  瞧瞧瞧瞧!

  他们从没想到绣线竟可以和染色如此融合,近景凹凸有致,远景朦胧秀美,堪比绘画啊!

  若是这样一副绣画拿出去,再辅以气势磅礴的山海图,一改往日刺绣尽是些什么鸳鸯、蝴蝶之类的小家子气,岂不是能引得那些收藏大家也前来侧目?

  更重要的是,经过盐水染色的绣画,已经完全不会再掉色。

  春苓现场端来一盘温水试验,将绣画当场泡进去,哪怕半个时辰也没有褪。

  虞重阳当即拍板:“做,立刻,马上,批量绣!

  我们丝线铺就靠这翻身了!”

  虞七笑得肆意,眉眼弯弯。而后想起极其重要的事,将手放在唇边压低声音:“嘘。小心大房。此事只有天知地知我们四人知。”

  “奴婢明白!我一定会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