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

作品:笨笨女友瑛庭|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12-27 13:07:00|下载:笨笨女友瑛庭TXT下载
  笨笨女友瑛庭(二十二)話劇社32019年12月26日《话剧社3》校长室在五楼,我问了一名六年级女学生才知道,胸口名牌上有写着〝六年甲班王景桥〞,我气喘吁吁上了楼,撑着膝盖边喘边看四周。

  『葛格?你在干嘛?』我闻声转头,刚刚那位小女孩跟着我上来了…『啊?ㄜ…葛格我找校长有点事,王景桥妹妹妳怎没去上课?』刚刚也是,其他学生都在上课,只有她在厕所外走廊閒晃。

  『喔~叫我乔乔就好,去掉木字边。我在看葛格你在这干嘛啊?鬼鬼祟祟的,不OK哦~嘿嘿~』乔乔一脸鄙夷看着我,开我玩笑。

  『没有没有,在找人而已啦!』『嗯?找谁?找谁会找到校长室?猴~!』『猴什么?嘘~~』『你是小偷!你是坏人。我要去报告老师!』『哪是!嘘!小声点,不然被听到。』乔乔越讲越大声,我不由得堵上她的嘴。

  『唔…唔…手拿开啦~我开玩笑的。嘿嘿。走吧。』乔乔往左边方向走在前面,走着走着终于看到了门牌上挂着镶金字体的“校长室”三字。〝找到了!〞我心想。

  『诶?不是到了吗?』这个古灵精怪的乔乔却自顾自地往前走,走到更裡面的一间空…教室?只见乔乔开了门,我跟上去,看她玩什么花样。

  长方的空间,ㄇ字型的牆面贴满了镜子,还有栏杆扶手,看起来像是个舞蹈教室,左边摆了一排置物柜。乔乔走到最裡面那一格,蹲下,爬了进去!?我吓到…『妳干嘛?』乔乔鑽进教室后方置物柜裡了?

  『为何校长室旁边有个舞蹈教室?』我还在思索,乔乔便呼唤我…『小声点!嘘…进来吧…』走近一看,乔乔从裡边探出一颗头。难道那里有暗门?我蹲下一看,果真有一道暗门。我也爬了进去,裡面昏暗,但还算明亮,前方有一道光透了进来,照射在牆上,天花板也透出一屡光线,向上一看,乔乔制服裙下的内裤轮廓依稀可见。

  〝你盯着什么呢!色鬼!〞乔乔脸一红,娇嗔一声,我也尴尬地低了头。乔乔转过头去继续往内走几步,这是一间能容纳一个成人肩膀宽的空间,延伸至整面牆,就像是密室一般。

  我跟着乔乔走向那道光,右边俨然是一面玻璃!?玻璃对面就正站着胖胖社长、瑛庭和那位男幼教老师,背对着我的是一个瘦小老头,坐在办公桌前。我吓得闪身,他们不会看到我了吧?

  〝没事,看不到!来呀~〞乔乔妹妹唇语示意…我走近一看〝这!?传说中的魔术镜!?〞我心中惊呼一声,竟然在校长室有一面魔术镜?外面看不进来,可密室裡面看得到外面的景象。

  〝葛格知道呀?哈!很厉害吧?〞我点头示意,这真是吓我一跳!

  『我知道了,好了。妳先出去吧!剩下的我来处理。』『是!校长。那我先回去带小朋友了喔?』『去忙妳的吧。』刚刚破口大骂的女幼教师鞠个躬转身离开,轻轻带上门。

  『所以你们三人在学校更衣室,尽情纵慾?然后都不怕小朋友看到?』这位校长看起来有点年纪了,白髮苍苍,都可以做爷爷了。校长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吐出,颇有威严的感觉。

  『我是被…』『对不起!是我们不对!请不要告诉我们学校。会被学校开除的!

