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5 出天价都没用

作品:嘉有甜妻|作者:Psyche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14 19:22:38|下载:嘉有甜妻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于是郭小六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抬着手,打招呼的姿势还没放下来,整个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看见时音手里新泰乐的打包袋了,从前时音买那家店的早茶的时候,他也能沾沾光尝上一点。

  可现在……

  他回过头,看着时音离开的方向,那里早已经空无一人。

  三人份的早餐时音一个人自然是吃不完的,她在休息室里分好了分量,然后用普通袋子装着提了出去,准备分给同事尝尝。

  刚进后厨就看见元媛站在水槽边和一个老师傅聊天,笑声又大又爽朗。

  见时音走进来,老师傅连忙压低了声线咳嗽一声,元媛会意朝着门口看了一眼,便瞅见时音提着大袋小袋的装着早点的塑料袋进了后厨。

  她轻笑一声,闭了嘴,离开原位,朝着时音走过去。

  “时大厨,今天可迟到了啊。”

  她阴阳怪气地说着,打量着时音的眼神有些奚落。

  时音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配菜桌上,抬眸瞥她一眼,没搭理她,转身吆喝刚刚那个和她聊天的师傅来吃早茶。

  师傅满露笑意地道了谢,提着袋子出去吃了。

  后厨就剩下两人,时音顿了顿,还是把早点分了元媛一份,同时不忘叮嘱道:“别在这里吃。”

  装早茶的袋子是她在休息室随手拿的,是最普通的白色塑料袋,没了新泰乐的包装,这会里面装着的叉烧和盒装鸡汤显得平平无奇。

  元媛有些嫌弃地看着面前那袋东西,不满地皱起眉,“这什么东西啊,你自己做的吗?能吃吗这?”

  时音冷眼看着她,“不吃我送别人了,犯不着阴阳怪气的。”

  听说她要送人,元媛不满地一挑眉,提过袋子就往门口的方向走,“送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时音看着她出去,然后默不作声地收拾了自己那份,提着出了后门。

  叉烧包放得有些久了,再加上现在天气冷,面皮已经凉了不少,但是咬下去,内里的肉馅还是鲜美十足,一秒就俘获了人的味蕾,叉烧肉馅肥而不腻,美味得几乎让人恨不能咬掉舌头。

  剩下的虾饺和烧麦虽然也凉了不少,但每一口都是十足的美味。

  早茶迎合江城人的口味,换成了现磨豆浆,原汁原味,香气四溢,顺滑又浓郁,不比街边卖的两元一杯的豆浆,在味道上几乎无可挑剔。

  一千多块,花的不冤。

  上次吃新泰乐的点心还是祁老过生日的次日,那时候她和祁嘉禾的关系还不是很好,而如今,她已经可以用从他那里赚来的钱买奢华早点了。

  时音一边吃一边想,吃到一半不由得笑了起来。

  当时的她,哪里想得到会有这么一天呢?

  吃过早饭,后厨依旧是忙碌的一天。

  临近除夕,店里的生意其实已经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是点外卖的人却与日俱增,因此时音的工作量并没有减轻多少。

  再加上还有个元媛时不时就要过来打扰她两下,问两句再基础不过的问题,确实让她有些不胜其烦。

  她简直想给元叔提个建议,让他把元媛送到对手餐厅后厨去当间谍算了。

  好不容易打发了元媛,郭小六还时不时探头来后厨看她两眼,再就是在闲暇的时候找别的师傅聊聊天,一边聊一边用余光瞟她一眼,像是在打探她的心情如何。

  时音理都懒得理他,她是个记仇的人,记性也好,惹了她的人,哪能这么轻易就翻了篇了?

  更何况,那人还是她徒弟。

  她从前掏心掏肺地对待郭小六,虽然也不是指望他懂点事,但好歹,他在她手下做事,对她的人品应该能有一定的认可。

  可上次那件事情却让时音彻底看清了这个人,他根本从骨子里就盼着时音哪天能犯个大错,这样他才能捏住她的把柄,才能循循善诱地规劝她“从良”。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时音不明白,也不想懂。

  她对郭小六已经无力吐槽了,更懒得和他再扯上什么关系。

  下班的时候,郭小六很明显还有话要对她讲,时音没有搭理他,径直出了店门,上了车。

  回碧海湾的路开到一半,她又想起来自己要去买点日用品,便让保镖调转了方向,开向市中心最大的超市。

  她人在日用品区转了半天,还没选好牌子,就接到了祁嘉禾打来的电话。

  看见屏幕上闪烁的那个名字,时音没来由的一阵悸动,连带着一整天的糟糕心情似乎也被一扫而光了。

  她接起,连声线都不由自主地变轻了许多。

  “你好我是时音。”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像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开头。

  “下班了没?”祁嘉禾的声音透过电流声传来,低沉又有磁性,听着有点不太真切。

  “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的行程了?”时音笑着,手上拿起一包安睡裤,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祁嘉禾在那边低低地只答了一句,却让时音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说:“饿了。”

  “呐,我今天可上了一天的班,没力气给你做饭。”她故作正经地说。

  站了一天确实很累,她这会只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我出高价。”祁嘉禾噙着笑意说。

  “出天价都没用。”时音挑眉,轻哼一声,“你不知道我上班有多累,你要是体验一回,绝对说不出让我回去给你做饭这种话来。”

  “翻倍。”

  “这不是翻不翻倍的问题,这关系到我的身体健康好不好?”

  “加个零?”

  “这……我真不是那样的人。”

  “那……加个零,再翻倍?”

  “妥了,别把我当人,半个小时之内就到家,你就是想吃满汉全席,我都给你安排上。”

  时音咧嘴一笑,瞬间变脸。

  祁嘉禾在电话那头没说话,时音却分明听见了他闷笑出声的声音。

  “怎么不再坚持一下?说不定我会把价码加得更高。”男人这么说着,语气里满含笑意。

  “比起那个,我更怕你中途反悔。”时音老实交代,手上生风地快速拿了几包姨妈巾扔进了购物车,一边问他:“你想吃什么?我今晚上必须给你招待好了,不然枉费你花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