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品:香江之落日之城|作者:贪婪的噩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2-24 06:20:37|下载:香江之落日之城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房间,公司办公室里一个男人正单手捂着脖子,同时拉远报纸,调整着脖子认真看着版面。

  《昨日半夜,医院大乱斗,港府出击拘捕20人》

  《难民问题……》

  《无辜人群132人受灾》

  《港府近年治安……》

  《警方暴力拘捕……》

  看到不同报纸上暴徒鼻青脸肿被抓,一脸愤愤不平的配图,谢昌华轻哼一声扔下了报纸,身子顺势往后一靠,转椅发出了嘎子嘎子的声音。

  行动的效果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啊,但是……谢昌华双手交叉,放于腿上,耳旁传来嘎子嘎子的声音,脑中确是一片清明。

  故意误伤几个路人把事闹大,让媒体扩大影响力引起关注,这是谢昌华几人的计划。

  为此他们还找了为生活所迫之人来闹事,挑起早已埋下的怨念,这样报道后,各方都有支持者和反驳者。

  到时受到热度,媒体也会自发的去挖掘信息提供证据,持续发酵新闻,可以制造出比综艺节目更大的攻防效果与真实性。

  但是……我们只请了6个拖而已啊,哪来这么多受伤人群,媒体这是把医院当时在场的人就算进去了吧。

  而且从昨晚的版面上开始,律师,港督,官员,各个阶层都被媒体拉进去发表观点,一下子就扩大了事态。

  让谢昌华这几个谋划者起初都感觉闹大了,昨晚上愣是没睡好觉,电话一个接一个,结果认真一查只是虚张声势还在控制之中。

  深知媒体跟风挖掘,编造热度能力的谢昌华摇头笑笑,深深为那些难民感到同情,恐怕接下来全港都会是难民影响治安的例子。

  但是谢昌华只能私下表示同情,最多在报纸上希望港督保证这些的权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穷人虽然无害但是影响市容,不然为什么发达国家的流浪汉不能进入发达城市,为什么各国都要创造文明城市,又为什么禁止在农村养猪呢。

  人类的高级文明进入一定程度莫过于显示一个特征,嫌贫爱富爱分级而已,要是难民都像是49年代,从内地逃难来港的富豪,恐怕就是举办宴会欢迎了。

  “算了,算了,我还是少想点,努力刷刷脸提高下知名度吧,我们只不过是捅破了一张纸而已!”谢昌华揉着太阳穴小声嘀咕了几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让谢昌华回过了神,他慢悠悠正了正身子,放下搭在腿上的右脚,朝着门口喊到。

  “进来!”

  接收到信息的乐易玲开门走近,递过来一份厚厚的文件夹。

  “老板,这是和邓生的合作计划,你过目一下!”

  看了乐易玲一眼,谢昌华身体前倾接过文件,装作不在意的问道:“这么厚,你昨晚没睡觉准备的?“”

  “我昨天喝太多酒睡不着,就想不如起床准备咯!”乐易玲笑笑说。

  “不要太辛苦自己了,喝了酒那就应该多休息一下!”谢昌华闻言马上装作关心,“你这么干我要付给你多少工资!”

  虽然对于乐易玲自发的行动很满意,但谢昌华还是装作安慰了几句。

  “我这里有人送了几张音乐会门票,我没空啊,你拿去和你朋友去看吧!”

  “我自己会保重身体的,多谢关心!”听到谢昌华的话,乐易玲笑着伸出了手,见到手中的票后更是发出了高英贝。

  “哇,丹尼的,老板你真是大方啊!”

  陈百强可谓是近几年最火的歌手,在80年票价就已经高达30~70美元一场音乐会,而且一票难求。

  “你难道第一天看我大方吗?”谢昌华瞥了一眼哼不爽道,眼睛更是向下移,望向了她手中的音乐票。

  乐易玲顺着目光,马上收起音乐票,“那倒不是,不过老板你自己不带人去看!”

  “……哪这么多事,看你工作认真才奖赏你的,出去做事吧!”

  乐易玲道:“好啊,不过老板以后你要是选不好带哪个去,我呢可以帮忙的!”

  “马上出去!”

  “记得关门!”

  谢昌华大喊到。

  “yes~,boss!”

  “诶,等等,lok,今天的新闻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接受采访你会战哪一边?“”在乐易玲刚打开门时,谢昌华又从背后叫住了她。

  “哪一边占上风我们就绝对赞同哪一边,同时对于另一边发表理性的声音咯!”

