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1)

作品:笨笨女友瑛庭|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12-27 13:07:00|下载:笨笨女友瑛庭TXT下载
  笨笨女友瑛庭(二十一)話劇社22019年12月26日...几小时前...『小杨~你今天有空吗?』『嗯?怎么了呀?我要去…#!%#$』『可以来帮我们摄影吗?』『怎了?』临时一通电话,就要我去当他们的摄影。因为摄影拉肚子了。

  女友大二开始,加入了话剧社。而由于女友是新社员,最初表演的是几乎没有台词的动物角色。麋鹿。

  表演前一天…圣诞节快到了,女友跟话剧社社员一起去一间国小附设幼稚园表演话剧演出,增加些经验。现任社长刚好是女友班上男同学,这裡叫他胖胖好了。浩天曾经也是社员,但大肆后常常翘掉社团演出。这天上午,瑛庭穿着麋鹿布偶装去幼稚园大班发糖果,小朋友说麋鹿要用爬的,用走的不是麋鹿。女友见小朋友这么说,便趴了下来。

  扮演圣诞老公公的男社长虽然说不必这么配合,可女友说没关係,这样也可以。

  还说『谁想骑就爬上来,可是一次只能一人喔~』幼儿园老师临时被院长叫了过去,于是小朋友更加无法无天了…结果,几个小朋友还没骑上女友背上,却在后面玩尾巴,小朋友们玩坏了女友的布偶装,屁股上空了一个洞,尾巴被其中几个小屁孩拔掉了…小朋友还取笑女友被看到内裤了,继续抠着女友屁股上破掉的洞,还越扯越大洞,都可以塞一个拳头了。

  原本拔坏尾巴没什么,缝回去就行,而小朋友玩闹得太过分,一个不小心或是故意的,不仅把尾巴拔起,连接缝处的十字缝线也连带扯坏,一路扯到了身穿的拉鍊处,还好没有继续往上扯…女友发现屁股上破了个洞,虽然出声阻止『小朋友不可以唷~尾巴坏了拿来给姊姊好吗~?』女友不敢动作太大,碍于背上一直有小孩爬上自己的背,总不能摔了人家小朋友吧?于是只能嘴上求饶,可在小朋友面前没威严的女友,又怎会让孩子们听话呢?

  社长听到尾巴坏了,转头一看,兴奋不已,因女友没穿衣服在裡面,全身只剩内衣裤而已。女友前天晒的排汗贴身衣衫与长裤,被雨淋到忘了收进来,今天刚好有户外社团活动,没办法,只好脱光了剩下内衣裤再穿布偶。

  虽然兴奋,可现场还有另一名男性育幼员在,所以社长也只好乾瞪着眼…那个贴身衣裤应该说是韵律体操之类的服装,用来防止让布偶内裡沾染到使用者的汗渍,但主要是可预防因肌肤与布偶内裡直接摩擦而引发过敏。

  回家后…女友被拔坏了麋鹿的绒毛尾巴,可明天还有一场演出,带着布偶装回家,想要试着缝起,却怎样都缝得不好,只得将破洞处补好而已,毕竟断的地方是在塞满了棉花难以缝纫的尾巴。

  于是瑛庭隔天表演前,在更衣室裡突发奇想,想起自己绑马尾的髮饰,那颗白色的绒毛球球刚好可以使用,于是便拆了自己的髮圈…但这样也没办法塞在布偶上的那个洞,女友左思右想,尾巴可以用这个代替,小朋友看不出来,可现在是没办法绑上去。馀光一瞥见到放在旁边的拖把,再看了看布偶装上已缝好的地方,与手上的绒毛球球髮圈,于是就把拖把把手部份给硬是拔起,拿去洗手间仔细刷了刷洗乾淨。然后拿了毛绒髮圈直接就绑在拖把的沟上绕个三圈。

  女友仔细端倪这根尾巴…脸蛋微微一红…〝真的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只能这样…〞下定决心后,女友脱掉原本的排汗薄裤与内裤,然后居然把补好的洞口重新剪开一条小缝,穿了上去,拉上拉鍊。蹲低身子,拿了那根绑了自己原本绑在头上的球球髮圈与拖把塑胶柄,往自己嘴裡塞后拔出,整根塑胶柄湿淋淋地,就这样直接往自己的破洞处插进去,这是女友是第一次把异物塞进去肛门。

  听到这,我真不知女友在执着什么?没尾巴就没尾巴呀?

