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二章 出卖色相?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一脸怒容的虞依湘领着两个面带难色的家丁走出来:“虞七,你还有没有点羞耻之心!”

  台阶上坐着的身影似乎在瑟瑟发抖,只见那人缩着身子转过头来,弱弱地问:“妹妹,你终于开门了,是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围观的众人一片哗然。

  “这虞家的姑娘可真是了不得呀!对自己姐姐都办这么呼来喝去,简直有辱家风。”

  “太不懂礼数了。”

  “想必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虞家长女也是一样哩!”

  被围观众人指点的虞依湘面上一阵红一阵白,更让她生气的是,虞七竟然歪着脑袋朝她咧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

  真是……!

  恨不得将她两颗小虎牙拔下来。

  可虞依湘知道现在的局势很难掰回来,干脆朝家丁怒喝:“你们两个,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二姐姐请、进、来!”

  “不用,我自己会走。”虞七演戏演到底,在众人眼中踉跄着站起来。

  随后,面向虞依湘唇角勾起微微一笑,用肩膀撞开她,施施然走进府中。

  刚路过虞依湘,边感受到一道更为不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如同秋日里浸了毒的刀子,冬日里加了砒霜的炭火。

  身着红裳的虞依沅站在府外人绝对看不见的位置,幽幽开口:

  “二妹妹是存心的吧。你冲撞皇家,能活着回来已是幸事,为何还要诋毁我的名声?”

  “……”虞七饶有兴致地看她。

  “我们身为闺阁姑娘家,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家中教养。也许二妹妹长在大不知道京城规矩,如果身为长姐的我闺誉受损,你这个做妹妹的也一样不会有好下场。”虞依沅冰冷道。

  “那正好,同归于尽。”虞七笑了。

  “你!”

  “你什么你!”虞七蓦地变脸,话语转冷,一步步行至虞依沅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将我推下强仇的时候又可曾考虑过虞家的声誉!你母亲是这样,没想到教出来的女儿也是。虞依沅,人人都说你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他们大概没见过你这副面孔吧。”

  “虞七,放开长姐!”

  虞依湘张开指甲朝虞七扑来。

  然而他还未到身前,便听虞七将一个响亮巴掌摔在她脸上。

  虞七愈发挺直背脊,目光漠然。

  “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杀了你……”

  虞依湘挂着鼻涕和眼泪花子,哭的响亮极了。

  虞七闪身躲开,蹙了蹙眉。

  她刚想说什么,便闻一声厉喝。

  “虞七!”

  虞老爷子和常氏匆匆赶来,满面怒容。

  “祖父,虞七她勾搭五皇子。丢尽了咱们虞家的脸面。她她她还这般嚣张,您可得帮沅儿做主啊。”

  有意思了,这个戏码。才隔几天又是打算再来一次。

  虞七唇角泛起凉薄的弧度。本来还想同他们争论几句,忽地也就没了兴致。

  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轻笑:“真无聊。你们慢慢聊,我困了,回去睡了。”

  说不定她都是一个快死行将就木之人,若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岂不愚蠢至极?

  虞七噙着冷笑。

  任凭身后暴跳如雷,却慢悠悠,施施然的回了重阳苑。

  ***

  略微有些毒辣的日头。

  容庇拉着奔霄的缰绳,身形笔直如松立在御书房外。

  在御书房伺候的小太监们对此场景已经见怪不怪。

  作为圣上亲赐给五皇子的天马,奔霄成为大霖开国以来第一匹被允许在宫中自由活动的马。

  容庇身为五皇子的近卫,一仆一马在主子父亲书房外等候主子出来,也是再正常不过。

  御书房的门开了。

  第五胤长腿一跨,颀长的身影便从中出来,显露在日头的炙烤下。

  他身旁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太监正弯着腰笑眯眯地同他说:“那五皇子,老奴就不远送了,您慢走。忘了说,您身上今个儿的味道,是老奴闻过这么多次以来最好闻的。”

  “尧公公请回。”

  那老太监行了个礼,重新退回了御书房。

  听了他的话,第五胤挑眉,抬起胳膊嗅嗅,似乎与平时并无二异,都是眼波阁里的脂粉气,也许她们最近换了脂粉?

  第五胤也不纠结,掸去衣裳上莫须有的粉尘,步下阶梯。

  容庇迎上来:“爷,太傅可有为难你?”

  “自然。”第五胤眼尾挑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他那个老古板怎会看得过去堂堂皇子从太庙祈福归来便当街强抢民女然后还一头扎进烟波阁这种地方?难为他了,明知道父皇不会为难于我,还每次都要重复陈腔滥调的说辞,嘴皮子说起老茧了也要一意孤行。”

  “圣上对您的疼爱全朝野都有目共睹。”

  第五胤笑笑,笑意不达眼底。

  他习惯性地伸手抚摸奔霄枣红色油光锃亮的皮毛,突然想到方才被一个满口谎言的小姑娘挨过,蓦地收回手,皱起眉:“待会去把本殿的马给刷干净。”

  “是。”

  “还有派人盯紧那个丫头。容庇,你觉得那丫头有在说谎吗?”

  容庇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不像。她并不知道那是您随口诓她的,而是当成毒酒喝下去了,按理说的应该不是谎话。”

  “是吗?我怎么觉得那丫头精灵古怪得很,不是那么好骗的。你别忘了,我在平沙关遭受的一切,可都是拜她所赐。”第五胤眯起一双桃花眼,舔了舔唇角。

  容庇不说话了。

  容庇想起他在太庙等了超过约定期限的数日,殿下仍然未回来,差点便被随行官员发现殿下擅离太庙的事实!虽然最终殿下回来了,可迟了几日身上更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衣裳炸开了洞,手臂添了几道爆炸的伤。

  明明是去大漠,怎么搞的像是从战场回来一般。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殿下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小丫头。而这小丫头,极有可能就七年前所有真相的关键突破口。

  又要留着她的命,又要撬开她的口。

  可真不是一般难呐。

  容庇思考了很久。

  终于下定决心般缓缓开口:“殿下,要不您考虑考虑出卖色相?”

  “滚。”第五胤愠怒。

  “嗯,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