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久有存心

作品:殊世庶妃|作者:夏木暖晴天|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16:55:05|下载:殊世庶妃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婵娟公主刚刚来到姐姐玉翼公主的房间里,却叫姐姐玉翼公主看到她手里的这个巫蛊娃娃之后,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就在心中默默的猜测,姐姐玉翼公主一定是因为心虚,才会对自己恼羞成怒。

  “妹妹这才刚刚起来,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呢。只不过是拿了这个娃娃来而已,姐姐你怎么就这么大的反应?”

  婵娟公主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已然是怀疑了姐姐玉翼公主的头上。

  玉翼公主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激动,表现的有一点过火。于是,极力的克制和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反过来温和地询问妹妹婵娟公主。

  “婵娟,你不要误会。我刚才冲你发脾气,是我态度不好,不过,我不是在针对你。而是因为昨天的事,我带待衫儿如同姐妹,却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衫儿就处心积虑的,想要报复我,我心里面又生气又寒心。可是看到了她的尸体之后,我又有一些不忍心。所以,今天的情绪才会几乎波动的如此大。也希望妹妹你能够谅解。”

  婵娟公主知道自己的姐姐玉翼公主,是一个善于克制自己情绪的高手。刚才无意间表露的那些愤怒,是婵娟公主难得在姐姐玉翼公主的身上看到的,她失控了的样子。

  还没有等婵娟公主说话,玉翼公主又继续启声问道:“你今天拿着这个娃娃,来到我的房间,可是,还要跟我说昨天发生的事吗?如果真的是想说昨天发生的那些事。那么我真的不想再提起那些令人寒心的人和事。”

  婵娟公主现在甚至能够看出,玉翼公主脸上刻意表现出的疲惫。

  “我今天拿着这个巫蛊娃娃来找姐姐,并不是故意来接姐姐的伤疤。只不过昨天晚上我会去想了一整晚。发现了昨天衫儿认罪的事,事有蹊跷。所以才特地过来,来找姐姐分析商量。”

  玉翼公主闻听自己的妹妹婵娟公主说的这一番话,心中猛然一惊。

  “衫儿昨天不是已经当着众人的面,亲口承认,这一切都是她因为我没有及时让她回乡下看望弥留之际的祖母。所以对我心生恨意,才故意在背地里搞的鬼,现在在张陷害给我的嘛?!昨天人证物证具在。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地方?”

  玉翼公主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什么把柄和漏洞,栽在了自己这个头脑与自己相比,并不算十分灵光的妹妹婵娟公主的手上。

  “姐姐如此了解衫儿。难道姐姐就没有想到过,衫儿目不识丁,勉强认得自己的名字,她又是如何做到,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忙和提点之下,可以轻轻松松工工整整的写下了宁平芷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呢?”

  婵娟公主步步为营,问的问题直切要害。

  玉翼公主这才发现自己百密一疏,千虑一失,竟然会犯下如此大的错误,给自己的妹妹婵娟公主落下了口实。

  被妹妹婵娟公主发现了严重的破破绽,心里面十分慌张,可是外表上却依旧佯装淡定的玉翼公主,淡然说道:“这算什么?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衫儿虽然目不识丁,不认得几个字。但是,她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只要是谁曾经在她面前已经写过这几个字,被她留意到了,她照葫芦画瓢,随手照猫画虎的写上几笔,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毕竟,那个丫头,人还算的上是聪明伶俐的。”

  “姐姐说的,虽然十分的有道理,但是,如果按照姐姐刚才你的思路来说,又是谁平时里有意无意的,在衫儿的面前写下了宁平芷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而且按照姐姐你的说法,目不识丁的衫儿,未免也太过于聪明伶俐了,别人在她面前写几个字,她就能够分毫不差的将这些字都一一的腾写下来,而且写的还如此的工整、娟秀,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平时不怎么写字的粗丫头?”

  玉翼公主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妹妹婵娟公主十分的好糊弄,自己随口说几句话,就能将这件事糊弄过去了。可是,没有想到,经过了一整晚,婵娟公主的智商竟然飙升,说话我更加的伶牙俐齿,有理有据。让玉翼公主不好找机会反驳。

  玉翼公主黯然一笑。

  “衫儿那个丫头,虽然目不识丁,不认得几个字。但是,只要她有心,沉下心来,想要写好几个字,我想,也并非是什么难事。其实妹妹你刚才所问的这些问题,也正好从侧面说明了,衫儿对我的谋害之心,由来已久。在她没有动手实行计划之前,她一定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准备。所以她才能够准备的如此的充足,差点滴水不漏。”

  玉翼公主依旧像原来一样四平八稳,对答如流。仿佛,她的回答,就是事实的真相一样。

  “可是我怎么觉得,衫儿她写下的这几个字,看起来很像是姐姐你的字迹?!”

  婵娟公主还是忍不住,直接将她这次带来的任务和问题,抛给玉翼公主。

  “你说衫儿她写的字,像是我的字迹?!”玉翼公主失声哑笑,“妹妹你还是单纯啊!妹妹你可千万别被衫儿她的表象所迷惑了!要知道,她想要陷害我,不是一天两天的。兴许正是因为她想要伤害我,想要把所有的一切矛头和证据都指向我。所以才会故意模仿了我的笔体来写字的。你刚才提到这些,除了能够说明衫儿她处心积虑以外,根本就说明不了其他的什么。”

  婵娟公主不得不佩服,无论外界的压力究竟有多么大,无论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不利,姐姐玉翼公主仍旧是最为淡定的那一个,淡定冷静的近乎于冷酷。让人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度。

  “是吗?!那么,姐姐你能不能配合妹妹我,当场写下几个字来,让我也借鉴借鉴,看看衫儿到底是不是像姐姐你所说的那样,模仿了姐姐你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