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七章 人证物证

作品:农女家里有矿|作者:娉婷袅娜|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08 22:32:35|下载:农女家里有矿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第二天,陶家村得人正吃着早饭,忽听见了一阵紧密的锣声。

  这是召集村人议事的讯号,饭后全村的男女老少扛着板凳往议事地而去。

  陶姓宗祠位于村子的中心位置,前方是夯得整整齐齐的空地,供平时村里举行盛大活动时使用。

  村人们赶到时,陶里正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辈子已豁然在座,皆面色沉沉,一声不吭。

  场面如此沉闷凝重,村人也不敢大声喧哗了,小声地相互打过招呼,各自占位坐好。

  姚老三媳妇和男人坐在人群后面,满心忐忑,神色甚是不安。

  曹氏和陶氏,以及雪花杏花姐妹俩就坐在里正等人的一侧,雪花跟杏花一人怀里圈个小女娃。

  杏花神情坦然,从今以后,她再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的了。

  天师不是陶家村的人,今天以瞧热闹的身份,带着两个徒弟坐和陶有贵坐在另一侧。

  榴花此时不在,她这会正在村口的树下等着药铺伙计。

  陶里正目光锐利地扫了眼全场,见人来得差不多,站起身重重咳嗽一声,原先还在小声叽叽咕咕的人马上就安静了。

  姚老三媳妇垂头看着地面,大气都不敢喘。

  “姚老三,跟你媳妇站在前面来。”陶里正目光如炬,高声呼喊姚老三两口子。

  姚老三不明白里正为何要喊自己去前面,起身赔着笑问道:“里正,我最近没犯什么错吧,坐后面挺好的,站前面让这么人看着多不好意思。”

  姚老三媳妇则咬住唇攥紧了手心。

  陶里正冷哼一声,语气不悦道:“喊你们到前面来就到前面来,少扯那些没用的。”

  姚老三唯唯诺诺,扯了扯媳妇的衣角,然后俩人一起挤过前面的人群,来到了中间。

  曹氏怒目看着姚老三媳妇,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撕了她。

  姚老三媳妇依然垂着头,感觉到周围的目光,犹如刺芒加身。

  “姚老三家的,正月十五那天你可曾去过镇上?”陶里正冷不防地问姚老三媳妇。

  姚老三媳妇心中一惊,硬着头皮答道:“去了,十五那天村里去镇上的人多,里正你问这做什么?”

  陶里正又是一声冷哼,不答反问:“那你去没去过回春堂药铺?”

  坏了!

  姚老三媳妇顿觉不妙,忙强装镇定,死鸭子嘴硬地回了句:“没去过。”

  姚老三也在一旁道:“里正,我们家这段日子上下大小没一个头疼脑热的,我媳妇去药铺做什么。”

  “没问你,你少插话。”陶里正厉色喝斥姚老三道。

  姚老三一缩脖子,不敢再开腔。

  陶里正怒瞪姚老三一眼,转而对姚老三媳妇严厉地道:“眼下给你认错忏悔的机会你不要,一会人待证人来了,你别后悔。”

  听到里正这样说,姚老三媳妇忙把头抬起,目光在人堆里搜寻张氏的身影。

  张氏就在前侧人群的后头,看见姚老三媳妇朝她望了过来,若无其事,跟身边的人说悄悄话去了。

  “我们是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出了事你也别想跑。”姚老三媳妇目含怨恨,咬牙看着跟人低声说笑的张氏。

  这时陶里正清了清嗓子,将音量提至最高,对着周围说道:”乡亲们,前些日子村里发生的鸡瘟原因已经查明,并非是天灾,而是有人给鸡喂了巴豆粉才导致全村的鸡拉稀而死。”

  里正此言一出,场面马上就沸腾起来了,大伙问下药的人是谁,纷纷喊着要把那人揪出来打死。

  “里正,是不是姚老三干的?”有人高声问道。

  陶里痛心地道:“对,就是他们家做的好事。”

  家家户户的鸡几乎死亡殆尽,这等于在乡亲们的心上挖去了一块肉,大伙何其心疼,听到里正这话,气愤填膺,都喊着让姚老三赔偿,然后带着家人滚出村去。

  姚老三急得直冒冷汗,边向四周作揖求饶,边辩解道:“各位乡亲,自我祖爷爷那辈起就来陶家村落户了,也算得上是陶家村的人,我姚老三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平时在村里说话都没大声过,又哪敢下药害全村人的鸡?这里边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乡亲们,我是真没做过这等黑心烂肺的事啊!”