  有道理啊,这样哪一边都不会怪我,事情过去了考古都烧不到我……听到她的回答,谢昌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嗯,还算应对的当,没事了,你先下去吧!”

  送走了一个用的还行的手下,谢昌华认真翻看起了文件夹。

  当谢昌华涂涂画画了半本计划书的时候门又被敲开了,而且敲门声还是一阵一阵的。

  他扔掉手中的笔,呼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宾个啊,进来谈!”

  话一说完就窜出两个熟悉的怪人。

  黄霑大笑了几声,大摇大摆的的坐到了待客用的沙发上,脚一伸甩掉鞋子,脚趾在袜子里绞了几下,扭着屁股盘坐了起来,扯着嗓子喊到,“喂,谢昌华,你昨天去丽的干嘛?”

  徐克笑着看了看黄老怪,坐到了昌华对面。

  “呦,我又不是美女,你这么关注我干嘛!”谢昌华看了一眼黄霑打趣道,顺便拿起座机让手下端三杯咖啡进来。

  “我昨天被打劫的新闻被你去丽的的新闻抢了,我当然关注了!”

  听到黄霑被人抢劫,谢昌华笑了起来,主动拿出一些娱乐报翻看起了报纸。

  “你这么没排面的,我第一遍看都没找到?”

  他唰唰唰又翻看了几张后忍不住问道。

  “什么没排面,今天谁都没排面,明报……我的映在明报周刊第三版面啦!”

  “这么大的字你看的什么!”

  听到他的话谢昌华扔开了报纸,翘着二郎腿,笑道:“哦,明報週刊啊,不过你人在,我还是喜欢听你讲吧,你讲的快又有趣。”

  “能讲什么,那两个人一靠近就弗了我眼镜,叫我蹲在地上,开始搜我家,时间比我和林姑娘做爱的时间还短!”

  “你手下这个导演也不对,今天硬是要我补拍这几个场面,我又当司仪,又要被人追到家打!”

  “真是坏人聚堆啊!”

  听到他的粗口,谢昌华心里有点想笑,摇了摇头:“不会啊,我感觉这个想法很好,你很适合演这种人。”

  “说起来真是奇怪!”

  谢昌华突然顿了顿,指着黄霑盘起的脚说:“都不晓得你这种人怎么追到林燕尼的,你看你这是什么样子!”

  “追女人靠潘驴邓小闲五个字就行,跟我这个样子有什么关系,我黄霑靠的是闲,你呢靠的是邓,哎,我比不过你靠邓的!”

  潘驴邓小闲不是一个人,最初出自帮西门庆牵线的王婆。

  “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绵里针忍耐,第五件,要有闲工夫。”

  黄霑一出口就是个大行家,让谢昌华只翻白眼,忍不住开口反驳。

  “你只是自己放弃了而已,我听人说你上初中的时候看上了一位小姐,结果发动50多个人每人筹款20抽签去玩,结果你耍小聪明抽到了。”

  “你要是把这份心花在赚钱上,我看你会比我更成功。”

  黄霑脸红红的,却有着自己的一套歪理,带着一丝得意,吹嘘道:“你也听过这件事啊,那你也应该知道结果。”

  “这位小姐看到我一初中生这么多钱,问清楚后不收我钱还感动的让我许愿,我也很感动,许愿她把钱还给我,然后完蛋了!”

  “我到最后还是和华娃结婚时,努力买教材学习,准备实践的,你讲,我这么有色心没胆子的人怎么做生意。”

  谢昌华歪过头不去看黄霑,手指敲着桌子道:“不会啊,做生意就是和你说的一样,努力学习做实践啊!”

  “其他人赚钱都是走错路了。”

  “谢昌华你骗鬼呢!”黄霑大骂一声,“不要讲我事了,我今天来是陪徐老怪来的,我听说你们打算举办金像奖,来玩嘛!”

  谢昌华冷哼一声:“我看你是被抢劫后囊中羞涩,准备找人劫富济贫!”

  “哈哈,那不会,你散财请客那就更好了!”

  谢昌华凝视了黄霑一眼,感到昨天回家玩了女侠失身受辱,双休疗伤游戏后身子也有点疲惫,也准备给自己放个假。

  “行,我们去做马杀鸡,慢慢谈!”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