  开始表演了,女友头戴麋鹿装扮,也没有什么台词,只有学着麋鹿〝呜~呜~呜~〞叫声而已。就算因为边走动,肛门塞入异物的不适感一阵阵传来,可也还算OK,勉强可以忍受得住。

  麋鹿在表演台上微蹲着身子,手中拿着一根棒状物,代表拖着雪橇走的麋鹿;扮演圣诞老公公的社长下半身挂着雪橇造型的瓦愣纸版,随着排练节奏紧跟在女友后面,他看着看着觉得奇怪?〝缝线缝回去了吗?可是我记得麋鹿的尾巴不是长这样吧?〞社长分了神,不小心撞上女友的臀部…〝啊~!〞一声,女友在台上惊呼。

  胖胖社长吓到,赶紧继续说着台词,freestyle自由发挥临时改了台词…『啊~麋鹿啊~你怎么啦?腿痠了吗?』女友再度〝呜~呜~呜~〞地回应…『妳还好吗?怎么了?』趁着其他角色说着台词,悄悄问女友。『没事没事,继续…呜…』女友轻轻摇着头。这时社长总算注意到女友的异样,瞥见女友肩膀抖个不停,不,沿至全身都在微微发抖着…告一段落,圣诞老公公与麋鹿暂时回到布帘后待命,其他社员继续演出,社长却若有所思地看着女友的屁股发呆…〝奇怪?刚刚的尾巴呢?怎么不见了?〞又轮到社长与女友出来了,女友扮演麋鹿,自然走在前方,屁股一晃一晃地,白皙的臀部竟然映入社长眼下…原来是刚刚上一幕的意外,社长那一撞,把假的假尾巴给撞得更深了,且绒毛球球还塞进布偶装裡面,顿时敞开了一条缝,从宽鬆的布料洞口,这才会让社长看到女友的屁股走光了。

  社长脑中〝翁…〞地一声,整个呆住。直到女友转身看到社长没跟上自己的脚步,赶紧回头摇了摇社长的肩膀才醒来,台下一片嘻笑声。

  『啊阿…继续…』这次社长忘了遮麦,台下又是一片欢笑…可这时台下有些眼尖的观众就发现了,女友转身摇晃社长的同时,宽鬆的布偶也再度一晃一晃地摇摆,自然屁股又再次从缝隙中裸露在大家面前,只是这次面向的是观众…不过还好台下大都是幼稚园小朋友,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在陪同的家长裡面有些人都瞪大眼睛看傻,不知是否自己眼花了,还是说裡面有穿着贴身衣裤?

  大庭广众下又不好询问,于是只能说服自己,应该是看错了吧!?怎么可能会有人露着屁股表演呢?

  当然,还是有些眼尖的大人与孩子注意到了,孩子还嚷嚷着说『爸~你看~麋鹿的屁股~』那位爸爸赶紧摀住自家孩子的嘴,小声在耳朵旁跟儿子唏唏簌簌说悄悄话…社长这下可尴尬,但心中却开始有了盘算。想通了后,便又恢复以往的专业,继续演出。直到再次落幕…紧接着第三幕与第四幕都没有社长的出场机会,两人便在布帘后等待,整装。

  女友不知自己早已曝了光,转头继续跟社长聊天,这时她已渐渐习惯肛门中的异物了。『妳还好吗?瑛庭?刚刚看妳好像不太舒服?』瑛庭心中噔了一下,赶紧否认『没有没有…只是第一次演出有些紧张而已啦~哈哈哈~』『好喔~有什么困难趁现在说,等等第五幕又要出场了唷!』社长温馨喊话,使得女友感到格外窝心…便回答『OK的~谢谢社长~』女友灿烂地笑,却不知道社长脑中却一直计画着等等的〝特别演出〞。

