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七年前的春季

作品:你是我的东南西北|作者:村口集合偷大鹅|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13 00:04:50|下载:你是我的东南西北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从来都不是你追逐我。”南浮生倾尽所有温柔,在南醉生额头上落下临别一吻:“我一直在你身边仰望你。”眉目俊秀的成熟男人弯腰抱住怀中的女孩,将溢出眼角的泪光深深藏入她的颈边。

  南醉生感受到耳边的湿热,哽咽着微微侧头:“我等你回来。”她抬起手放在他埋进肩窝的脸庞,对方的泪水同样濡湿了她的眼眶。两人密不可分的紧贴在一起,从遇见的那一刻就注定此生都无法分离。

  就像她曾经锁在抽屉里的那本秘密,南浮生曾经说过,天上有多少星光,世间就有多少女孩,而我,是他心中最亮的那颗星,从此长眠于他心上。散发着淡淡木质香气的日记本被暖风徐徐吹开,扉页的几行小字在阳光下闪烁着墨色的零光。

  七年前的春季,清晨。

  “醉生你洗漱好了没有?”眉目俊秀的少年端着两杯牛奶,目光触及到餐桌旁空空如也的座位上时,无奈的侧头转向楼梯拐角处:“再磨蹭上学就要迟到了。”

  “来啦来啦,哥你就别催了!”少女清灵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伴随着弄翻东西的声响,手忙脚乱的踢踏着拖鞋从楼梯上跑下来:“我这不来了吗,你看你总是催催催的。”南醉生挨在少年身边坐下,匆忙的扎好头发。

  “你啊。”南浮生无奈的摇摇头,将牛奶推到南醉生面前:“快点吃早餐,今天开学第一天,不可以迟到。”说完他将盘子里的煎蛋仔细的切好,喂给犹自满脸不情愿的南醉生。

  南醉生,南浮生。

  醉生是与他同姓的女孩,双方的父母都长期在国外工作,由于南醉生年龄还小,她的父母和南浮生的父母又是挚交,便将她托付给了南浮生照看。

  刚开始南醉生只是偶尔居住在南浮生家里,回到家后自有保姆照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喜欢往浮生家里跑,久而久之,就连醉生的父母也无可奈何。

  好在双方的家境同样优渥,照顾一个小女孩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南浮生一直将她当做妹妹尽心照顾,两个人在一起也好作伴,双方父母这才逐渐放下了心。

  “好了哥,我吃完了,我们走吧。”南醉生将杯中剩余的牛奶一饮而尽,推开手边的餐碟站起身。南浮生闻言不紧不慢的放下餐叉,拿起一张纸巾面对着少女:“你确定要这副模样去学校?”他垂眸仔细擦拭着少女的嘴角,奶渍瞬间洇透薄薄的纸巾。

  南醉生静静的等待哥哥擦完,笑的眼睛弯弯:“不确定啊,但是我相信哥哥是不会不管我的。”她注视着眼前的南浮生,目光里是满满的信任与依赖。

  上课铃声急匆匆的响起,学生们从教室门口鱼贯而入:“呼---还好没迟到。”南醉生气喘吁吁的在铃声落下前的最后一秒踏进教室,黑色的长发在奔跑中凌乱的散落在校服上,平凡的黑色与白色交织成一股不可言说的美丽。

  不少端坐在课桌前的新同学们好奇的看向教室门口,单手扶在门框上不停喘气的女孩实在惹人注目。无论是飘逸的长发,还是精致的五官,都与平淡无奇的他们有些格格不入。

  “这位同学请挑选自己的位置坐好,我们马上要开始做自我介绍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笑容和蔼的看向南醉生,声线温柔沉稳。

  “好的老师。”南醉生浅浅一笑,转头看向教室里的座位。不少男同学有些紧张的挪了挪座椅,表面上淡定自若,内心却十分期待着自己能幸运的成为南醉生的同桌。

  来回扫视了几圈后,南醉生看向讲台前的位置,那里的采光以及上课的视野都是最好的,旁边是一名戴眼镜的男生。正当她准备迈向选好的座位上时,一名坐在靠窗第二排的男生打了个招呼:嗨。”他抬头看向南醉生,帅气的五官半掩在阴影下。

  靠窗的身体慵懒的沐浴在阳光里,白衬衫的一半被勾勒出温暖的金边,他拿起放在旁边座位上的背包,眼神深邃。

  南醉生偏头看向他,脚步略微停顿后,缓步坐在了他身边。坐在讲台前的那名男生见况勾起唇角一笑,低头扶了扶银色眼镜的边缘。

  班主任看着教室内坐好的学生,满意的点点头:“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还对彼此不熟悉,所以现在由靠窗的第一名同学开始,轮流到讲台上做自我介绍。”说完她走下讲台,鼓起掌活跃气氛。

  “大家好,我叫西余生。”第一排的女生走上讲台,轻声说道。她长相娇美可爱,栗色头发映衬着白皙的肌肤,神态动作落落大方,很快便赢得了台下的一片掌声。

  随后便是南醉生的同桌,那名帅气的男生。只见他不紧不慢的走上台前,白衬衫上扣歪的一粒扣子带给他整个人一种不羁的气质:“你们好,我叫北浪生。”他单手插兜,有些冷淡的介绍。这副酷酷的形象瞬间俘获了不少女同学的目光,话音未落,台下的掌声便热烈的响起,偶尔还掺杂着几句女生之间的窃窃私语。

  很快便轮到南醉生,北浪生下台时并没有坐在座位上,他站在课桌旁等待南醉生从座位里出来:“该你了。”他一改上台时的冷酷形象,声线温和的提醒。南醉生站起身,路过他的身边时余光瞥到北浪生嘴角的一抹笑意。

  南醉生站在讲台上,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开口就是千篇一律的大家好,我叫什么,而是静静地拿起讲桌上的一只粉笔,转身在黑板上从容不迫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女生窈窕的背影端立在黑板前,过腰的长发随着笔画的动作微微飘动,台下的同学自觉的保持安静,一同等待着她的转身:“南醉生。”白色的粉笔字飘逸秀气,她转身放回粉笔,动作优雅的将半环在肩上的一缕长发别在耳后,南醉生看着台下的同学,灵动的眼眸里流动着清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