  』只见胖胖学长打断女友,却反而只担心自己。还对女友挤眉弄眼,希望能帮忙掩饰,都被我看在眼裡。我在校长的左后方。所以看得一清二楚,这个暗室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那妳呢?为何又勾搭上我们男幼教老师!?』校长突然大声喝斥。

  『我…我…我不是!我才是被强迫的!』女友慌了手脚,以为遇到救星,却没想到反被抹黑。

  『妳可以大声呼喊救命!为何不这么做?况且也不能听妳一面之词。你说。』校长摆明了要诬陷女友,保全自己。我听得一肚子火。

  『我…我一进去,就被他们两人拉着一起,说要3…3P』『你说谎!我哪有!

  你问我学长,胖胖学长,我是被强迫的对吧!?』这下女友更着急了。

  『这…瑛庭她勾引了我跟男幼保员…』我天!?现在是两个男人要不负责任地都推卸给女友了!?

  『你!?怎么可以说谎!?』只见女友胀红着脸浑身颤抖着,看来是气坏了。

  『安静!谁知道真假?这年头也有可能女人骚扰男人的。』校长振振有词地说。

  『校长!真的不是…』『那好。那我就提报性平会,来釐清真相。』『这不行!』胖胖学长着急抗议。

  『不可以!』可女友也说不可以?

  『这也不行,那也不可以?不然要怎样?感情事原本学校管不着,但在校园内发生,还被其他同事看到,你说!身为校长我该怎么处置才妥当?还有你!身为幼教老师,为何会被勾引!?』校长这番话感觉在情在理,却处处偏颇自己人。谁都听得出来!我却只能在镜子的另一边乾着急。

  『校长…对不起…可以原谅我们吗?我真的不想让大家知道…呜呜…』说完女友便扑簌簌地流下两行泪。这笨蛋…『好。妳先擦泪。来。』校长站了起来,抽了张面纸递给了瑛庭。

  『这样好了。你们两个先出去。你回去休息,今天不准上班!不然被同事看到你没事,这样不好。然后你,身为社团社长,怎么可以在别人的学校干这种龌龊事!?你社员我得先好好问问!想要三个人全身而退,校誉可以维护,就听我的话!』校长一个个支开,让我觉得深有问题。他两人畏畏缩缩地应答,便带上门出了去。真是被他们两人害死,独留我女友一人在现场,我又在密室裡,不会危险吧?

  话说,这个隔间,到底是谁造的?为了什么而搞一间密室?我一边思考,牆的对面,校长正在安抚女友…『妳好好说,先坐下。』『好。呜…』女友一五一十地全盘托出。沙发上,校长与女友相邻而坐,轻拍瑛庭的背适时给予安抚。难道是我误会校长了?

  『那妳要怎么拿出那个…那个东西?』校长问到关键问题我屏住气息仔细聆听。

  『校长…有厕所吗?我感觉可以…』女友脸有些泛红地问。

  『喔喔!有!快去吧!』校长指着女友左后方。

  〝葛格,原本厕所是要建在这,是校长改变主意的。〞乔乔比了比地板说。

  〝什么意思?〞乔乔没有回我,只要我继续看下去…原本校长在沙发上正经八百的端坐,见女友进了去厕所后,竟然起身走过去,蹲了下去。我仔细看,那个褐色厕所门下方的气窗,居然是可动式!?校长将百叶窗上的叶片往上推,外侧的叶片变平,这下女友被看光光啦!堂堂的校长,竟干这种事!?但转念一想,说不定也就偷看而已。眼睛吃吃豆腐,没伤害到女友就好…『好了吗?』〝快好了…〞『需要帮助吗?』〝没…没关係…不必…〞『好喔…』〝唔…出来了。啊~〞〝噗嗵…〞看来还是得靠自己将拖把柄拉了出来。这笨女友到底在傻什么?

  〝唔哦…〞我的下体胀得不得了,突然感觉一双手触碰了一下,原以为是不小心的,往下一看。乔乔竟蹲在我面前窃笑着,手还隔着裤子摸上我的肉棒!?

