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9章 有孕在身

作品:王爷又吃醋了|作者:陌莫儿|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15 09:04:23|下载:王爷又吃醋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司马亮注意到卓津轩脸色的变化,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这人你认识?”

  卓津轩冷哼一声,“不认识!”

  司马亮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酸味,心中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他走上前,询问两个守门士兵,“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守门士兵收回拦在韩羽面前的长枪,拱手回道:“回军师,这人跟着三皇妃身后想闯入军营,因此将他拦了下来。”

  韩羽看到黑着脸的卓津轩,耸耸肩道:“你的手下真是听话!”

  “你到这来做什么?”卓津轩眼神寒冷如冰。

  “你说能做什么?当然是来看我的舒儿了!”韩羽充满挑衅的道。

  卓津轩冷笑起来,“舒儿岂是你能喊的!”

  “喊了你又能拿我怎样?”韩羽充满嘲讽道,他就是要惹怒他。

  司马亮看卓津轩要动手的架势,赶紧拦在他们中间,对韩羽道:“请你注意言辞,三皇妃的名讳不是你能直呼的。”

  韩羽并不理会司马亮,眼睛盯着卓津轩道:“她不过是一个连庶出都算不上的冒牌货,你肯定也想休了她。不如让我成全你!”

  司马亮正准备警告他,却被卓津轩推开,眼睁睁看着他一拳重重的打在韩羽的脸上。这一拳用了他十成的力气,韩羽的嘴角有丝鲜血流出。

  韩羽擦掉嘴角的血,笑容邪魅异常,“被我说中了吗?”

  卓津轩看像韩羽的目光充满厌恶,那副冰冷到极致的脸孔。即使他最生气的时候,司马亮也未曾见过他这幅样子。

  卓津轩一句一顿的对韩羽道:“这是第一次,下次我会杀了你!”

  白舒秦刚走没多久,听到外面卓津轩的声音便掉头来找他,刚到门口就听到他们的对话。她眼角有些湿润,韩羽说的那些话也是她心中所想,只是卓津轩的反应却是她没有料到的。

  韩羽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白舒秦,自嘲的笑笑,看来他轻视了白舒秦在卓津轩心中的位置。他无所谓的摊着手,对卓津轩道:“你若是对她不好,我会随时接替你的位置!”

  “你没这个机会!”卓津轩声音依旧寒冷如冰。

  韩羽扬起一边嘴角,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他要的东西,没人拦得住,包括卓津轩。他最后望白舒秦一眼,慵懒的转身离开。

  卓津轩见他离开,转身走进军营,却看到白舒秦眼中含泪微笑的望着她。他冰冷的面色变得缓和起来,快步走到白舒秦身边,伸手将她眼角的泪轻轻擦拭掉。

  白舒秦突然低头笑出声,随即又扬起头,笑眼盈盈的看着他,问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卓津轩露出和煦的微笑,反问她:“你觉得呢?”

  “你愿意为我这个连庶出都算不上的冒牌货,放弃高贵的嫡出女还有未来所有的女人吗?”白舒秦歪头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卓津轩满眼爱意的看着她,郑重而又深情的道:“此生有你无悔!”

  司马亮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发自内心的为卓津轩感到高兴,但又隐隐担心白舒秦的事会被揭穿。他看卓津轩现在的状态,只怕最后真的会爱美人不爱江山,到时候百姓也许会失去一位明君。

  他摇摇头,相比以后的事,他还是觉得他该担心下自己的终生大事。抬头看到杜子俊给北渚带上珍珠手链的样子,让他有种时光容易把人抛的悲伤感。

  南疆的人喜欢宝石,但北渚觉得洁白无瑕的珍珠比那些宝石还要美丽。她开心的看着手腕上的珍珠手链,眼睛笑成了一弯明月。

  杜子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北渚开心的样子,他也跟着开心起来。

  见白舒秦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司马亮建议卓津轩明日就启程回京。经过今天韩羽这件事,想到再待下去不知道他还能对白舒秦做出什么,卓津轩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军中的人都在收拾行囊,白舒秦他们倒是没什么东西收拾,有的那点东西,青鸾早就为他们收拾好了。

  白舒秦看着青鸾忙碌的背影,觉得她特别像是日本漫画中的执事,什么都能搞的定。她要是个男的,肯定愿意娶这样的女人回家。

  杜子俊去给他的赤兔喂草,北渚也跟在他身后一起。赤兔脾气十分暴躁,除了杜子俊以外,其他人靠近它,它都会撩蹄子。

  北渚跟来的时候,杜子俊还担心赤兔会踢她,谁知它在北渚面前温顺的像是一头驴。

  杜子俊给赤兔抱来了最好的草粮,又仔细的给它梳着身上的毛发。在他细心的照料下,赤兔看上去逐渐有了生气,毛发都亮了些。

  他梳着赤兔尾巴的毛,北渚蹲在石槽前面出神的看着赤兔吃草。杜子俊从赤兔屁股后面探出身子,问北渚:“你要去京城找谁?我说不定认识呢!”

