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三章 丝线铺出事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重阳苑新来的下人春苓有一双巧手,出得厨房,入得绣房。

  在她做的美食下,虞七暂时忘却了五皇子、毒啊什么的。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笑靥。新的一天,要继续过,过到一月期满为止,总有解决之法。

  不是吗?

  虞七破天荒地围在小厨房里,像个小跟班绕在春苓身边,等着新鲜出炉的烤鸭,待会送到丝线铺上给阿爹他们吃,顺便去看看现如今的情况。说来也好笑,都是一月之期,撞一块了。

  虞七蘸了一刷子腌制酱料,慢慢刷在被开膛破肚的鸭子身上,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她:“春苓你是栾京本地人?”

  “回姑娘,奴婢是。”

  “那京中可有什么有趣的奇闻秘事,比如说关于一些达官贵人的市井坊间传言,你可知道?”

  “奴婢知道的不多,也仅仅是听邻居说起过一些而已。不知姑娘想听关于谁的?

  欸姑娘,这烤鸭的酱料得这么一层一层均匀地刷,您不能先刷了肚子再来去刷背面。”

  “咳好。

  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有谁。啊对了,前几日我正好跟五皇子接触过,不如聊聊他罢。”

  春苓将刷子还给她,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思忖道:“五皇子啊,市井坊间传言里八成以上都是关于他的。”

  “哦,都是说什么的?”

  “说他风流成性,性子乖张,仗着圣上对他的宠爱为非作歹,怙恶……”

  “怙恶不悛。”

  “对,就是这个词,姑娘懂得真多。主要是五皇子他年纪不大,也不过才十六就夜夜宿在烟波阁,出行也必有佳人作伴,流连烟花之地。您说就算是圣上特赐他自行选妃的权力,他行事如此过火以后怎会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

  烟波阁……

  虞七垂眸。她被绑去的便是烟波阁,的确是娇声软语,莺歌燕舞,乌烟瘴气。

  可她并不操心第五胤的婚姻大事。他是娶是矜与她何干。

  她想知道的,无非是第五胤的背景。

  “如此说来,他似乎确实过分。可为何圣上如此一再纵容于他呢?”

  “奴婢也不知,大概是因为怜其生母早逝?”

  “那你可知,五皇子常去哪些地方?”

  “除了烟波阁……奴婢不知。

  啊姑娘,您这刷的太多了,会咸的!”

  虞七被她的惊呼吓得手一抖,心虚笑笑:“多吗?还好吧……”

  “真的很多,二爷吃着定会咸口的。”

  虞七伸手在她的围裙上擦干净,伸手拍拍春苓的脑袋:“没事,待会再做个汤菜便好。你先做,记得多备些碗筷,待会我去送到铺子里,让其他人也能吃点。”

  说起来,父亲已经一整晚没有着家了,铺子里想必也遇到的不是善茬。

  虞七微微眯眼。

  收拾好一切之后,她一手提一个食盒便往丝线铺而去。丝线铺就在城南,离虞府并不远,走过去也只要一炷香时间。

  牌匾上刻着“虞氏丝线”,右下角有个虞家的印章。这家店是虞家发家的老店,门廊,梁柱都是经了年头没修缮的,斑驳掉漆。

  大白天的,铺子里不仅一个客人都没有,连伙计也不知道去何处了。整个店面空无一人,也就货架上还摆放着零零星星色种不全的丝线。

  内室里传出木头倒地的声音,虞七心里顿感不妙,匆匆跑进内室,一把推开声音来源的房门。

  “发生什么了!”

  入她眼帘的是一排倒塌在地的货架,成捆成捆的丝线散落一地,她爹蹲在地上,手扶在额头。虞七连忙将他扶起来:“爹你怎么了?”

  虞重阳全身重量压在她身上缓了片刻之后直起身子,摇了摇头:“没事。晚上没休息好,猛地一站起来有点晕,现在好了。”

  “您慢些,快吃点东西补补。”虞七扶他坐下,再摆好碗筷菜品。

  趁着他爹用膳的时候,虞七将货架扶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铺子里竟连一个人都没有,我看外面货架上好些丝线都空了,我先把库房里这些拿出去摆上。”

  “别。”

  虞重阳连忙叫停。而后虞七听他声音低沉缓缓道:“这些都用不上了。”

  “为何?是这些货……有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这些待会我让伙计来做就行。”

  “爹,你不擅说谎的。”虞七放下丝线,沉沉凝视于他。

  背后绝对有隐情。莫不是大房又动了手脚?

  虞重阳在虞七目光的沉凝下,微叹:“铺子的掌柜跑路了,现在铺子里所有的类目都要从头拟起。盘算下来,有笔货出了问题,还在排查损失。不过目前看来应该尚好,数额不大。”

  这时,对面账房里窜出一道人影,高举着账本冲进来:“二爷二爷,我算出来了。

  吴成东那个天杀的总共让我们亏了三四千两银子!把现如今账上的钱都亏光了!

  二、二姑娘也在?小的姜生,见过二姑娘。”

  姜生?

  这名字有点印象。

  哦,她想起来了。祖母身边的张麽麽和姜管家的家生子就是这个名儿。模样生得也老实,但也不乏透着股机灵劲儿。

  别忙,等等。

  “亏了多少?三四千两!”她惊道。

  虞重阳扶额:“到底是三千,还是四千?”

  姜生支吾:“具体的我就算不出来了,平时都是吴掌柜管账册管进货的,小的不太熟悉。”

  虞七深吸口气,防止自己七窍生烟,她伸出手:“把账本给我,我来算。”

  姜生接收到老爷同意的目光后,这才将账本郑重交到虞七手上:“二姑娘,我去给你拿算盘。”

  “不用,给我就行,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从何时之后的账不对劲。”

  父亲淡定地从地上拾起一捆绯色丝线,默不作声将茶水淋在上面,再在手心摩擦几下,很快他的手心便被染上斑驳的绯色,像是打翻了姑娘家的胭脂:“六月初九日后进货的所有丝线全部会褪色。”

  虞七眼底的惊诧藏不住,几乎顷刻便明白如今情况。

  她飞快翻动手中账册,目不斜视,仅凭口算便在数息之内之内将目前情况摸了个透彻。

  “进货总共亏损三千四百两,等于这个铺子一年来的纯利。更重要的是,现在账上的资金只有九十两银子。”

  也就是说,这笔亏损,亏掉了丝线铺账面上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

  虞七捏住拳头:“报官,抓人!”

  “没用的,报了也没找到人,吴管事家早就人去楼空。不过,他是大房的人。”

  “……”

  一句话,所有的巧合。

  时间上的,动机上的,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还有什么好说的。

  大房要赶尽杀绝,不留一丝后路,不给一丝他们一月之期逆风翻盘的机会。

  够狠厉。

  可越是如此,越好玩呢。

  虞七无声咧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