  很快,过得一会儿…『瑛庭~准备走囉~妳可以吗?』『嗯!』女友转过头去,接着准备出场。突然女友感到一隻手圈住自己〝啊!?你…社长你…?噢呜…呜呜呜…〞女友赶紧摀住自己的嘴,一手往后推着社长…原来,社长故意在大约准备出场前10几秒,静悄悄地靠近女友身后,女友专心地在心中反覆背诵自己的台词,因为接下来身为麋鹿的她,将会开始〝说话〞,也是整场唯一的两三句台词。所以这才没发现有一根肉棒已偷偷鑽进那道口子。

  可一切已来不及,社长已经将肉棒送进女友不知是香汗还是淫水淋漓的蜜穴口,碍于情势动作不能太大,也只能插入了半根多。社长就这样一插一插地推着女友走出场,逼得女友只得硬是憋着酥麻的快感…且每往前推送一下,也便会挤压着假尾巴,女友的第一次双洞齐插,居然就这样送给了社长…女友ㄍㄧㄥ着从布帘后走出来,继续这一幕…渐渐地,台下刚刚发现女友秘密的的观众,再次发现了他们俩的不自然…虽然圣诞老公公有道具挡着下半身,一手又扛着红色大布袋在肩上,但身体却异常地贴近女友臀部,左手只有在假烟囱投礼时才会鬆开,其他时间都紧抓着女友腰肢一前一后的推送,看穿秘密的吃瓜群众们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都心照不宣。也许是怕尴尬或是误会吧!

  可有些母亲就尴尬了,赶紧遮着自己孩子的眼睛,但陪着孩子来看话剧的爸爸们则是兴奋不已…原来麋鹿是女孩子装扮的呀!?难怪如此瘦小与苗条。

  社长有着大鬍子遮掩,肉棒一边插着女友也还能好好地说着台词演出,这次倒是都不出去雪橇送礼物了,反倒拿礼物给女友,让她自己往烟囱道具投了进去。几位幼教老师看着手机〝哒哒哒…〞专注地打着简讯,丝毫不觉台上的异状…就这样大约插了几十来下,突然瑛庭不动了几秒,脱去了麋鹿的头罩,转身说道『啊~圣诞老公公呀~您怎么可以每年都要这样让我超时工作呀?以前都只是拉着雪橇载您,现在您胖到鑽不进去烟囱了,就还要让我来帮你做吗?我拉车也是很辛苦的耶~』女友瞪着社长的双眼,一脸怒意的看着他。

  看到这裡的当下我也吓一跳,还以为这只是一齣关于圣诞老公公送礼物给孩子的剧本,没想到变成了反过劳的剧本?只见女友脸红通通地,感觉也非常符合当下的剧情。

  社长虽吃了一惊,可也立即镇定地回答『哎呀~哎呀~虽然一年四季就只有这天要送礼物,可其他时间还要想着怎么回覆给小朋友寄来的信呀~老公公我还是很忙的呢~呵呵呵~消夜自然能吃就吃,不能饿着了嘛!自然就越来越胖囉~』社长的回答感觉一语双关,女友顿时口拙忘了怎么回应。

  毕竟,虽说本来就有几句台词在最后等着她发挥,可却不是这句话呀!?前几天夜裡,我可是每晚都被女友拉着对练台词…原本的剧本应是…麋鹿女友:『圣诞老公公呀~你每年到了今晚,都要辛苦地这样送给孩子礼物,未来他们长大了,还会记得你吗?』圣诞老公公:『当然会呀~孩子的梦想,就是我们的责任,当然,我们只送给听爸妈话,又乖巧懂得帮忙家务的孩子送礼物唷~(这是我的对练台词)』最新找回麋鹿女友:『原来如此,不是每个孩子都送,是只会送给乖孩子唷~你们有没有乖呀~(麋鹿女友)』〝有~〞小朋友应该会回答。然后…『有乖~那就送礼物囉~(两人一起说)』接着从表演台后方走出更多圣诞老公公开始发礼物。

