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五章 求助柳天宁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街坊邻居好奇地打量于她,似是在奇怪为何吴成东的房子里竟会钻出来这两个生面孔。

  虞七不放弃,上前询问:“大娘,你可知道这屋的主人,除了这地方可还有别的落脚之处?”

  “你们谁啊。这几日怎么官府的人也来,你们这些莫名其妙的人也来。老吴可是个老实人嘞,我跟他做邻居都好多年了,他一直一个人。”

  “您从没见过他有相好?”

  “没有啊。我以前还给他张罗过呢,可他说心里只有亡妻一人,说什么也不肯,就给那姑娘拒了。”

  “这样啊。”虞七沉吟。那真是怪了,一个人住,却藏有脂粉,那脂粉究竟是送给何人的呢?

  “他到底犯了什么事,你给大娘说说?”

  “其实我们是他的东家,就是他好久没来铺子里,想知道他到底去哪儿了,也是担心他的安危。大娘,您若是有他的消息,或者他回来了,可以请您差人到虞家丝线铺告诉我们一声吗?我们必有重谢。”

  “啊……那好吧。”

  虞七再次向大娘致谢,而后才和姜生一道离开此处。

  沿着杂乱的小巷子一直往前行去,穿过闹市,来到承西大道,周边变得秩序井然,周边皆是高院大户。

  不知不觉竟走到柳家来了。

  而前方迎面而来的人让虞七蓦地眼前一亮。

  “柳天宁!”

  对了,柳家就在城西。

  或许可以求舅父舅娘施以援手?虞七笑起来,提起裙摆蹦着朝柳天宁而去。

  “柳府”的牌匾搞搞挂起,气势壮阔,一笔一桩,遒劲有力,尽显皇商风范。而柳天宁和他的小厮手中提着几个油皮纸串成的包裹,正往柳府拾阶而上。

  他似是以为幻听,愣了片刻才转头过来。一见虞七戴着面纱三步并作两步地朝他奔来的模样,便立刻悄悄将手中的包裹往身后藏去,眸中闪过一丝慌乱。

  “宝儿,怎么是你,是来找我?”

  “不是。我来城西找丝线铺的掌柜……碰巧路过,正好看见你。上次你救我还没来得及正式多谢你,你要是有空,不如让我请你吃饭罢。”虞七笑弯了眉眼。

  她本以为柳天宁会一口答应,却没想到他竟连连摆手拒绝:“不必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身为表兄若是连自家妹子都护不住,岂不是废物。”可他说着,声音竟低下来,似是有些强颜欢笑。

  “你怎么了?”

  虞七试探道。

  “就是……我听到最近的传言了。说得很难听,你可还好?”

  “什么传言?”

  柳天宁实在难以启齿:“那日在我家,不小心将你面纱揭下,害得你被那么多人围观。她们都说你的脸……是得了怪病。”

  “就因为这?哈哈。”

  柳天宁本以为会看到小姑娘垂着头耷拉着耳朵,一言不发的样子,甚至他都已经默默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帕,准备好要递给她了。毕竟这种伤心事,谁又愿意多提呢?

  可他万万没想到,虞七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

  柳天宁眨巴眨巴眼:“你笑什么?”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我虞七是那么脆弱的人吗!”虞七伸出拳头锤在他肩上。

  “……”柳天宁瞪着眼,不着痕迹地与她拉开距离。这人来人往的,被人看见,她的名声岂不是更别想要了,“对了,五皇子可还有为难你?”

  虞七的笑缓缓收了,挺直背脊眯起眼:“没有。

  不谈他了,多无聊啊。”

  话是如此说,可垂在身侧的手却紧了又紧。

  突然,一个油皮纸包裹掉落在地。

  小厮慌忙捡起抱在怀中:“不好意思,绳子断了。”

  那分明是药铺开药专用的药包。虞七抬眸关切:“你生病了?”

  “啊,没有。”

  “那你拿药做什么?”虞七疑惑。柳天宁似有些支吾。

  他犹豫着是否要说清楚,抓药是想试试帮虞七恢复容貌,虽然他已经去了好几个医馆,都说大漠貂抓的伤口难在解其爪子上的毒。可他还是想不死心地试一试,或许等到虞七脸上的伤好了,她才能有全新的人生,他也才能抵消自己一时冲动的过错。

  可他又担心,若提前说了,给虞七莫须有的希望,最后失败,岂不更难受?

  正当他犹豫着,小厮反倒抢着发言:“是我们家的兔子病了,少爷宅心仁厚,见不得兔子受苦,便去找兽医帮帮忙。”

  此话一出,柳天宁立刻不赞同地看过去。

  小厮噤声垂头。

  看他俩的互动,虞七明白了,必然有难言之隐。她也不强求。

  话题绕到正事上来。

  虞七舌尖沾湿干涩的唇瓣,抿了又抿:“其实我有一事相求,想请你帮忙。

  是关于……”钱。

  这话她说得艰难,极难启齿。

  这种低声下气求人的事,她几乎没做过。况尤其是因为钱这件事。

  哪怕在大漠最困难的时候,阿爹阿娘的本钱被地皮蛇截了去,她也咬着牙设法将钱从地皮蛇口袋里重新要了回来。现在却为了这区区三千多两银子,就要给亲人带来困扰吗?

  “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虞七沉默了。

  “宝儿?”

  “没事。”虞七抬起头笑了,眉眼如方才蹦跳而来一样弯如新月,“哈哈不过逗你的,你倒当了真!”

  此话一出口,她反倒觉得如释重负。

  “嗯?”柳天宁似是有些困惑,不明白她为何转变得如此之快。

  “好兄弟,真的只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没什么大事。”说着又是一拳落在柳天宁肩头。

  这次他没躲,满眼将信将疑地打量着虞七的神色。

  “好了,我先回了。铺子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做呢!下次再请你吃饭!”

  说完,虞七摆摆手,转身蹦着跑下台阶。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整个人身轻如燕,她肆意地笑,反正带着面纱,也没人能看到脸上三道爪痕皱到一块不雅观的样子。她想,这一定是她回到栾京后最潇洒的时刻。

  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大路尽头,转角被高墙遮挡之后,柳天宁才收回留恋的目光抬步回府。

  身后的小厮怀抱着药包,背着书箱,吭哧吭哧地跑到他身边。

  他淡淡瞥了一眼:“自去柳管家处领罚。”

  小厮扑地跪下:“少爷!蒲草知道错了。”

  “……”

  小厮见他不语,立刻又慌张道:“蒲草再也不敢撒谎了,蒲草只是知道您不忍到时候让表小姐伤心,这才想帮您想法子糊弄过去,是蒲草自作主张了。要不您罚我帮您洗衣吧,别让柳管家把我调走。”

  柳天宁沉默了。

  半晌开口:“既然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人说谎,为何又要明知故犯呢?”

  “少爷……”

  “不必再说。”

  话音落下,他已提着药包往府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