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章 始乱终弃的真相

作品: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作者:奶香逗逗|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2-18 07:52:17|下载: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戚如意的脸色一变:“坏了,他们发现我不见,居然追出来了!”

  她转身就要跑,却被身前的男人一把抓住:“来不及了!你穿着高跟鞋跑不快,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

  戚如意急了:“那怎么办?”

  顾君陌来不及回答,迅速解下身上的长款外套一甩,兜头盖在了她身上,然后抬手一推,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身后的蔷薇花架上。

  戚如意还反应过来,男人高大的身影就覆盖了下来,灼热的唇瓣封住了她的唇,撬开了她的齿关,清冽的雪松和薄荷气息充斥了她所有感官,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脚步声在他们身后停下,江恒的声音响起:“请问,你们有看到过一个穿酒红礼服的女孩从这里经过吗?”

  戚如意浑身一颤,手指不由自主握紧了身前男人的衣领。

  顾君陌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高大挺拔的身形将她娇小的身形挡地严严实实,似乎因为被打扰而显得极不耐烦,含糊不清的吐出一个字:“滚!”

  江恒犹豫了一下,再三确认男人遮挡下露出的布料颜色是黑色而不是酒红色,以为戚如意早就离开,顿时也不再多留,说了一声“抱歉”就匆匆继续向前追去了。

  等脚步声听不见了,顾君陌才停止了唇齿的纠缠,缓缓抬起头来。

  花园昏黄的灯光下,戚如意脸颊上浮着浅浅的红晕,原本就出色的容貌更添了几分娇艳和妩媚。

  顾君陌的喉头蓦地一紧,像是被烫到一样松开了怀里的人,轻咳了一声:“行了,咱们的帐以后再算,今天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他带着戚如意走的是相反的方向,直接走到了地下车库。

  有了车子的遮挡,谁也没发现戚如意的行踪,顾君陌顺利把她送到了戚家的别墅门口。

  戚如意下了车,低声对他说了一声:“今天,谢谢你了。”

  顾君陌隔着车窗盯着她看了片刻,蓦地勾唇一笑:“说起来,咱们还没有机会正式认识过,戚小姐不会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戚如意一噎,顿时有些脸颊发烫。

  她一直以为两个人萍水相逢,根本不会再有交集,确实没有想过追根究底。

  顾君陌一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轻嗤一声收回了目光,径自抬手启动了车子:

  “你的谢意一块记着,毕竟咱们的帐还没算完,我总有一天会一起向你讨回来。记住债权人的名字,顾君陌!”

  车子扬尘而去,戚如意摸摸有些发烫的脸颊,把“顾君陌”几个字默念几遍,这才转身推开了自家别墅的大门。

  然而刚一进门,就看见她的爸妈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严阵以待,戚如意顿时就知道自己的“光辉事迹”已经瞒不住了。

  她轻咳一声:“爸,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休息?”

  赵婉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咳,如意啊,那个,你刘叔叔给我们打了电话过来,说你在薛家的婚礼上……”

  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自从唯一的女儿失而复得之后,戚成云和赵婉夫妻总是这样拿戚如意当瓷娃娃一样护着,生怕有哪里让从小流落在外的爱女再受了半点儿委屈。

  戚如意的心中一暖,走过去在空着的另一个沙发上坐下,主动笑着接过了话头:

  “你们是要问容子瑜和江恒的事情吧?这没什么不能说的。”

  戚成云忍不住了,连忙追问道:“宝贝女儿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跟那些人说的一样,你带着好几个前男友去薛景年那小子的婚礼上砸场子去了?”

  戚如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咳!怎么可能!这些都是谣言!谣言!我跟容子瑜和江恒的关系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更不用提什么砸场子了!”

  赵婉有些忧虑的道:“但是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的?不如你跟爸爸妈妈说说,要是有什么事,我们也好出手帮你……”

  戚成云跟着附和道:“对,先来说说那个姓容的影帝!我记得他前些日子得奖的那部电影演的不错。”

  戚如意叹了口气,说道:“其实真的没什么,我所在的那家孤儿院就在容子瑜的老家,而且距离很近,所以我们很小就认识了,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被划分在同一所学校同一年级,有时候碰巧还会被分到同一个班,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青梅竹马这话倒是没错。”

  戚成云和赵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青梅竹马是真的,始乱终弃不会也是真的吧?