  结果还好,女友即时转了过来,虽然转得很硬,直接套原本上面的台词进去『原来圣诞老公公您这么辛苦呀~可能晚上我都在睡觉,所以不知道呢?您每年到了今晚,都要不辞辛劳地…』后面都一样了,就不再重複。

  原来,社长就是忍不住射了进去,这才让女友暴怒地脱下面罩,想当面质问,又看到现场这么多观众都在看着他们,且大部分都还是小小朋友,女友只能气噗噗地临阵改词,后来有天找了机会问女友,女友借酒浇愁。但我避开我发现她被上的事情,只说,我在录影后,回家整理影片才发现的。在现场却救不了她,只会让我感到惭愧,更何况还躲在柜子裡偷看边打手枪。我问,为何妳不就直接当作没尾巴就好了?可女友回答,当下因为要表演太紧张。只想得到要把尾巴装上去而已嘛QAQ、我的天…兵…======================================================================时间线回到上篇更衣室裡。

  『我…我的…屁股…塞了拖把柄…拔不出来…所以…所以…』女友遮着脸,一个字一个字挤牙膏般的吐出…『喔对!瑛庭她不小心塞了进去,我正在帮她弄出来而已…哈哈…哈哈…』胖胖学长有些慌张地说。

  『真的假的?瑛庭妳怎会卡住?我…需要我帮帮…帮忙吗?咕噜…』阿宏学弟吞了口口水…傻愣在那,不敢置信自己一直暗恋的女孩子现在几近全裸地站在自己面前,只拿着一件衣服挡着身子,身后还有学长的手在屁股后面…『换你来,我来扶着瑛庭?』胖胖学长顺水推舟,想拉这位阿宅下水…『我?我…我…我不会啦…我帮你们扶着就好…』哇?我女友的娇躯还让你们推来推去的哦?

  『那,那瑛庭妳扶着阿宏的手臂,阿宏撑住嘿!』胖胖学长偷偷微微一个窃笑,阿宏跟女友都没看见。

  『嗯…那阿宏…拜託你了…』我很惊讶,女友居然顺着胖胖学长的话,听话地身子微蹲,屁股翘起,只见她眉头深锁,似乎快忍受不住了,也难怪,一隻手正在偷偷地戳她屁屁,让她麻痒难当,才会不得不妥协吧?

  『等等,阿宏,你先去锁门。以免等等又有人闯了进来!』『喔好!』阿宏快步地跑上前〝喀擦!〞将门锁上后,立刻返回,深怕错过了什么一样…女友一手扶着阿宏一手拎着衣服遮盖胸部,如此欲盖弥彰,反而显得若隐若现。

  阿宏也扶着女友左手手臂,另一手一开始颤颤巍巍的不敢乱碰,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扶上女友肩头。

  另一边,胖胖学长就没这么客气了,女友屁股后面一双大手不停地抠弄,搞得瑛庭〝嗯嗯啊啊〞呻吟起来,屁股也一紧一缩地颤抖…阿宏学弟看得脸红心跳,却也不敢擅自妄为,杵在那呆若木鸡。

  『怎办?这样好难拔,可以用手抠看干吗?』胖胖学长问。

  『怎么抠?』女友忍着不适感,回头问道。

  『我把手伸进去妳的…那个…看能不能抠出来?』『嗯?不行!不可以!这不行的…』女友听了勐摇头,就要准备转过身子。

  『什么不行?你们在说什么?』阿宏状况外地傻问。

  『没…没什么…』女友急忙遮掩。

  『我看妳也不是处女,没关係了吧?刚刚不也是被我那个了吗?』『你们在说哪个?是那那…那个做…吗?』阿宏傻愣傻愣地问。

  『就是说刚刚在表演的时候…』『啊!没…没有…你…弄吧…胖胖学长~就拜託你了…』女友惊恐地赶紧阻止胖胖学长继续说下去。

  『那我开始囉?呵呵…』女友羞红着脸『嗯…』了一声…『腰低点,屁股翘高。

  』女友不敢违抗胖胖学长命令,照着做了。

  『嗯呜~~学…学长…你抠错边了…唔…是上面…不是下面…呜嗯嗯嗯…婀婀婀婀婀~啊~~~』女友越发失控地淫声浪语,兴许是因为被学长与学弟前后夹击,而感到格外刺激?

