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章 追思会(3)

作品:巨星从萨克斯风开始|作者:木易大伯妈|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14 19:27:23|下载:巨星从萨克斯风开始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不用自己出面露头,老李斯特和理查斯就将贝肯鲍尔的脸打得啪啪响,顺带还怼了一波钢琴学院。

  爽!的确实爽!

  苏南静静地站在台上装比,指尖不时抹过胸前的金雪绒花,一级会员的骄傲感油然而生。

  等到台下回复平静,李斯特等人也纷纷离开了舞台,将偌大的表演场面留给了苏南一个人。

  再次向前排就坐的亨德尔遗孀鞠躬致意,苏南扫了一眼全场后走向了舞台中央的钢琴…

  苏南对白发苍苍的亨德尔遗孀很有好感,所以决定要全力演绎好这首初次面世的《你离开的事实》。

  刚才在全场的一片骚动中,唯有老夫人神态平静,偶尔和苏南交会的眼神中也全是关怀和鼓励。

  现场更加安静,几乎到了鸦雀无声的地步,苏南的琴音也开始缓缓响起…

  曲子的前部分,是在怀念,怀念过去那些美好,因此稍显轻快的琴声中透出了和心爱之人把手共游的甜蜜和温馨,但又不会过于活泼。

  而当音乐一下子高出八度重复并加重时,画面,从那些美好,开始转入分别;旋律的加速急转,也仿佛呈现出一张泪眼婆娑的女孩子的脸,由幸福变为呆滞。

  反复递进的主旋律又不断响起,好像同时在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当分开之后,才让人明白了失去的痛楚和珍惜的可贵。

  接下来是耳熟的主旋律继续回响,苏南只在其中改变了小小一部分的音调和辅音伴奏,却让回想的寂寞味道更加浓厚了…

  你离开的事实,似乎只有在离开之后,才能找到遗失的美好,又或许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寂寞之人的回忆。

  不得不说,就这首难度不高的钢琴曲,在苏南的倾情弹奏下,把在场的一众音乐界大佬都带进那种淡淡回忆和思念的氛围之中。

  随着钢琴旋律的继续,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勾勒出曾经的美好,等到想要重现当时的情景,却发现时间早已经过去…

  台上苏南手指上的音符在静静的跳跃,在钢琴上慢慢回响着。似乎在诉说着爱情离开之后的伤痛,想要触及当时的美好,想要再次重温当时的温暖,试图用手再次触碰曾经的幸福,却发现为时已晚。

  而台下的听众都已沉醉在了琴声之中,感触也更加直接和感性,仿佛都已经触摸到了令人悲伤的事实:

  原来,失去以后再也找不回来,剩下的时间,只有在那恍若空气般的悲伤一点一点的度过,在幻想和回忆里独自后悔流泪。

  在一起曾经那么美,可是只有在失去以后才会去珍惜!

  现在总算是懂了,你离开的事实,还有我如雨水般倾泻的泪…

  所有的点点滴滴,所有的回忆都被凝聚在这首在苏南指尖飞舞的钢琴曲中,让人回味无穷。

  整首曲子听上去好像并不让人特别悲伤,如果把她当做是分离后的爱情,最多也只是有点无奈,有点惆怅。

  可联想到当下追思会的主题,联想到亨德尔先生和夫人相濡以沫地走过的60多年岁月…

  台上缓缓响起的钢琴声,在耳边缓缓的晕染,然后再沉淀下去的时候,那些悲伤恍若透明,夹杂着阵阵轻风的味道,就慢慢地掠过了眼泪盈满的眼眶。

  伴随着苏南指头上四处飞散的音符,仿佛漫天飞舞的丝丝白雪,让听众明显地感觉到,浅浅的疼痛如此的真实却又如此深刻得娓娓道来,

  最后,在钢琴声戛然而止的一瞬,全场的听众从音符中醒了过来,心中却仍有丝丝悸动,似乎让人更加明白了失去的痛楚和珍惜的可贵。

  琴曲结束,台下的观众还在对《你离开的事实》的感受和体味当中,苏南也就不急着离开,而是留在钢琴旁静待…

  终于有观众开始鼓掌,从而惊动了更多的听众,让热烈的掌声大潮开始席卷整个大厅…

  再是经久不息的掌声,也总有停歇的时候,接下来到了评述环节,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正颤颤巍巍从座椅上站起来的亨德尔遗孀。

  作为亨德尔的未亡人和这首曲子主诉对象,老夫人无疑在《你离开的事实》的评论之事上最有发言权。

  或许不是最专业和最全面的评论,但一定会是最真实和最为打动人心的感受!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真是一首天籁般的钢琴曲,唯美而又略有凄凉之感,会让人感觉到恍若空气般透明的悲伤;

  她适合我这样一个孤独的老人静静聆听,也能让任何嘈杂的地方都变安静,她能让我感受到亨德尔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心跳!”

  古稀老人的身姿挺拔,说话的音调优雅悦耳,与其苍老的面容完全不符。

  身为歌剧艺术家的老夫人年轻时肯定也是个大美人,此时气定神闲,但脸颊上不正常的晕红还是显示出了其内心的激动。

  李斯特和第一排的其他四个一级会员一起带头鼓掌,对亨德尔夫人的精彩点评表示感谢,随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毫无疑问,《你离开的事实》是一首当世的缅怀和思念方面的经典之作,但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苏南创作的这首琴曲整体难度并不高,多是通过主旋律的递进和节奏的变化来突出主题,在化繁为简方面做到了极致,为我们古典乐今后的流行和普及化指出了一条新路。”

  李斯特的评述无疑要专业的多,几乎是站在西方古典乐的顶端来高屋建瓴,点出苏南这首作品的最大优点。

  虽然没有如老夫人那般的感同身受,但李斯特的评述却也给了作曲者苏南极高的评价。

  大佬的话自然无人有意见,可总会有那不信邪的家伙思路清奇,比如说躲在第三排屡战屡败的贝肯鲍尔。

  “曲子是不错,可到底要一个多孤独多悲伤的人,才能创作出这种曲子?

  苏南才多大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苏南一定是剽窃了别人的作品!”

  贝肯鲍尔又不傻,刚刚挨了一大棒的二级会员自然不会再犯众怒,所以也就是在心里嘀咕嘀咕而已。

  只是由于对苏南的怨念太深,最后一句“苏南一定是剽窃了别人的作品!”不小心给捣鼓了出来…

  虽然很小声,还远远不可能让第一排兴致正浓的那些一级会员等大佬听见,可身前的温斯特耳朵尖啊!

  “你是不是傻啊!有这样的作品,你也去剽窃一个给我看看。”

  一向温顺的温斯特转头怒斥,脸上还露出了一副嫌弃的神情,让贝肯鲍尔觉得自己说了句蠢话。

  “哼…呵呵!”

  “谁说不是?”

  老对头的冷嘲热讽也就算了,可身边传来的呲笑声和低声评论,却让贝肯鲍尔先生再次悲剧……

  ---------------------------------------------------------------------------------------------

  敬爱的各位书友,白马本来就没有存稿,先前写了一本战争幻想类的能有50万字,可惜被河蟹掉了,现在只能是天天赶着码字。

  2021年是好运节节高的年份,白马掐指一算,今年的胖子运程较好,如果是疯狂的胖子那就是好上加好,白马在此祝各位大大大运通行一整年!

  时近岁末,大寒将至,为人子的白马须重新安顿先人寿居,因此接下来的几天只能上单章,且直到下周才能恢复,在此请各位书友大大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