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二章 一起来泡茶

作品: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作者:奶香逗逗|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2-22 06:54:46|下载: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小胖墩?

  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称呼过容子瑜了,戚如意的一句话把容子瑜的思绪拉回到曾经。

  曾经容子瑜还住在胡同里,戚如意所在的福利院,就再胡同的尽头,因为在一个学区,两个人也就那么理所应当的成为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只差那么一点,就可能成为大学同学。

  戚如意从小长的就好看,学习又好,上学的时候就是个很吸引人眼球的女孩子,容子瑜的视线总是会不自觉的落在她的身上,如果不出后来的事情,两个人或许会理所当然的在一起。

  想到这里容子瑜苦笑一下,抬头看向戚如意,现在的戚如意比以前更光彩夺目,有她的地方,容子瑜的视线里几乎容不下别人。

  可是戚如意不同,她并不想在这里用到老邻居。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戚如意头一偏就准备走。

  “等一下。”容子瑜迈出一步,拦住戚如意:“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就没什么好说的吗?”

  戚如意皱皱眉:“有什么好说的?你想听什么?”

  “当年......”容子瑜刚开口就被身后的戚成云打断。

  “如意,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戚成云的声音在三步之遥响起,戚如意松一口气,忙跟容子瑜道别:“我爸爸叫我了,先走一步,以后有机会再见。”

  离开之后,戚如意摸摸在心里加了一句:期望以后不要再见。

  容子瑜望着戚如意离开的背影欲言又止,他想知道的事情太多,当年为什么避而不见,为什么不尊重诺言,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句:当年,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另一边,戚家别墅里,戚成宣翘着二郎腿指挥着老婆姜燕:“去,给我到杯水,一大早就往这赶,结果倒好,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顾家的宴会,满月那丫头也真不懂事,顾家有晚宴怎么不早点通知我们,顾家的宴会啊,去的肯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随便找个人递上计划书,说不定就能收到一笔丰厚的投资。”

  姜燕正拎着大包小包从外面进来,听见戚成宣话把包一丢,也往沙发上一摊,道:“你是戚家的二爷没错,我也是戚家的二太太,为啥得受你指挥,那个,对,就那个站厨房门边的,还不快去给我们泡茶,我们可是戚家二房的人,就算大哥见到我们也得好生招待着。”

  被她指着的是在戚家做工二十多年的宋妈,她知道戚成宣和姜燕的为人,是以他们一来,她就躲进厨房,没想到出来取个东西的空档,还是被姜燕喊住。

  宋妈也是个懂事理的,既然在戚家打工,自然了解主家上下的脾气,只不过这个戚家二房并不常来,每次来都会把戚家下人折腾的天翻地覆,只不过人家会伪装,在戚成云和赵婉面前倒是能说会道,下人们有苦说不出,只能躲着。

  这回被宋妈撞上,也只能说运气差,她也不多言,顺从的折回厨房,不多一会就端着两杯茶水走出来。

  “二先生,二太太,请喝茶。”宋妈放下茶水,道。

  这称呼属实不好听。

  姜燕皱了皱眉头,可这二太太是她自己说出来的,这会也就不好反驳,只能讪讪撇撇嘴,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

  “啊!这什么东西啊,这么难喝。”姜燕“呸呸呸”几口,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扔,道。

  茶杯摔了个“丁玲桄榔”响,茶水洒满桌子,还有些顺着桌角滴落在地摊上。

  宋妈眉头一皱,不愿意了:“二太太,合着这不是你家,东西你都不带爱惜的,还有啊,这是上好的熟普洱,平时先生太太都不舍得喝的,我想着你是客人,拿出来给你尝尝,你倒好,不仅泼了我的茶水,还摔了我的杯子。”

  说着,宋妈又谈谈头,“哎呀”一声:“这地毯怎么也搞上茶渍了啊,这可是小姐亲自挑的,太太最喜欢的,就这么被你毁了,唉,可惜了了。”

  这句话暗讽连连,明摆着就是说戚成宣和姜燕是客人,却在这里耀武扬威,大有鸠占鹊巢的意思。

  姜燕被说的脸皮挂不住,嘴巴一撇,凉凉的道:“哼,你不过是薛家样的佣人,主人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不就是一块地毯吗?我大哥有的是钱,再换一块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

  “合着二太太不挣钱不知道钱难挣啊,你倒是来钱快,嘴巴张张合合,先生太太就把钱给你了,可是先生早出晚归,太太夜夜担心都是白受的,人家努力种树,你好树下乘凉,二太太你说话也太轻巧了吧。”