  我揉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棒,偷看自己女友被人淫,依旧如此令人欲罢不能。柜子裡越来越闷热…外面却上演着二龙戏凤,我为何躲在这啊!好想一起来个多人混战!

  〝通通通…〞门外传来敲门声〝有谁在裡面!?圣诞老公公吗?〞〝对~~我刚刚看到他们进去了!〞〝我想是哦~~他们正在变身!〞〝为什么要变身?不是换衣服吗?〞〝因为……〞一群毛孩子叽叽喳喳个不停,迟早会招来老师的。我有些心急,毕竟我躲在衣柜裡也出不去了。到时看怎么办?

  『怎办?还没拿出来吗?我要去开门吗?』阿宏紧张兮兮地问。

  〝安静~不要吵闹~回教室坐好…等等要吃点心了!〞一名女幼教老师呼喊着小朋友。

  〝好~有点心了耶~〞一阵嘈杂声逐渐远去,女幼教老师也带着小朋友离了开去。

  〝好险他们走了…〞〝通通通…〞好容易外面三人和柜子裡的我以为都平安度过,又传来几声敲门。

  〝是我,张老师。胖胖社长?你们在裡面吗?你们的其他社员已经在车上等了唷!他们找不到你们,所以託我来找你们~〞这次是个男声,应该是刚刚顾着看自己手机的那位,这声音有听过。

  『喔~好~马上就出去!』胖胖学长呼喊回应,赶紧叫他们收拾收拾。

  〝可是还塞着…〞〝出去再拿,车上再帮妳弄出来。〞〝我刚好要拿个东西,我要进去囉~〞『啊~等等…』〝喀嚓!〞他们居然没想到对方是老师,一定有锁匙的啊!我居然替他们担心起来了…门缝只见三人慌慌张张地穿衣,却没想过三个人一起换衣不会很怪吗?

  『咦?你们都在啊?嗨~麋鹿妹妹!妳好受欢迎呢~』『嗯…对呀!瑛庭妹妹的确很受小朋友欢迎,哈哈…哈哈…嗯哼…』胖胖学长故作镇定,我这角度看不到那个男老师,可语带轻挑,总让我觉得很讨厌。

  『是齁~看你们感情好到可以一起换衣服,也难怪刚刚麋鹿妹妹的屁屁后面好像有着什么连着一样?我懂了~你们是情侣?』『啊不!不是!』『这…是!』女友吓到赶紧否认,胖胖学长赶紧承认,只有阿宏傻愣在那…『是齁~那这位怎么也在?算啦!我看就是偷情吧!』『没!没有!』『阿不然?我去问问其他人好了。』『不要~』女友急忙否认,却乾着急不知道怎办,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胖胖学长。

  『你有什么证据?』胖胖学长冷静地说。

  『你看。当我不会准备吗?』『啊!不要~删掉!』『哈哈~不给你们。你们两个别乱来!小心我冲出去喊!』我在柜子裡乾着急,看情况是偷拍了照片还是影片吗?跟我在台下摄影一样?可手机画质差,真能拍到什么吗?

  『好吧。可我们要回去了。不回去会被怀疑。』胖胖学长应是想缓兵之计?

  『没关係。我坐你们的小巴,刚刚已经先说好了。我们车上谈。』男老师一派轻鬆地说。

  『拜託~删掉…呜呜…』女友急得哭了…『乖。没事的,阿宏,你先出去跟他们说等等。说庭庭肚子痛。10分…不,30分。叫他们先回去!』他到底要干嘛?