  北渚抿嘴笑着,心想你当然认识啦,不过她还是要保密,“一个远房亲戚。”

  “你的远房亲戚是不是眼睛跟你一样,都是这个色的?”杜子俊好奇的问道,要是在京城有这样眼睛的人,肯定很多人知道才对。

  “我也不知道呢!”北渚不擅长撒谎,心中祈祷着杜子俊千万不要再问下去了。

  “你到京城就先住就先住在三皇子府吧?三皇妃人很好,一定会答应的,我去跟她说说。”他说完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为什么要担心她没地方住?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可能生病了。

  天色渐晚,太阳还露着一点头不愿意落下,但只是白费功夫。白舒秦百无聊赖的坐在房间,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思绪早就飘到卓津轩那里去了。

  杜子俊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走进白舒秦的房间,吓的白舒秦以为进来一只大耗子,差点要扔茶杯砸死他。

  白舒秦看他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纳闷这孩子能有什么事。

  杜子俊坐在白舒秦对面,欲言又止,挠了挠头发,才神秘兮兮的对她说:“三皇妃,我好像被北渚那丫头给下蛊了!”

  白舒秦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她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正色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向来厚脸皮的杜子俊破天荒的不好意思起来,他脸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犹豫了很久,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只要看不见她,我就觉得心里空空的。看她盯着别人的男人,我就忍不住生气。”

  白舒秦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开口,杜子俊又接着说:“我看她开心,我也开心。她难过,我也难过。你说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白舒秦别过身子强忍住笑意,才转过身,严肃的对他道:“你这是中了情蛊的症状啊!”

  杜子俊一脸我就知道的模样,沉沉的叹口气,然后就是满脸气愤:“我对她也算好的了,不就之前说她觉得她是妖精吗?那也是不认识啊,后来我不就没说了!她怎么就这么狠毒,对我下蛊!”

  想到在海岛上,那群海盗脑子里肥胖的白虫,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他也中了蛊,脑子里一定也有那个虫。

  他吓得赶紧抱着头,生怕脑袋被虫给吃光了,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向白舒秦求救道:“三皇妃,你救救我吧!我还没娶媳妇生娃娃,家里还有老父亲老母亲,我不能死啊!”

  白舒秦看玩笑有些过火了,咳了两声,对他说:“我刚刚是骗你的!”

  杜子俊愣了一会,又恢复满脸的悲伤,抽噎道:“三皇妃,你别安慰我了,我肯定是中情蛊了。”

  白舒秦扶着额头,这孩子也太单纯了,怎么这么好骗!她深吸一口气,冲他大喊道:“你这孩子喜欢上北渚了!笨蛋!”

  这下杜子俊完全震惊了,连泪水都止住了,脑海中围绕着的都是他喜欢北渚这句话!

  杜子俊自从听白舒秦说他喜欢上北渚之后,一直刻意避开北渚,只要北渚靠近他,他立刻躲开远远的。

  清晨,军中人马已经整装待发。白舒秦有孕在身,便和卓津轩共乘一匹马。北渚不会骑马,但看杜子俊似乎不愿意带她,于是求救似的望向白舒秦。

  白舒秦看了看杜子俊,他故意别过去脸不看他们。白舒秦心中偷笑,情窦初开的孩子倒也有趣。她转头看向司马亮,话却是故意说给杜子俊听,“司马亮,你能帮我把北渚带上吗?”

  司马亮正点查军队人数,听她这么一说,觉得有些奇怪。北渚和杜子俊几乎天天在一起,这时候不让他带她,怎么找起他来了。他看了看杜子俊,打趣道:“是不是你的老马连个小丫头都带不动?”

  杜子俊转身瞪他一眼,回道:“你的马才带不动小丫头呢!”

  “是吗?那为什么三皇妃让我带你家的小丫头?”司马亮故意找他茬。

  北渚看两人要吵起来的架势,委屈巴巴的看向杜子俊,“子俊哥哥,你们不要吵了,我可以自己走的。”

  所有人都骑着马,她怎么可能跟得上。杜子俊最看不得她这副明明心中委屈,还乖巧的样子。他牵着赤兔来到北渚身边,有丝生气的对她道:“有我在,你走什么走?”

  说着也不管北渚愿不愿意,直接把她扛到马上,自己也翻身上马。

  白舒秦在旁边看的忍不住笑起来,身子往后靠在卓津轩怀中,轻声道:“你看他这霸道的模样还挺讨女孩子喜欢的!”

  卓津轩低头在她耳边呢喃,语气暧昧,“那我呢?”

  白舒秦转过头,眯着眼睛霸气的对他道:“你不需要讨女孩子喜欢,你只要讨我的喜欢就够了!”

  卓津轩刚张开口,话还没说出,司马亮就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全员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出发?”

  “嗯,走吧!”卓津轩也不恼他,以后日子还长,他有足够的时间跟白舒秦相处。

  江州百姓听闻他们要回京,在街道边站满了百姓,给他们送别。贺知舟也带着随从在城门等候,知道卓津轩要回京,心中略有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