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四章 有口说不清

作品: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作者:奶香逗逗|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2-18 07:52:17|下载: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错吗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戚如意沉默着想了想,道:“算了,陈叔先把我送去医院吧,我觉得我得去跟白婉婉谈谈。”

  “不行!你这样去不是摆明送上门被欺负吗?”赵婉不认同,急的紧握住戚如意的手。

  戚如意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我能解决。”

  她这么说并不是盲目自信,只不过是决定事情已经发生,白婉婉是关键,想要解决这件事,就必须去面对她。

  戚如意安排司机陈叔找原计划带着戚成云和赵婉去L市,自己则在医院门口下车。

  她送走父母,是为了不让他们被记者影响了心情,自己留下来,则是为了解决问题。

  到了医院门口,戚如意开始犯难,现在上去指不定撞见薛景年,照昨天的架势,他是不会给她机会解释的,况且口说无凭,必须得拿到真凭实据才行。

  “你好,我是XX外卖,您订的快餐到了,麻烦您下楼来取一下。”

  正当戚如意一筹莫展的时候,听到身边外卖员在打电话。

  送外卖?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想要让薛景年出来,只是外卖怕是不够。

  医院里,白婉婉躺在病床上特意洋洋的刷着微博。

  昨天的事情经过一天一夜的发酵,再加上她的特意为之,现在舆论一边倒的偏向她,而戚如意已经网友骂成狗。

  “心机婊、毒草莓、小绿茶,哈哈,这些称呼真的太适合戚如意那个贱人了。”白婉婉一边看一边笑出声。

  这时,门口传来动静,白婉婉急忙把手机藏在枕头下面,撞出一副忧伤虚弱的表情。

  薛景年一进门就看见白婉婉紧皱的眉头,不觉加快脚步走到床边:“怎么样?还是很疼是吗?”

  白婉婉淡淡一笑,接着又低声呻吟一声。

  “我就知道会很疼,昨天真不应该放走戚如意,就应该打断她的腿,让她也体会一下这种疼痛。”薛景年咬牙道。

  白婉婉握住他的手,轻飘飘的道:“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只不过......”

  话说到一半,白婉婉忽然皱起眉头,一副很忧愁的样子。

  她确实有些发愁,戚家的实力不亚于薛家,如果戚家护女,只怕她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她得想个办法让薛景年一心偏向她才行。

  薛景年果然上当,急的握住白婉婉的手追问:“只不过什么?”

  白婉婉苦着脸:“只不过现在外面都知道我受伤了,而且也都知道这件事跟如意妹妹有关,我担心戚家人不高兴。”

  “不高兴?他们有什么权利不高兴,你才是受伤的人。”薛景年搂住白婉婉,心疼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外面的事情我会平息,你好好养伤就成。”

  有薛景年这番话,白婉婉松一口气,放软了身体靠进薛景年的怀中:“景年,遇到你,真的是我的一生的幸运。”

  温玉在怀,鼻息间有淡淡的香味,薛景年整颗心都被融化,环着白婉婉的手不自觉的收起,正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房间里的温情。

  薛景年掏出手机看到是一组陌生号码,眉头不觉紧皱。

  “薛少,我是戚如意。”

  听到戚如意的声音,薛景年怒火升起:“你还有脸打电话?我没把你腿打断已经是看在薛叔叔的面子上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该离我们远一点!”

  戚如意握着手机,薛景年的怒火是她早就预料到的,不过怒火通过手机传来,她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先别发火,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什么,但是外面的记者想不想听我可就不知道了。”

  “你想干什么?”薛景年吼道。

  “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戚如意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要见白婉婉,还得的是单独见面,必须先支走薛景年。

  薛景年刚被白婉婉打过预防针,这会可没那么好说话,戚如意刚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怒火迸发。

  “你最好别玩花样,不然我可不会轻易绕过你。”薛景年怒吼道。

  戚如意皱着眉头把手机拿远,等薛景年吼完之后又把手机贴在耳朵边:“来不来随便你,我等你十分钟,你不来我就去跟记者聊聊,这件事不能只听白婉婉一面之词,我想记者应该会喜欢听听我的这个版本。”

  薛景年在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最后还是妥协,答应十分之内会下来。

  其实戚如意此事就站在病房对面的安全通道内,在确定薛景年离开之后,她也退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内,白婉婉有些不安,刚才薛景年跟她说出去有点事的时候,她直觉认定薛景年失去见戚如意的,但是再多问,薛景年就是沉默,总之就是薛景年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去见谁。