  宋妈也是嘴快的,这些年见多了戚成宣和姜燕想蚂蟥一样吸血,这才有了宋妈今天一气之下跟姜燕硬碰硬。

  姜燕这人平日霸道惯了,在戚成云这里是会有所收敛,那也是仅限单着戚成云夫妇的面,宋妈虽说是戚家的“老臣”,但姜燕还是看不上的。

  “哎呀,戚成宣,你就看着别人欺负你老婆啊。”姜燕说不过宋妈,怒火一转,落到戚成宣的身上。

  戚成宣这会正捧着杯子喝茶,他是个见钱眼开的,一听这普洱茶值钱,说什么也要捧起来喝两口,不然可就算是吃亏了。

  姜燕突然把怒火转移到他身上,他微怔一下,轻手轻脚的放下茶杯,这才那眼睛瞪姜燕:“你吼什么,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们戚家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你看看你这一副泼妇样,以后我怎么带你出门。”

  戚成宣这一顿数落,还真唬住了姜燕,姜燕一直说要跟着戚成宣享清福,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清福没享上,但是愿望还是一直有的,戚成宣这么一说,她还真有点担心。

  姜燕不再说话,蔫了似得坐在沙发上,就是在这个时候,戚如意一家三口带着戚满月回来了。

  姜燕一看到戚满月,就一脸委屈的冲上来:“闺女,你妈让人欺负了......”

  戚满月正憋着一肚子火气,听到姜燕说被欺负了,头一大就喊道:“谁?谁欺负你了?”

  “她,就是她!”姜燕一见终于有人要给自己撑腰了,当即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末了还委屈巴巴的向戚成云和赵婉告状:

  “大哥大嫂你们说说,我算不算这个家的主人,既然是主人为啥随便什么都能欺负我,我不过是要杯水喝,她就给我整这一出,这往后我还怎么在这个家里住啊。”

  戚如意站在一边,姜燕的话她听了,洒了茶水的桌子和沾染了茶渍的地毯她也看了,最后一合计,便看懂了姜燕这一出唱的是什么。

  戚成宣和姜燕带来的大小包就堆在客厅中间,看这架势,怕是把整个家的家当都搬来了,这怕是一时半会不准备走的。

  既然这样,今天这一场,就是姜燕给宋妈的一个下马威,她倒是会挑人,知道宋妈是家里的“老人”,降住了这一个,别的人自然不敢招惹她。

  戚如意挑眉露出微笑,偷偷的望向宋妈。

  这会宋妈应该是也察觉到自己中计了,正懊恼的垂着头。

  姜燕还在那到委屈,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话:“大哥大嫂,不管怎么说成宣总是你们的弟弟吧,还有满月,满月是你们戚家的孩子吧,你们可以把我赶出去的,我也认了,但是你们不能不管成宣和满月啊。”

  赵婉被她闹的头大,皱着眉头安抚:“燕子,怎么能这么说话,你是满月的妈,是成宣的老婆,也是这个家里的人。”

  姜燕等的就是这句话,赵婉这么一说,她立刻开始抹眼泪,一边抽涕一边说:“既然我也是家里的人,你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个下人欺负了吧。”

  赵婉心知宋妈没坏心,也不愿意责骂宋妈,只能一个劲的安抚姜燕。

  姜燕给戚满月打了个眼色,戚满月会意,委屈巴巴的挽住赵婉的胳膊:“大伯母,我知道你一定没有把我父母当外人,可是外面的人不这么认为啊,今天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大家就等你一句话呢。”

  赵婉为难的看向戚成云,可是戚成云更为难,姜燕代表的可是自己的亲弟弟,这会他是帮哪边都不合适,只能做个哑巴站在一边。

  戚如意蹙眉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合着在自己不在的这些年,父母就是这么被戚满月一家拿捏着的。

  “妈,这不是我买的地毯吗?”戚如意鼻子一皱蹲到地毯边上,一边抚摸地毯一边心疼的道:

  “这么好的地毯,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出来了。”

  “这哪有那么容易啊,酒渍最难洗了。”宋妈在一边小声的嘀咕。

  戚如意挑了挑眉头,再抬头看向赵婉的时候已经红了眼眶:“妈妈,这个地毯是我用积蓄买的,我工作这些年实际上没存下多少钱,我就是想我没为这个家做过什么贡献,也没在您跟爸爸身边尽过孝,好不容易认会你们之后,我就想买个有意义的东西放在家里,弥补我这些年来的遗憾,可是现在......”

  原本只是想装装样子,没想到说着说着,说到了自己的痛点,戚如意竟真的红了眼眶。

  赵婉一见,眉头紧皱,丢开戚满月就扑倒戚如意身边:“女儿啊,你别这么说,你这说的妈妈心都酸了......”

  戚满月不可置信的看着空空的双手,她更不敢相信的是赵婉居然丢开了她的手。

  再看戚如意,整个人被赵婉搂在怀里,唯独眼睛搂在外面,眼中隐隐待着些笑意。

  戚满月一愣,片刻之后怒火冲天:“不就是个地毯吗?哪里买不到,至于这么假惺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