  『喔!好!』阿宏学弟似乎也看出严重性,乖乖地赶紧离开。

  『你想说什么?』『要不。现在就给你?然后替我们保密?』胖胖学长说。

  『给他什么?』瑛庭不解地问。『好喔。就这么说定。』『什么?什么?』女友满头雾水…『啊!不要!』只见胖胖学长绕到女友背后,立刻将女友裤子脱下,女友惊叫一声,想提起裤子,却被胖胖一把从大腿抱起。

  我在门缝中窥看得一清二楚!女友白皙双腿被弯成M字型,整个身体往后靠着胖胖学长的胸膛,屁股坐在肥滋滋的肚子上,短裤则挂在右小腿上。

  『哇!这是什么!?』一个人影出现了,就是男幼保员!他伸手指摸了摸女友的屁眼,对卡在瑛庭屁股裡的东西充满好奇,我的视线被瑛庭臀部挡住,看不见,应该是有拔了一小段出来,但可能圆头滑滑的,拖把柄就卡在那抠不出。

  『啊!?不要摸~不要看啦~呜呜…』女友遮住下体,也遮住脸,却遮不住屁眼。

  『要做快做。不然等等有人来了!』胖胖学长不耐烦地说。

  『呵呵。好吧。我来囉!』『不要…不要…』男幼保员脱下裤子,一根直挺挺的肉棒对着瑛庭晃了晃,随即抵在女友的阴唇上,上下摩擦。

  『啊嗯…不要…嗯嗯嗯嗯嗯…』『你快插!我手痠!』胖胖学长不耐烦地说,一点也不顾我女友的感受与意愿…淦!

  『啊~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呜…拜託~呃…啊…好撑…』也许是肛门那颗还没取出,瑛庭感觉被塞得特别难受。男幼教一点也不怜香惜玉,顶开女友两片小阴唇直接就插了进去。

  『唔啊~啊啊啊…』女友紧紧抓住自己的大腿,已经顾不得遮掩,看着自己的小穴被强行插入,屁眼还卡着一颗自己塞进去的拖把柄…『庭庭乖乖听话,不然他说出去我们都完蛋了。好不好?跟他做一下,好吗?』『呜呜…你…你都让他…插…了…还问…我好不好?唔…噢噢噢…』瑛庭一边忍着难受,一边抗议着不公平。

  『门…门有锁上?』女友居然开始担心起会有人闯进来,也是,这裡可是学校耶!什么时候突然有人闯进来也不一定得。

  『放心…锁上了!喝喝…麋鹿妹妹…妳好紧…喝喝喝喝…我从…一开始…就…发现了…没想到可以上…上到这么优的女孩儿……』男幼保开始臭屁起他眼睛多锐利,还说其实昨天他们来发糖果,就看到女友的布偶装被小朋友戳破了个洞,当下很兴奋,可碍于还有胖胖在场,才不敢乱来;然,胖胖学长自然也坦承,自从昨天看到女友屁股之后,今天就打定主意想找机会上了女友,只是没想到是在表演中就忍不住。就是上述前半段所说的因由。

  接下来,他们姿势换了又换,要不是女友屁眼被插着东西,否则胖胖学长还真想走后门,胖胖不满足现状,只得两手不停挑逗瑛庭勃起的乳头,伸出舌头将女友耳朵与耳后脖颈舔得湿湿黏黏…甚至最后,还让女友帮他打手枪与口交,看得我好硬!

  直到……〝框啷框啷框啷…〞『啊!?你们在干嘛!?』一个女生的声音迴盪在这间更衣室,窗户被打开,窗帘也被掀开…『我…我们…』『他…他们强迫我…』『我要去告诉校长!』女幼教老师气冲冲地落下这句话,没听见我女友呼救,只顾自己跑掉。

  『这下怎办?靠北!我们怎没锁窗户!?』胖胖学长与男幼教师吓得腿软,自然鸡鸡也软了,蹲着或站在那懊恼,女友低头啜泣自个儿穿起衣裤。接着,三人默默地关上门离开。我也走了出柜子,等他们走远后才开门,人却已不见…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