  〝妳干嘛?妹妹?〞〝没有呀…葛格这是什么呢?〞〝别摸了,这没什么。妳还小,长大后就知道了。〞〝其实我已经知道啦!葛格的鸡鸡变硬了!对吧?嘻嘻…〞〝那妳还摸?〞乔妹妹依然故我,即使我闪开了一下…乔乔妹妹生着一张瓜子脸儿,只是皮肤黑了点,就是俗称的黑肉底,但并不逊于小嘉绫。一个天真可爱,一个外表看似天真却带点邪气。

  〝啊!?〞我顾不得自己被摸,因牆的另一边正传来一声惊呼!

  『校长你怎么进来了?』女友语气听起来颇惊慌。

  『我看妳好久没出来,担心妳呀!』这一看就知道是要轻薄女友!

  『不必了。我自己来就好,麻烦出去好吗?』女友依旧软言相劝。

  『来来,没事的。我是校长,不会对妳怎样的,我办教育的耶!』只看见厕所门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校长撬开来,校长虽老又矮,可还是比娇小的女友来得有力气,于是将瑛庭两手架住控制,女友两条腿蹬呀蹬地挣扎,似乎想推开校长却被压回马桶上。照女友的个性,应是一隻手遮住下体,一隻手推着校长,这怎么推得开来呢?

  〝乔乔好妹妹,她是我女友,妳可以帮我吗?〞我太着急,居然向一个小六生求助…〝算了算了…该怎办才好?〞〝葛格…我是可以帮你呀~可我有什么好处呀?〞乔乔妹妹抽着嘴角狡猾地笑了笑。

  〝妳…妳想要什么?〞我怯懦的小声问,生怕被要求一些不可能的任务。

  〝呃…这要什么好呢?我暂时想不到,欠我一次唷!〞乔乔歪了歪头说。

  〝呼~那谢谢啦~〞〝先别谢,电话给我。〞〝干嘛?〞〝不然你跑掉了,我找谁要人情?〞〝喔…好啦…0988-1940XX〞〝嘟嘟嘟…嘟嘟嘟嘟…〞〝好了。〞〝快点快点…〞我等得心急如焚。校长已将女友上衣撩起,两手揉着乳球把玩。

  瑛庭一边呻吟着,一边推着校长。我隔着镜子乾着急…乔乔将手机收进口袋,往左方两三步,在牆壁边蹲下,那儿也有一个方框,该不会又是另一道暗门?可乔乔怎知这间密室?她这么娇小又能怎么帮啊?我是不是应该跟上?直接阻止?

  〝叩叩…〞〝等等…有人!〞〝好…〞我急忙制止乔乔,有人敲了校长室的门。

  『是谁!?』校长显得不耐烦,但一手已经摀住女友的嘴。其实他不必摀住,女友也不敢大声呼喊的,太了解她了。

  〝嗯…校长…是我,教务主任。〞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哼!是教务主任啊?等等。等我一下!』校长咳了一声。

  〝是。〞〝嘘!不准出声!待在裡面!〞校长警告女友不准出声,瑛庭乖乖点点头。校长随即将厕所门带上…『好了。进来吧!』校长稍稍整理仪容,正襟危坐地坐在在办公桌。

  〝喀嚓。叩叩叩…〞『校长您好。』『有什么事吗?』一名穿着蓝西装蓝领带的中年男子进了来。

  『喔…刚刚听说我们幼儿园那里,发生了点事?有人在更衣室乱…搞?所以我来问问情况,我是训导主任嘛!应该要对这件事负责,严惩怠职人员!』训导主任说得意正严辞,殊不知事主我女友正在厕所。我也不知怎办,只能静观其变。

  『没事,刚刚有女幼教师来通报了。我已经处理了,你没事可以出去了。』校长挥挥手想赶人…『好的好的,那…可听说,那个乱搞的女生还在这裡?这样会不会不好?要是事情传了出去,会…不会有损校誉?』可训导主任没有想离开的样子,一脸怀疑。

  『我说了,刚刚都让他们离开了。』校长不怒自威,训导主任只得摸摸鼻子,转身准备离开…『啊!校长借个厕所行不行?方便一下?』这训导主任欲行欲止,好像认定我女友就是在这一样?还想闯厕所?到底?

