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作品:诰命婆婆升职记|作者:林锦|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08 22:32:35|下载:诰命婆婆升职记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安满月才不会为了教好那些宫女,累死累活的教她们,她按照现代的工作闺女,每七天一周,每周有两天歇息时间,还专门写了日历贴在她身后的墙上面。

  要是王莺莺这次考试得了“甲”的话,她肯定会心里不舒服,觉得安满月是故意放慢教她们的进度,她现在巴不得有时间能够将之前学得东西全部背下来。

  然而,让王莺莺想哭的是,两天的时间根本背不下来。

  安满月再一次坐在讲台旁讲课的时候,王莺莺全神贯注地听着安满月讲课,生怕漏过其中一个细节,还专门拿了个本子潦草的记下安满月说的每句话,下午的时候先把安满月说的重点在另外一个本子记好,那学习态度真的是太端正了。

  安满月上午将书上的东西结合见到过的病例讲完之后,下午便可以休息让她们背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秋收。

  宁永川便更忙了。

  扬城最多的便是水田,之前宁永川来这的时候,地里已经种好了红薯和玉米。

  宁永川只能多多提倡在水田里养鱼,为了让百姓们养鱼,除了一系列利民政策,比如鱼苗八折出售,等鱼长大了,朝廷会以八文钱一斤回收。

  一开始百姓们不愿意养鱼,他们有些担心鱼会啃地里的庄稼,在宁永川的劝说下,一个个不情不愿地养鱼,谁让宁永川说出了他们想吃肉的心声!

  玉米红薯本就没多少果实,养鱼的话,以后至少能多吃点肉!

  猪肉羊肉扬城人可吃不起,他们只希望养那些等年底的时候卖了赚钱。

  扬城现在的情形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水田里长着稀疏的玉米红薯,今年玉米红薯的产量瞧着比以前多,不仅如此,阳光下,那一条条跳过水面的鱼惹得扬城百姓落泪。

  玉米和红薯的产量每亩地比之前收成最好的时候都要多上五十斤,每亩水田还有三百斤的鱼。

  有些人后悔了,早知道就多养一些鱼了。

  原本宁永川想下去帮忙一起收东西,结果就被兴高采烈的老百姓拦住了,他只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其他人收东西。

  虽说秋收很忙,但是宁永川更忙。

  宁永川让妇人们编渔网,渔网的漏洞很大,然后呼吁所有人以后打捞大一些的鱼,至于小点的鱼,就留在水田继续养着。

  等玉米红薯都收上来了,宁永川又将水稻种子以八折的优惠卖给百姓,有些买不起的可以拿鱼抵债。

  于是,在宁永川的号召下,扬城的百姓又开始种植水稻了,其实他们内心并不相信宁永川所说的秋冬还能种水稻,只不过是觉得水稻种子又不贵,不妨试试。

  宁永川是八文钱一斤的价格收鱼,然后让人拉着养在木桶的鱼以十文钱卖给其他府城。

  虽然鱼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但是一般情况下鱼都是十二文一斤,所以宁永川十文钱一斤的鱼深受众人喜爱。

  这一忙,就忙到了九月二十三,宁永川特地提前一天请了假说休息。

  以往愁眉苦脸的官员们这会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要知道扬城往年都是要靠朝廷救济粮吃饭的,他们今年不仅可以如期交税,百姓手中还有余粮和银钱,他们库房里还有卖鱼赚得三千两银子!

  今个是安满月的生辰,宁永川带着安满月去外面游玩,也不管宁家其他人那些绝望的眼神。

  宁家所有人都知道今个是安满月的生辰。

  宁泽仁为了这事儿还专门请了戏班子,想着这一天都要热热闹闹的给娘过生辰,结果,他爹把人带走了。

  二房为了给安满月过生辰,准备生辰礼物不说,还专门让闺女若兰准备一大堆祝贺的说词,本想让若兰当众说的,然后娘就被爹带走了。

  至于其他人,也都准备了东西,只不过正主不在,他们只好憋着,这一憋就到了晚上。

  于是,宁家众人全都眼巴巴的守在家里,只希望安满月回来的时候,他们能够第一时间送上祝福。

  傍晚的时候,宁永川和安满月两个人坐着小船到了扬城湖面的中心那儿停着的花船,二人上了花船,小船就被船夫划走了。

  安满月站在甲板上,船舱有三层,所有的窗户似乎都拉上了帘子,隐约能瞧见船内亮着灯。

  宁永川牵着安满月的手朝着船舱里面走去,推门进去,安满月有种穿越回现代的错觉。

  船舱内的陈设都是现代简约风,四处按着壁灯。

  安满月偏头看向宁永川,瞧着他身上的深蓝色衣裳忍不住笑了,说道:“刚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咱们回到了现代。”

