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27: 分手后遗症(四合一)

作品:重生成校草大佬的小仙女|作者:糖糖桃月|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3 21:22:45|下载:重生成校草大佬的小仙女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正当两个人相互僵持时,顾琛的电话打破了这份尴尬,他说当地又有一个居民倒下,导师希望陆子衡尽快赶来。

  陆子衡临走前对沈清欢说,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就让他们彼此都冷静冷静。

  冷静个P!

  沈清欢忍不住吐槽。

  他都走了,她还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沈清欢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箱,也走出了门。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这里不及帝都,沈清欢走了一个钟头也没见一辆车,她再想按原路返回时周围已经是黄沙漫天,却看不清路了。

  手机屏幕显示无服务。

  随着天气越来越暗,沈清欢的心底开始慢慢地浮起丝丝恐惧。

  早知道会是这样,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跟陆子衡赌气。

  就算是分手,至少也得让他送自己回剧组。

  可是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她最该想的应该是如何自保。

  沈清欢打开行李箱,好在之前自己怕吃不惯南非的食物,备了不少干粮,至少可以维持一周左右的时间。

  她想,自己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一周之内,应该可以找到路的。

  这场沙尘暴来得突然。

  陆子衡的心里开始惴惴不安。

  顾琛以为陆子衡第一次上手术台,便宽慰说谁开始都句的困难,不过往后适应了习惯了就好。

  陆子衡担忧的倒不是这个。

  他来时也是糊涂,竟应了沈清欢的气话。

  万一在这样的天气,她若是因为赌气离开该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会没事?】

  陆子衡的脑海又浮现出沈清欢说这话的情景。

  若是前后都容易出事的话,他情愿选择后者。

  至少,他能陪伴她左右。

  陆子衡怀揣着不安一直到了扫尾的时候,他婉言谢绝了当地居民的邀约,顾琛怕他在这个沙尘夜里出事儿,就跟着他一起回去。

  狭小的房间里,哪里还有沈清欢的影子!

  陆子衡慌忙给沈清欢打电话,可是一直是忙音。

  “也许是有人提前带走了她了呢。”顾琛瞧着陆子衡发红的眼眶:“你不是说,你家小姑娘来南非是因为要拍戏吗?”

  哦,对的。

  拍戏。

  陆子衡抓起手机拨通了陆子铭的电话。

  风沙吹得屋里玻璃几欲破裂。

  陆子衡瞧着这样的环境,深深地陷入了自责。

  若是今晚他回不来的话,小清欢一个人在这个夜里,又该如何自处。

  “查到了。”正当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陆子铭来电对陆子衡道:“好在之前沈总担心他女儿,在手机里植入了IP追踪......”

  陆子衡记下了地点。

  沈浩天就算是知道沈清欢在哪里,远水也救不了近火。

  这个位置离陆子衡并不远。

  他一直绷紧的拳头,猛然锤向桌子。

  而木头制作的桌子,难以承受着如此沉重的一击,直接坍塌落地。

  也许只有这样做,才能够让陆子衡更清醒一些。

  顾琛惊呼,想着帮陆子衡处理伤口,却看到那男人拎起外套直接奔向风沙中。

  风沙过后,天空忽然由下起雨来。

  方才沈清欢为了避免食物被风吹走,一直死死地护着行李箱。

  现在风吹在被淋-透的衣服上,让她更加觉得寒冷。

  “小清欢。”

  风里似乎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很像是陆子衡的那个狗男人。

  沈清欢的眼皮越来越重。

  她还不能睡的。

  还要继续保持清醒。

  若是睡下去就没有办法找到坐标,也很有可能再次陷入危险之中。

  朦胧里,沈清欢好像是真的看见陆子衡开着车来到她的身边。

  沈清欢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食指,以前的知识告诉她,人在脆弱的时候,容易被海市蜃楼的景象所迷惑。

  正当沈清欢缓缓地站起身,抓着行李箱准备继续前行时,她的腰间忽然一紧。

  “哥哥错了。”陆子衡的声音在头顶上空响起:“哥哥不该留小清欢一个人在家里。”

  还好。

  沈清欢并没有走太远。

  若是再往前走远一些,或者说发生了意外,他极有可能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

  “想不到,这幻象还挺真实的。”沈清欢自嘲道。

  幻象?

  她难不成以为自己是在荒漠里遇见了幻觉?

  此时陆子衡身上的白大褂大概沾染上污泥和血液,一向注重外表的他,全然不顾短发被雨水打湿。

  他狼狈地冲着沈清欢笑了笑,好在她没有事儿,否则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沈清欢咕噜噜地叫着。

  “怎么不吃东西?”陆子衡记得自己拿-套的时候,见过沈清欢行李箱里的食物,边问边要拿沈清欢的行李箱。

  瞧吧。

  她就说自己见到的肯定是幻觉,这个幻觉还给自己抢行李箱!

  沈清欢强忍着困意,紧紧地攥着行李箱不放手。

  还以为是幻觉吗?

  陆子衡的手悬在半空中,他有些心酸,喉中梗塞,缓了半天才道:“我不同你抢食物,我只是想把里面的食物拿给你吃。”

  她的身体很虚弱,也不知道是不是决定拉长战-线,连口水都不喝的。

  陆子衡见沈清欢的防备有些松懈,他顺势哄道:“只要你现在吃一个行李箱的食物,等到走出这儿,我回去就还你两个好不好?”