  说完,便迳自往厕所门把一扭〝喀嚓喀嚓…〞『门锁起来了?校长?裡面有人吗?』想必女友现在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吧?

  『没。厕所坏了。楼下也有厕所,你下去上吧!』校长站起身,语气上听起来有些不悦。

  『没事,没事,我帮校长您修理就好!』说完迳自拿了把硬币,就要开锁。他好像认定厕所没坏就是了,不然也不会直接拿硬币的我想…『主任~你来啦!乔乔好想你~!』镜中突然出现乔乔,一个劲儿往主任身上扑。

  〝靠!?她什么时候跑了出去?〞我吓一跳。暗门真的被推开,没关紧。

  『喔!校长孙女也在啊?啊哈哈~可以抱抱?』训导主任像逗小孩一样和蔼地笑着说。没想到乔乔竟是校长孙女!?她不会出卖我吧!?难怪她会知道这个密室!我天…不会是请鬼拿药单吧?

  『没事的。这裡没人。』〝什么这裡没人?〞校长为何要加这句?可下一秒我便理解了。

  最新找回镜中画面只见训导主任心花怒放抱起乔乔往沙发一坐,将乔乔往自己身上拦,双手却摸起乔乔制服裙下的光滑大腿。乔乔两腿跨坐在训导主任左大腿上,跟着主任嘻嘻哈哈地玩闹…怪了?他们是亲戚?怎么这样亲密?很快,我便又明白了…『啊哈哈~好痒~别这样搔我啦~』透过镜子,只见训导主任将乔乔上衣掀起,乔乔胸部不大,而且居然没穿胸罩,至少也该穿个文胸吧?虽然才小六,但目测也有C罩杯了。只是身形瘦小,看起来不大。

  『校长,你应该让孙女穿件内衣了。乳头都凸起了。』训导主任嘴上说得好听,可手裡却捏着乔乔的娇乳不放。

  『主任~是我不想穿的,很热耶!』乔乔边撒娇,边扯着自己的衣摆想拉下来,看了看镜子,有些难为情的样子。难道是意识到有我在偷看,所以害羞了?

  『真是不听话,现在明明就还冬天。还穿这么少…』这变态口嫌体正直,说关心乔乔冷到,却仍握着乔乔稚嫩的双乳不放,看得我两眼发直。

  『才没有呢!你看~太阳这么大!』我跟着看了看窗外…嗯,南部的冬天就像秋天一样,白天依然太阳高挂,顶多冷风颳大了些,到了晚上才会越来越寒冷,更何况现在才刚进入真正的冬天。

  『哀…我也拗不过她,只好由着她了。』校长一脸无奈…『哈哈哈!谁叫我们都宠坏这小鬼了?』主任乐不思蜀…『难怪,我就想,刚刚学校裡发生这么大事,怎么校长您轻易就让他们走?没有趁机…原来是有这小鬼头在啊?校长~您你这样不行唷!』说着说着边轻蔑地一笑。

  『喔~呵呵~没错没错…』校长坐在沙发对面陪笑着,眼角馀光偷偷望向厕所。

  『哼!我见那女人就讨厌!硬要爷爷让他们走了。我在这,爷爷也不敢干嘛呀!

  对不对?』这小鬼向爷爷眨了眼,也向着镜子裡的我挑个眉…『嗯哼!这小鬼就是爱吃醋,捨不得爷爷。哈哈~不对!在学校裡要叫我校长!

  知道没有?呵呵呵…』校长心花怒放地看着孙女,点点头表示感激。

  『主任~别脱~今天不想要~』乔乔两只竹竿似的小手拉着自己内裤不放,训导主任不放弃,圈住乔乔腰际不让跑,一手直接伸进制服裙裡面一探究竟…羊入虎口怎有不吃的道理?

  『婀~啊啊~不要在这…有爷爷在…』乔乔儿看了看镜子裡的我,继续说…『我等等还要上课…好嘛~主任…』哇~这小鬼不是才小六?怎么声调语气就有一副女人的抚媚?虽然早知他们关係肯定不一般。

  『主任,刚刚学校发生那种事,我怕等等又有人来敲我门,我还要批公文,你要不要下班再来?到时…到时再让孙女陪你?这小鬼还要上课呢!』爷爷还是疼孙的,看了自个儿孙女没意愿,也想缓颊一下。可问题是,他们怎么搞上这么小的女生的?不怕被抓吗?