  声泪俱下,看起来好不可怜。

  姚老三媳妇抿紧嘴唇没作声。

  “姚老三,你少在这装可怜,一会儿人证来了,我看你如何再狡辩。”里正自然也不肯听信姚老三的话,没有人指使,一个妇道人家哪有胆量做这样胆大包天的事。

  姚老三生性胆小怕事,听见里正的话,浑身打起了哆嗦,战战兢兢地道:“里正,我真没有做对不住乡亲们的事,您老一定要明察,千万不可冤枉好人啊!”

  “不是你,也是你婆娘做的,反正跟你们家脱不了干系。”陶里正疾言厉色的一拂衣袖,不再理会姚老三的哭诉,回去坐下了。

  全场的村人怒火滔天,指着姚老三两口子大骂,倘若不是有里正在场,恐怕当场就会冲上来把他们打个半死。

  榴花在村口翘首以盼,终于看见了药铺伙计的身影。

  碰了面,二人也未过多叙话,榴花立刻带着伙计往祠堂那边走,隔着老远就听见了喧天的吵闹声。

  姚老三媳妇在众多的骂声中垂头一语不发,因她知道此刻只要一还嘴,后果就不堪设想。

  姚老三哭丧着脸,跟死了爹一样。

  榴花领着伙计挤进人圈里,冷冷看了眼姚老三两口子,站到姐姐们身边去了。

  今儿一早,她就去了里正家,商量好接下来的戏该怎样唱。

  药铺伙计进来后,目光在场内扫视一圈,随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姚老三媳妇,嚷道:“呶呶呶,我记得你,就是你那天去我们药铺买光了巴豆粉的,你穿的是暗红色衣裳,我没记错吧?”

  “你......你胡说。”姚老三媳妇大急,死都不肯承认,驳斥伙计道:“我什么时候去过药铺,你不要含血喷人,暗红色的衣裳天天有人穿,肯定是你记错了。”

  “我没认错,就是你。当时我还问过你买这么多巴豆粉做什么用,早知道你是用来做坏事,我才不卖给你。”伙计也怒气冲冲,被师父骂了一顿不算,还要跑这么远来作证,都是这死妇人害的。

  “我没去过你们药铺,也没买过巴豆粉。”姚老三媳妇咬死不松口,巴豆粉全混在鸡食里给鸡吃了,有人证又如何,没有物证谁也奈何不了她。

  “姚老三家的,那天你是跟我一起去的镇上,你穿的就是暗红色衣裳。到了镇上,你就甩开我跑了,原来是去买巴豆粉。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妇人,乡里乡亲,你竟然做这样歹毒的事,就不怕遭报应吗?”人群中有个妇人又站出来指证。

  姚老三媳妇矢口否认,“我是肚子痛去找茅厕了,你自己等不了先走开的,这会又来赖我甩开你,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那妇人气得发晕,咬牙骂道:“肚子痛怎么没把你拉死啊,你这个黑心肝的婆娘,害死乡亲们那么多鸡,阎王爷下辈子一定会让你投胎也做只鸡。”

  姚老三媳妇不吭声。

  姚老三在一边急得跳脚,这死婆娘那日没等天亮就起来忙活了,当时天气冷他就没起来看,原来是背着自己在做那见不得光的勾当。

  这事一旦坐实,不被赶出村才怪,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婆娘!

  张氏看着场中的姚老三媳妇,眼里有些意外的窃喜,姚老三媳妇比她想象的要聪明一些,原本她以为姚老三媳妇被吓一吓,马上就会招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