  “真的?”沈清欢翕动着有些发干的唇。

  “当然。”陆子衡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车子没有了油,便成了负担。

  沈清欢因为淋了雨,就算稍微吃了点东西,身体也变得很虚弱。

  “困了的话,你就睡一会儿。”陆子衡拍了怕她的肩膀,示意沈清欢先好好休息,方才简单地为她将食指进行了包扎。

  都是他的错。

  若不是他,他的小仙女又怎么会遭了这些罪。

  竟然会选择咬破自己的食指......

  陆子衡无法想象出自己若是晚来一步,还会发生什么。

  “等到天亮后,我送你回去。”

  沈清欢听到【回去】这两个字,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她也不管面前这个是不是幻象的陆子衡,就斩钉截铁地对他说自己绝对不会回剧组。

  沈清欢想好了,分手太傻了,她才不要分手,她就要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让他用一辈子去补偿她。

  陆子衡哑然失笑,“好好好。不分手,谁以后谁再提这两个字,谁就是小王八羔子。”

  幻象里的陆子衡果然是幻象。

  不然一向风度翩翩的他又怎么会骂人呢。

  沈清欢就这样在自己的胡思乱想里沉沉睡去。

  今晚,是一个胆战心惊的夜晚。

  事后的许多年里,陆子衡回想起这个夜晚总会心有余悸。

  荒漠里的白昼光亮很足。

  顾琛从昨晚就把陆子衡的情况向导师打了报告,这次都不需要沈清欢主动提出见陆子衡一起工作的队友们,人家便主动来找她。

  陆子衡的导师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医学泰斗,饶是前半生阅人无数的老先生,在亲眼见到自己最得意的高冷门生,如今因为一个姑娘变得如此温柔也是跌破了眼镜。

  “怎么会那么多人啊。”已经清晰意识到不再是幻觉的沈清欢开始有些不好意思,她咬着唇,戳了戳陆子衡,“你是不是故意的?”

  陆子衡正哄着沈清欢,低头检讨昨晚的错误呢,也没想到顾琛会把整支医疗队都带出来找他们。

  队里有许多只是见过沈清欢的相片,就算此时沈清欢有些狼狈,但也难掩美丽的容貌。

  他们见多了病人状态,纷纷地挥挥手给沈清欢打着招呼。

  “子衡。”陆子衡的导师终于忍不住了,他明知故问道:“你也不来介绍介绍。”

  “老师。”沈清欢没有想过陆子衡竟然会当着全队所有的面道:“这是我的未婚妻。”

  “你都没有求婚的,哪里来的未婚妻。”沈清欢涨红了小脸,声音也小小的。

  “北海的那个晚上。”

  陆子衡的确说了,只是沈清欢那会儿也的确是睡着了。

  其他人只当是小两口在咬耳朵,只要人找到了,各自欢喜,见多生死的他们都不会过于苛刻。

  唯独顾琛,在沈清欢跟着大部队上车前,忽然凑到她身边低声提醒道:“知道你不见后,子衡他急得不行。手就是在那个时候受的伤,还有一年前飞机刚落地南非那会儿,他曾因为你的分手短信想要回去......”

  分手短信?

  沈清欢的杏眸里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昨天之前,她从未对陆子衡讲过分手的话。

  沈清欢的心里五味陈杂。

  她虽没有回应顾琛,眼睛却盯着那个被陆子衡藏在白大褂里的右手。

  “男孩子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说你不能够好好珍惜子衡的话,自然有人......”顾琛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其实不用顾琛点名,沈清欢也注意到医疗队里的唯一一个女医生。

  “顾师兄。你与清欢在说什么悄悄话呢?”那位女医生借着陆子衡去整理行李的时候,坐到沈清欢的旁边。

  顾琛不假思索地回应:“没什么。”

  “清欢又不是外人,顾师兄怎么还害起羞来了?”那女医生像是天生自来熟似的,对沈清欢介绍自己说:“我叫刘楚燕,子衡平日里都叫我燕子,既然你是子衡的未婚妻,也可以这么称呼我。”

  “你说谎。”沈清欢打断了刘楚燕的话,“阿衡不会这么称呼女生。”

  刘楚燕的手举在半空中,她的神情略微有些尴尬。

  陆子衡的确不会像医学院其他的男生那样将自己当成宝。

  刘楚燕从陆子衡进医学院的当天,她就喜欢上了他。

  陆子衡越是拒绝,她越是想要攻克陆子衡身上那股子儿清冷劲儿。

  所以A大医学院这次援非,她义不容辞地报了名。

  本以为日子久了,陆子衡就会感念自己的好,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沈清欢。

  这个沈清欢,刘楚燕熟悉得很,与她们同届进入大学,又是高考状元,经常挂在热搜。

  最重要一点,沈清欢的老爸是帝都首富。

  原本刘楚燕以为陆子衡瞧不上自己是因为身上那股子清高,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陆子衡其实比自己想象中更世俗。

  刘楚燕会演戏。

  眼圈当场就红了。

  “清欢。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简直太过分了!”

  顾琛挨得两个人最近,还以为沈清欢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将刘楚燕当成了假想敌,微微蹙起眉毛。

  沈清欢感受到周围被一股子儿强大的阴影笼罩着。

  她转过身,果不其然瞧见陆子衡端着杯热乎乎的牛奶站在自己的身后。

  “道歉。”

  刘楚燕听到陆子衡用一贯冰冷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时,暗自在心里为自己的小伎俩成功鼓掌,却不曾想过陆子衡在下一秒竟道:“刘楚燕,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