  『既然要上课,干嘛还在这鬼混呢?校长?您刚刚吃过了?』训导主任看似尊重却轻蔑的口吻说,手上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进而往内裤边上探进手指。

  乔乔小巧的脸蛋泛起一层红晕,逐渐失去抵抗的力道,皱着眉头断断续续地说…『主任~~乔乔真的…现在不…想要…嗯哼~~唔嗯嗯嗯~~~~』『主任!』校长看着乾着急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刚刚侵犯瑛庭的老色狼…『什么事?要马就加入,别打扰我,你知道的。』眼见主任骑到校长头上,校长都不敢过问,其中必有蹊跷…〝碰!〞『你要对对…对小女生做什么!?』挖靠!瑛庭居然打开门了!现场三人当场愣住。

  『哈哈哈!我就说在吧!你们爷孙俩居然联合起来骗我门坏了?』〝啪!〞乔乔儿竟然被主任打了一巴掌!?乔乔儿被吓傻了,打矇了,顿时呆若木鸡杵在那…『你!你…你你你怎么可以打我孙女!?咳咳咳…』老校长震惊到浑身发抖,气得说不出话来。我也吓一大跳,没想到这傢伙还敢打校长孙女!?

  『呜…呜呜呜…呜哇~~』乔乔终于放声大哭,从主任怀中挣脱开来抱住校长爷爷。

  『打就打了!怎么着?校长您宁可牺牲孙女也不让我吃一口?到底是假疼还是真疼宝贝孙女呀?』主任一整个有恃无恐地吼着。

  『你竟敢打小女生巴掌!?』女友一个箭步〝啪!啪!〞赏回两巴掌!?淦!我惊呆了!连校长都没来得及反应,女友就先发制人,从没见她这么生气过。

  『妳!敢打我!?』〝啪!〞一声好大声,女友顿时被打矇了,摀着头蹲下,这下惹火了我!〝磅!〞我气到拍了玻璃!

  『谁!?是谁!?声音从哪传来的!?』难道主任不晓得这个密室?主任慌张地左顾右盼,这时老校长说话了…『我看是楼下篮球校队的砸到窗户了吧?还好没破掉。』外面的确传来一阵阵篮球拍打声…老校长眼角往我的方向瞄来,又看了看自己孙女,搞得我心底有些慌张。

  『奇怪了?是这样吗?声音好像从裡面传来…算了!妳找死是吧!?』壮硕的主任一把扯起瑛庭马尾…『啊!痛痛痛…』女友吃痛不得不勉力站起,却也不敢反抗。

  『敢在国小校园裡面干这种事,不怕我跟妳学校讲吗!?蛤!?』主任捏住女友双颊恐吓。气得我蹲下推开旁边的密道门想鑽出去跟他拚了…『主任!她知道我们的事了!你…你你想害了自己吗?』老校长咬牙切齿说道。

  『不然想怎样?一不做二不休,上了再拍照威胁,不是我们常做的事吗?谁叫你刚刚不分杯羹,搞得她也知道了!』说着,扯了扯瑛庭马尾。

  主任身形颇高壮,一把拉起女友马尾,就像提兔子一般,女友吃痛,只能踮着脚撑着,两手握着自己一圈头髮。喊了几声痛便呜呜哭了起来…『这…这该怎办才好…?这…』校长老头儿有些慌了。

  『呵呵…最多不过大家鱼死网破。让这妞儿身败名裂。不是说她有男友了还勾引自己社团的社长吗?』我原本都已经半个身子在外头了,有办公桌挡着才没看到,而我听到这话愣住了〝这男的根本不怕自己的行为曝光呀!?为什么?〞『不要!求求你不要说!呜呜……』女友哭着求饶,红通通的双颊上挂着泪珠,扑簌簌地落下。

  〝干!不出去我还是人吗!?可是女友正在求饶…我到底该怎办?〞我又左右为难了…『你…你是想害了学校吗!?校誉啊!』校长着急得脸红气喘。

  『反正你校长把事情压下来不就好了?就像上次那样啊!校长你过去待的高中不也是这样处理掉许多事?』主任有恃无恐地说。

  〝过去好像也发生过类似桉件?然后他们官官相护把事情压下来的?是吗?〞这样不就更不能发难,我看先缩回去好了?