  戚如意被父母的神情逗笑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有了好感。直到高三那一年,临近高考的时候,有国内顶尖的大学给了学校一个免试保送的录取名额,我跟容子瑜都是那一届的优秀学生,是竞争这个名额最有力的两个人选。就在名额确定下来的前几天,容子瑜忽然来找我表白了。”

  戚成云顿时气得一拍桌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别人早恋!我早就瞧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果然混娱乐圈的都是满肚子花花肠子!”

  尤其还觊觎他的宝贝女儿,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戚如意::“……”老爸,您忘了刚才是谁夸人家电影不错了吗?

  赵婉连忙安抚性的拍了拍老公,转头焦急的看向戚如意:“如意,那后来呢?”

  戚如意轻轻笑了一下,说道:“我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考上大学然后毕业工作,有了工资也好回馈一下养育我的孤儿院,怎么会有恋爱这种想法?”

  戚成云和赵婉一听“孤儿院”,眼眶顿时又湿润了,这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戚如意一看这情形就头大,赶紧接下去把话题扯回来:“但是马上就要高考了,我直接拒绝会影响他的心态,所以就模棱两可的说要考虑一下,等高考之后再给他答复。然后……”

  赵婉连忙追问:“然后怎么了?”

  戚如意淡淡一笑:“然后第二天容子瑜的妈妈就找到学校里来了,我这才知道容子瑜居然打算把保送名额让给我,然后参加高考。容妈妈很生气,也很悲伤,对我说她是单亲家庭,一个女人拉扯容子瑜长大不容易,希望我不要利用感情对他造成什么不合适的影响,话里话外都是希望我把保送名额让出来,不然她就要把事情闹大。我想了想,以我自己的成绩,考个好学校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就干脆学雷锋做好事,把保送名额让给容子瑜了。”

  这下子连赵婉也不能忍了:“这容子瑜的妈妈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明明是她儿子对你有意,凭什么把过错推在你头上,还要让你让出这个保送名额?”

  戚成云却察觉了异样的地方:“不对啊,这明明是你帮了那小子一把,为什么他还口口声声说你对他始乱终弃?”

  戚如意摸了摸鼻子:“也许是因为我怕这件事之后再见面会尴尬,所以跟老师请了几天假,直到容子瑜被保送走了才回学校?然后我为了避开他还考了另一所南方的大学,从那之后就彻底断了联系?”

  “干得好!”戚成云猛拍大腿,“这种臭小子,就应该这样狠狠甩掉,再也不见!”

  戚如意看着老父亲义愤填膺的样子,默默把其实是容子瑜先把她各种联系方式拉黑的事实咽了回去。

  “好了好了,那个容影帝就算了,”赵婉说道,“现在来说说,那个打游戏的小伙子又是怎么回事?听说他还是你游戏里的老公?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越来越胡闹,男女朋友之间老公老婆的一通乱叫也就罢了,游戏里对陌生人居然也能这么随便?隔着一条网线,对面是人是狗都说不定呢!”

  戚如意有些哭笑不得:“妈,我跟江恒是清白的,我从来没有叫过他老公,那个游戏里的婚姻关系也是因为要做游戏任务才绑定的!”

  戚成云瞪眼问道:“别撒谎,那他信誓旦旦说你对他始乱终弃又是怎么回事?”

  戚如意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可真不能怪在我头上,要怪就要怪你啦!”

  戚成云的眉头皱了起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戚如意重重叹了口气:“因为我那时候正在给江恒刚组建的电竞战队担任兼职的战术分析师,然后就被爸爸你找到了,再然后就一秒钟都没耽搁被您老打包带回来了啊!回来的这一个多月要适应新的身份,我联系方式都换掉了,而且忙得要命,连上游戏的机会都没有,对江恒来说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可不就是始乱终弃么?”

  戚成云:“……”

  赵婉:“……”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彼此脸上都有些发热,尤其是戚成云,被妻子暗暗瞪了一眼,摸着鼻子不说话了。

  赵婉轻咳一声:“那个,当时我们急着接你回家,是仓促了一点。但是如意啊,你确定这姓江的小伙子真的对你没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