  宁永川冲着安满月浅浅一笑,对着她说道:“餐桌上是我送你的礼物。”

  餐桌上有个小木箱,安满月快步走过去,打开箱子,就瞧见一个奶油蛋糕就这么静静地放在里面。

  安满月眼睛有些红了,她没想到在这儿还能吃到奶油蛋糕。

  “喜欢吗?”宁永川走到安满月旁边,轻声询问道。

  “嗯!”安满月笑着点头,踮起脚尖凑到宁永川唇边亲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蛋糕取出来,随口说道,“苏婉儿的铺子已经开到扬城了。”

  听安满月这般说,宁永川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却是没本事给安满月做蛋糕,这蛋糕是在铺子里买的,“是,就连灯也是,现在她可是皇上和太子殿下最看重的人了。”

  安满月轻笑了笑,苏婉儿这种人,不管在哪儿,一定都会过的很好,因为苏婉儿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礼物我放在三楼的房间了,你自己去看。”宁永川将桌上的箱子搬到地上,笑着看向安满月。

  安满月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状,将蛋糕放好后,便朝着楼上走去。

  船上所有的房间都亮着灯,安满月缓步上楼梯,她还记得去年生辰宁永川给她送了一对玉耳坠。

  当安满月推开三楼唯一房间门的时候,就瞧见床上放着一件纯白的婚纱,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有电灯,梳妆台以及床,要不是身上穿着古装,她还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

  利落地换好婚纱,安满月笑着从楼上走下去,就看到已经宁永川西装笔挺的站在餐桌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还冒着热气的牛排……

  宁家。

  宁泽仁眼见着月亮越升越高,心却越来越沉,他就只想讨好一下娘和爹,怎么就那么难呢?

  二房和三房眼巴巴地望着门口,有种被抛弃的错觉。

  徐氏偏头看了眼宁烟岚、宁雪语和宁泽智,倏地笑了起来,爹娘连亲生的都没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其他三房了。

  得了,还是回去歇着吧,估摸着爹娘今晚都不会回来了。

  徐氏倒是想走,然而他男人坚持要在堂屋里等爹娘,她也只好跟着一起等。

  这么一等不要紧,直接到了第二天中午。

  昨个满怀的期待的宁家众人,这会儿一个个精神萎靡的坐在堂屋里,不少人昨个半夜都趴椅子上睡了会儿。

  宁永川握着安满月的手从外面走进来了,安满月瞧着宁家众人那无精打采的样子,纳闷地问道:“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爹娘,快上坐!”宁泽仁率先站出来,将宁永川和安满月请到上位坐之后,偏头冲着李氏使眼色。

  李氏忙将大房准备的礼物拿出来,有了李氏带头,其他人也纷纷拿出礼物送给安满月。

  大房送的是上好的珊瑚耳坠,颜色纯粹,瞧着价值不菲。

  二房送的是一套珍珠手链,全都是粉色珍珠,这个年代粉色的珍珠鲜少有。

  三房的平日里赚的钱不多,送的是一个金手镯。

  宁烟岚送的是一副大字,宁雪语送的是一身绣着牡丹的衣服,至于宁泽智,十分豪气地送给了安满月三万两银子。

  安满月瞧着这么多银子,心中欢喜是一回事儿,但是想到宁泽智整天写话本,只能将惆怅压在心底。

  安满月谢过众人的礼物,这会儿午饭好了,众人一起吃饭。

  饭后,安满月带着沉香回房。

  “他们怎么一个个都没精神?”安满月偏头看向沉香,纳闷地问道。

  沉香便将昨天宁家众人熬夜通宵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安满月听后怔愣了下,随后笑了,摇摇头回屋去了。

  昨晚某人不要脸的折腾了一晚上,她这会儿要好好歇息。

  安满月一觉睡到了晚上,最后还是被从府衙那边回来的宁永川叫醒的,“起来吃晚饭。”

  “哦。”安满月的声音嘶哑,微眯着眼睛。

  “你是不是不舒服?”宁永川坐在床边,伸手摸了一下安满月的额头,随后飞快的缩回来,一脸担忧地看向安满月,“你发烧了?”

  “可能吧。”安满月这会儿头疼得厉害,努力睁开眼睛,咳嗽了两声,“晚饭我就不吃了,你去吃吧!”

  宁永川应了声,帮着安满月掖好被角,等她闭眼休息后,心慌意乱地朝着外面走去,“沉香,去将刘大夫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