  『啊!』『怎么了!?』〝靠北…〞〝唰…〞乔乔不小心看到我了,惊呼一声,吸引了那两个色狼的目光。我赶紧连滚带爬地鑽了出来躲在办公桌下。〝这下惨了…声音太大声…〞『谁!?』『没事没事。看到蟑螂而已,我去打!』乔乔儿故作镇定地说,只听得〝啪哒…〞听声音是乔乔走来我的方向。

  一双小腿与一颗头歪着九十度瞪了大眼盯着我瞧,真的是乔乔儿,她拼命使眼色…『乔乔妳干嘛呢?那里有什么吗?』主任怀疑的口气说,还一边走了过来。主任不再抓着女友马尾,瑛庭趴跪着不敢再说话,也惊恐地看着主任…『没事啦!没找到蟑螂。主任!你打我好痛~呜呜…人家…人家只是不想要漂亮姊姊把主任勾引走呀~爷爷想不想独佔这个小姊姊与我无关好吗!?哼!』乔乔一边埋怨,手指着瑛庭吐舌,一边抽抽噎噎地走入主任的怀抱…这演技…行呀!

  我都从办公桌下的缝隙看了个一清二楚。

  果然…『好啦~乖~对不起。都是主任不好。喔乖~还痛吗?』主任摸摸乔乔儿小小的脸颊,一脸疼惜的说。看在眼裡却不禁让人感到噁心…瑛庭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可能刚刚都在厕所,不知道外面是这样的情况。不然也不会冲了出来。

  『我不管,你要给我打回去!』『瞧妳闹的,好好~给妳打回来。』主任说着捉了乔乔儿的手腕往自己脸上打了两下。当然是轻轻地打。乔乔儿也识相地说『好啦~那就原谅主任了。不过要请我吃冰淇淋!』『都要冬天了还吃冰呀?』『我不管我不管~』『呵呵呵…好~都依妳!』『不过…桌下的到底是谁!?』主任突然大吼一声,把我吓得差点跳起。

  『就…就跟你说没人嘛!』乔乔不放弃地替我掩饰,可瘦弱的乔乔怎挡得住主任壮硕的身躯?

  〝躂躂躂…叩叩…〞〝校长。您在裡面吗?〞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靠!校长,处理一下。〞主任命令道。

  〝乖孙妳…妳先进厕所躲一下,带她一起。〞校长嘴角微微颤抖,摸了摸孙女的脸颊,一脸心疼,我看在眼裡心想,这校长爷爷倒还不算太坏?

  只见乔乔儿已将发愣的女友带进厕所,我便稍作放心了。〝咕…呜…咳咳咳…〞我失了算,没想到主任不是去开门,而是迳自来校长桌旁将我拖了出去,还用了裸绞!?我柔道才在社团学两年多,这孰悉感…〝来不及了!〞我边想着,边被拖了出去…『校长!你看看,这隻大老鼠你看过吗?』主任怒斥道。

  『他…他谁?我不认识啊!』『少骗!策画多久了?影片交出来!手机交出来!

