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章 入京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东西在哪。”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虞七强自镇定。

  可她说话时,颤抖的喉咙,溢出的音节却不如面上所显现那般平静。

  胆子不小。

  第五胤略感讶异,自己竟尚有精力分神去想别的。哪有猎手去管猎物死活的。他鼻间溢出轻微一道冷哼,手却不动声色地将那柄小巧的匕首收回袖内。搭在小丫头脖子上的手指,在感受到她喉间的颤抖后,也悄悄放松了些。

  嘴上愈发冷硬:“说实话。

  七年前虞家二房出狱后从栾京消失后,你们把东西带哪了?”

  大抵是察觉到他手上的退让,虞七哪怕仍就被他挟持着,却慢慢平静下来。

  她愣愣盯着第五胤那双露在面纱之外的眼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说话!”

  见她怔住了,第五胤拧眉,失了耐心。

  “我……”

  谁知虞七嘴巴一扁,眼角耷拉,晶莹便开始在眼眶里积蓄,“姐姐,七年前我才五岁,哪里会知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抽抽搭搭的。

  又好生克制。

  第五胤皱紧了眉,手上力道再松了几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虞七以袖遮脸,唇角弯起。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再度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他们在那儿!快,把人带过来。”

  只见一男一女被扯到前面,明晃晃的两柄寒刀架在他们脖颈之上。这回虞七是真的慌了,瞳孔一缩,整个人往前撞,失声喃喃:“阿爹,阿娘!”

  她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站好。”幸好第五胤拎住她孱弱的胳膊,将虚软的她提住。

  他蹙着眉想:明明自己是来威逼这丫头的,怎地当起好人来了。

  更出乎意料的是,小丫头竟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仰着一张惨白惊慌失措的小脸:“姐姐姐姐,我知道你要找的东西在哪儿,我们做个交易,只要你能配合我救我爹娘出来,我便全都告诉你!”

  第五胤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又不是没见过泪眼涟涟的小姑娘,竟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奔霄这匹爱学人样的也配合赞同地喷气。

  接着,他按照小丫头的指示,将她提上马背,一路冲过人群,将虞七放在搜刮成小山一样的财帛旁。而后纵马重新闯入人群之中,赤红马鞭左抽右抽,鞭影飞舞,替她挡住冲来的十数个戍兵。

  实在是……飒。

  虞七收回艳羡的目光,手在虞家的箱子中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能让她安然逃命的神器——鞭炮。

  “好了没!”

  “好了,接住!”

  虞七瞥一眼姐姐的身影,理智告诉她不能心软。纵使这位姐姐帮了她,但也不过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东西罢了,算不得什么好人,于是她狠心将鞭炮丢出去,落在地上立刻噼里啪啦地炸响开来。

  虞七手上不停继续点火,扔出去。她这一箱子装了一大半鞭炮,全部点燃整个平沙关立刻硝烟弥漫,震耳欲聋,将所有人统统笼罩其中。

  戍兵们一时分不清身边之人究竟是敌是友,只顾提枪便刺,提刀便砍!

  虞七望了一眼红衣姐姐的方向,已是一片烟雾弥漫。

  她别开眼,不能再想。掩住口鼻往爹娘方向摸过去,拉过他们便冲进虞家马车之中:“阿爹阿娘,我们快走!”

  满目硝烟中,两个车轱辘载着车舆冲出来,头也不回地往栾京方向冲——

  而车舆之内,虞七悄然摊开掌心,露出一个原本不属于她的,刺着“胤”色金字的玄色锦囊。这是她趁其不备从她腰间扯下的,那质感摸着便知绝非俗物。

  可如此精致的锦囊内却只有一张被妥善珍藏的小纸条,摊开来看,是一幅小画。

  但其上描绘的却让虞家三人脸色蓦变,互觑对方,不约而同沉默。

  外人只道虞家二房有号令百万军队的至宝,有猜是夜明珠的,有猜是海底珊瑚雕琢成令牌的,有猜是血玉佩环的,反正在他们口中样样皆是举世无双的珍品。

  可唯有这画像分毫毕现地绘出了“至宝”的模样,是唯一猜对的。

  虞七将画匆匆塞回锦囊中,仓促的动作透出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的内心波澜。

  所以红衣姐姐究竟是何来头!

  为何会对此知道的如此清楚?

  她们又还会再见吗?

  不。

  应该祈祷永远不要再见。

  伴随着车轮飞驰碾起向后飘扬的滚滚尘土,车厢里传出虞七的声音:“阿爹阿娘,回到栾京切记莫对任何人提起此事。若有人问至宝下落,一概只说落在了大漠,再也找不回。”

  “好。”

  ……

  ***

  大漠到栾京,需跨越整整三千里,历时一月方能到。

  疲惫的马车停在虞家门前。

  门房的下人见到三人从马车下来之后,大惊失色,而后第一反应不是立刻迎上来,而是转头往府内跑去,仿佛看到的是那洪水猛兽,边跑边喊:“二爷回来了,二夫人回来了,二姑娘回来了!”

  声音一直传到西厢的千芳苑。

  陈妈站在苑门口往外张望,直到确认了消息来源,这才蹬着粗壮但麻利的腿脚往房里赶。

  “大夫人,来了来了,二房的回来了!”

  “吵什么吵。”

  房内,一位身着紫衣蓝裙的妇人似是刚睡醒,虚摆了摆手,缓缓从榻上翻起来。不过下一瞬,她那满脸的睡意朦胧便尽数消散:“陈妈,你说什么!”

  “我的大夫人呐,你没听错,这一个月来他们都没寄信回来,现在已经全须全尾地进府哩喂!”

  “怎么可能!不是让你写信向关口匿名举报吗,那些兵头子能放他们走?”妇人便是陈妈口中的大夫人常氏,如今一脸愕然,怒气丛生。

  不等陈妈解释,她立刻翻身下榻,鞋都没穿匆匆往外走,走了两步又颠转回来,来回踱步:“怎么办,他们这次回来一定是要来跟我重千抢家主位置的!七年前的事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大风雪夜里,一群人刚从狱中拖着疲惫不堪孱弱的身子回来,就又被当年的她箍住双腿,半推半攘地往府外赶。那么大的风雪,二房那小姑娘整个人都陷进雪里,脸冻得发紫。她看不下去,只好找来一辆马车,丢给他们一个包袱的干粮和衣衫。

  那是她最后的仁慈。

  可谁知道。

  二房竟然能活下来,没有死在那些面目狰狞的京城守备军手中,还远赴大漠,七年后——

  又回来了。

  常氏眼皮直跳,支配着乏力的双膝坐到雕着四鸾菱花的黄铜镜前,竭力按压下因青筋跳动而略显扭曲的面容:“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陈妈,上妆。”

  “诶,夫人。”

  镜子里多了陈妈暗色的衣裳色调,愈发衬得常氏素颜苍白凌厉。她笑起来,换上轻柔的语调:“败将只配永远待在泥地里。

  对了,记得让人去庙里传信,大少爷和姑娘们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