  薛景年越是这样,白婉婉心里越是担心,她怕薛景年在见到戚如意之后推翻之前的想法,再次被戚如意勾引去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白婉婉心里想,于是掏出手机,准备拨给经纪人王姐。

  她电话还没播出去,病房的门就被退开,戚如意就这么大刺刺的走进来。

  戚如意淡然的走进病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白婉婉没来得及收回的狡黠。

  “怎么?又在想新法子对付我?”戚如意挑眉,露出冷笑,她踱着步子都道病床的正对面,低头看看白婉婉吊着的腿。

  “啧啧,还真下的去狠心呢,为了陷害我你可真是费劲心思,你就不怕摔出个半身不遂?”戚如意道。

  白婉婉怒气冲冲的看着戚如意,可她就是不说话。

  戚如意皱皱眉,她这不说话,自己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于是她念头一转,慢慢走到白婉婉面前,手指轻轻抚过白婉婉吊着的腿。

  “不过说真的,你这招对付对付别人还行,对付我,似乎有些得不偿失呢。”戚如意抬头看着白婉婉,眼中带着得意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白婉婉终于沉不住气,开口问道。

  戚如意笑笑,接着说道:“你想啊,我是什么人?我跟那些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大小姐可不同,我从小生长的环境那可是你想象不到的混乱,你以为你这么一招能陷害我?”

  白婉婉脸色突变,惊慌的看着戚如意。

  戚如意满意的勾着唇,还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点,白婉婉就会露出马脚。

  “咳咳。”戚如意咳嗽两声稳住自己的情绪,又道:“你要是真的摔出个好歹,最高兴的可是我呢,最好是摔个半身不遂,开始的时候景年肯定好好照顾你,可是日子久了呢?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是老公,你也知道的,薛太太这个位置,多少女人抢着上,你要是真瘫了,你觉得景年会管你多久?”

  戚如意说到这里,白婉婉的脸色愈发难看,原本随意放在床边上的双手此时也紧紧攥着床单。

  看出白婉婉还在压抑,戚如意继续加重语气:“是,我承认你现在确实离间了我和景年,但是你这条腿要是一辈子也好不了,你说会怎么样呢?”

  白婉婉脸色瞬间苍白,这条腿要是一辈子好不了,毁掉的不仅是她的事业,还有可能毁掉她的爱情,薛家怎么可能让一个瘸子坐在薛太太的位置上呢?

  “戚如意,你可真狠心!”白婉婉怒视戚如意,咬着后槽牙道,如果不是因为行动受限,此时她应该是扑向戚如意的。

  戚如意淡然一笑,成功了!接下来她慢慢后退,笑眯眯的看着白婉婉:“一般一般,不及你,居然舍得了一条腿来陷害我。”

  “是,我是陷害你,你能拿我怎么样?”白婉婉愤怒的瞪着戚如意,开始口无遮拦起来:“戚如意,你被得意,我能陷害你一次,就能陷害你第二次,你别以为用点手段就能哄的景年对你心生好感,我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戚如意笑容收敛,带着隐忍的怒火看着白婉婉:“宁死也要陷害我?白婉婉,我倒地怎么你了,我才回到父母身边,才跟你有交集,你为什么非得用这么恶毒的方式来陷害我?”

  “我就是讨厌你,世界上那么多人,戚家失散多年的女儿为什么偏偏是你?还有,你凭什么压我热搜,凭什么那么多男人围着你转?”白婉婉双眼通红瞪着戚如意,现在她所有的愤怒也只能通过眼睛来表达。

  戚如意默默的听,眉头渐渐皱起来,她还以为自己在无意间刨了白婉婉家祖坟,原来就这么点破事。

  “值得吗?”戚如意抬头看着白婉婉,目光有些深沉的问道:“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你就为了这些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真的值得吗?”

  白婉婉喘着粗气冷“哼”道:“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的,总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你还出现在景年的身边,我就不会让你好过。”

  “可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你抢薛景年啊,而且爱情也不是我说抢就能抢的,你应该对你自己,对你的爱情自信一点......”

  戚如意的话没说完,身后的房门被人大力的推开,薛景年一脸愤怒的出现在病房门口。

  “戚如意,你骗我离开是想对婉婉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