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虞家女身怀至宝

作品:皇帝他配不上我|作者:桃花暖见鱼|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2:34:23|下载:皇帝他配不上我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那丫头人呢,怎么不见了!该不会跑出关去了吧!”

  三个戍兵骂骂咧咧地提着红缨枪跑过来,四处张望。

  四周是城门入关处,被高大的城墙所围拢,唯独城门洞开。

  他们口中的丫头,虞七,此刻正缩在一间土坯民房旁,很认真地思索:自己是不是跑得太快了。

  不行,她必须吸引戍兵注意力还又要保证自己能逃出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量为往其他方向逃去的爹娘争取时间。

  顺着追兵的目光,她也看到了城门,又闻:

  “这丫头身上有重宝,嘘,我听别人说的,据说那宝物得到了可号兵百万!”

  “难怪殿下查了这么七年,这回一听通风报信说虞家人要通过平沙关,连夜通缉令就下了。老子要是抓到了,岂不是封官进爵不在话下!”

  “妈的别说了,肥羊都跑了,还不快找!”

  虞七心头一颤,紧紧攥拳,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这些年背后她们虞家二房一直被通缉的幕后原因。重宝?嗬。

  再说戍兵口中说的告密之人,只需稍加思索一番便全通了。她们此番回京如此低调,除了同一屋檐下的虞家大房,还能有谁提前知晓。时隔七年,他们竟还要赶尽杀绝。

  这时,城门开始徐徐关闭,连通大漠的吊桥也开始徐徐上升。

  这是要瓮中捉鳖啊。

  虞七把心一横,从藏身之处冲出去,冲着转头朝后面三个戍兵做个鬼脸笑喊:“有本事快来抓我呀!”

  而后她飞快朝着即将合拢的城门奔去。

  牺牲自己是下策,但比起她的安危更重要的是爹娘。

  “抓住她,献给殿下!”

  咻。

  一道凌厉风声擦着虞七脸蛋而过。她震惊地看着红缨枪影跃过她,一截枪尖倏地扎进右边黄沙地里,颤巍巍地直立着。若准头再失个半分,或许扎穿的就是自己的喉咙。

  她咽口唾沫。

  说不害怕是假的。

  城门近在咫尺,却即将关闭。

  最多只容一人通过。

  虞七听闻马蹄声,由城外传来。

  咯哒咯哒。

  细密如鼓点。

  随后一道高大暗影挡住虞七眼前出城的光亮。

  一团熊熊燃烧奔来的火团,啊不,是一匹枣红色马驹载着一位绛装女子如一道流光在最后时刻冲进城门。而城门随后关闭。

  还是晚了一步。

  “不要啊……”虞七喃喃拍着厚重的城门。

  她咬着牙,握拳缓缓转头瞪向马背上的女子:“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就差一步就能出去了。”

  马上红衣女子恍若未闻,甚至未施舍给虞七半道目光。反倒是她的坐骑,摩擦着四蹄,用喷着热乎响气的马鼻去蹭虞七的脸。虞七拨开,它又凑上来。

  虞七将红衣女子从下到上打量一遍。

  那姑娘有一双长腿,手执长鞭,背脊挺直,看起来英姿飒爽。只是……搭着宽阔的肩膀,和平平无奇的胸部有些说不上来的别扭。

  等等!

  虞七的眼睛却倏地亮了。她凑上去抓住缰绳。

  “这位姐姐,我可以和你做个交易吗。能不能把你的马卖给我,多少钱都可以。”若是有马,或许她和爹娘还有一线生机。

  那姑娘蒙着面,只淡淡扫虞七一眼便挪开了,不为所动。

  “姐姐帮帮我可以吗?若是我不能逃开,被这些戍兵抓住的话会死的。求求你了!可以吗……”虞七咬着唇,搓着手,眼眸水汪汪的。

  “……”那姑娘视若无睹,缓缓走开。

  留下虞七一人在风中凌乱。

  那三个戍兵奸笑着慢慢喂上来,手里的红缨枪尖头闪着寒光:“哈哈!谁敢帮你,这可是平沙关!妈的,抓你们虞家人抓了七年,自己乖乖走过来,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果然靠别人都是靠不住的。

  虞七缓缓直起背脊,扯动唇角。若真被抓走,还有命吗?她吐出二字:“做梦。”

  说罢,她抬头看看那位冷若冰霜的姑娘,冲他轻轻笑了。这个笑容比方才释然松快不少,但真心实意,所以在外人看来可以用眉眼弯弯来形容。

  “姐姐你快走吧!免得误伤了你。本就与你无关,我刚才不该想拖你下水。”

  不就是区区三个戍兵吗,她虞七也不是吃素的。

  虞七转头用坚毅的目光望向戍兵,伸出手昂起下巴露出修长的脖颈大喝一声:“来吧!”

  大不了就是拼一把,只要爹娘能跑掉,就值了。

  她没注意到的是,红衣姐姐的眼神变了。

  下一瞬,虞七只见一道红色残影掠过,耳边连着响起三道砰砰闷响,紧接着便见三位戍兵已然直挺挺地瞪着双目倒下。红缨枪落在地面。

  红衣姐姐并未就此收手,如鬼魅一般游移在三人身旁,动作干净利落,她掌中一柄小巧匕首转着玩似的贴着戍兵的脖颈轻轻划过,三道血液溅得老高,一汩一汩。

  先敲晕再补刀,多么利落的身手。

  血溅在虞七脸上,是烫的。

  好狠……

  也好飒。

  “好,好厉害。”虞七蓦地亮起晶亮的眼,灼灼望向她。

  这,就是抱上大腿的感觉吗?

  “多谢姐姐出手相助,妹妹感激不尽……等等,你这是!”

  话尚未说完,一阵冷风袭面,冰凉的手指搭上虞七的脖颈。这是虞七第一次听到姐姐开口说话,这声音雌雄莫辨,低沉、喑哑,还有点勾人。但飘荡在耳边的字组合起来,却让虞七浑身一颤。

  只听她说——

  “虞家人,我也找了七年。”

  细密的鸡皮疙瘩起了全身。

  越是如此,虞七告诉自己越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