  』〝原来他以为我躲着偷拍了…〞『快点!否则我把你勒昏!』主任逐渐收紧力道。〝我该怎办!?意识逐渐模煳了…〞虽然当下我有收下巴,却还是挡不住粗壮的手臂,我的喉结好痛,且还被往后拖行一两公尺,更不可能了…〝转头。掰手指。摔。〞脑中浮现出训练时的画面…我浑身紧绷,头歪斜地鑽出一个空档,左手胡乱抓了他扣住我喉咙的手臂的食指,向外一掰…『啊!?干!』主任吃痛叫了出来。

  〝鬆了!〞我接着踏稳脚步,两手一把拽了他的手臂(记得是左手反抓手腕,右肩鑽出一样拽着手臂,太过慌乱早已忘了怎做到的),向旁一蹲弓箭步。身体往左一旋转,根本没来得及思考,一切只能一气呵成,动作肯定不标准,毕竟是被勒颈的当下。

  但还是〝蹦!乓!〞〝哎呀!?〞伴随主任的哀号,将他撂倒。木头桌面整个被压坏了,声音大到外面的篮球声都突然安静下来,一片宁静…〝校长!?发生什么事了?校长?〞门外紧张地呼喊,听声音是刚刚的女幼教。

  我瘫了半蹲着喘气,只见这比我高一颗头的壮硕男子已昏厥在地。我赶紧探他鼻息…『呼~好险…他没事。还…还有呼吸…咳咳咳…』『没事!没事!主任摔着了。我来开门!』〝你先躲回去!〞校长悄声说,手指了指镜面。我点了点头示意,赶紧爬回小门内,校长去开了门。

  〝哇!?这是干嘛啊?〞女幼教师惊呼一声。

  〝没啦!没事!主任他滑了一跤就把这桌子坐垮了,你们先带主任去医务室。〞〝不先叫救护车吗?〞〝不必不必,先叫几个男老师来扛走他。〞〝好的。那…校长,我是来跟您报告,刚刚那所大学社团的社长又来找人了。请问…那件事处理好了吗?我想了想…觉得这只是学生的情情爱爱,不一定要闹大,所以…〞〝好了,已经让他们走了。放心吧!〞〝嗯…好吧。我去找人来扛主任,顺便跟他们大学生说一下。〞〝好的。快去吧!〞校长催促着女幼教老师。女幼教狐疑地左顾右看,环顾四周,也真没看到其他人影,便带上门走了。我再度从地道爬了出来…『校长,请您解释一下。』『嗯。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你是?』校长的问话提醒了我。

  〝我…我也是社团一员。但不想让瑛庭知道。〞我声音放低了许多。

  〝嗯。你是刚刚那女孩的男友。对吧?〞校长居然一语道破。

  〝嘘…她们还在厕所。〞〝放心,我孙女带她出去了。〞校长恢复一派轻鬆地说。

  〝真假?〞我狐疑道。〝你去看看就知。〞〝喀嚓。〞我一打开,里头居然空无一人!要不我刚刚亲眼看见她们进去,会以为见鬼了。难道连厕所也有密道?这也太夸张。我环顾一下厕所,总觉得哪裡怪怪的?

  有一面木板!看起来装饰用的,上面摆着花瓶与芳香剂,我轻推一下,仅晃了晃,推不动。看向旁边,有个突起的卡榫,一按,果然木门陷了进去…倘若不是有了前一个密道,材质一样的木门,我也不可能发现…〝这校长…有够心机。〞我心裡想。『校长,真的没人了。』『好了,你先回去。其他老师就要来了。被看到了不好解释。』校长催促着。

  『那主任?还有,我还很多事要问。』『都给你知道得差不多了,放心吧!你电话我会另外问你们社长。』『好吧!掰。记得嘿!』我连想都没想,就直接闯进厕所密道裡,裡面居然比刚刚那个密室还宽敞,还有床铺梳妆台,简直佔用了整间教室作为自己的私密房间。这校长到底在这间学校做了些什么?目的又是?

  我满怀疑惑,这房间有左右两道门,忐忑地开了其中一扇,一阵风呼啸而来?明亮刺眼的阳光照射过来。是安全梯?悬挂在外牆上的那种铁楼梯?

  我又跑去另一边开了门,是外面走廊。抬头看了看,上头写着机房与禁止进入的红色喷漆。

  〝主任他怎么了?〞〝我也不清楚,但昏倒了,你们快去吧!〞楼梯那传来一群老师的声音,我赶紧关上门,重新锁上。从另一边安全梯那离开,想必乔乔应该也是带女友走这边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