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章 古董塔罗牌

作品:诡秘版日志|作者:影子有心|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5-24 01:14:21|下载:诡秘版日志TXT下载
  最新网址:

  直到第二天周日,周六的统计数据出炉,这连环杀人狂已经造成了19人死亡,而警方依然还没能找到这个杀人狂。

  由于之前知道杀人狂直奔夏城,而通向夏城的路口全部都会设卡检查,所以警方虽说杀人狂之前被围在长湖省公园那块,但是整个夏城城区依旧人心惶惶。

  易安妮睡了个好觉,起床带着露露去后院转了一圈,把几个喂鸟器填满,回房的时候王雨欣也起床了。

  阳台的玻璃拉门大开着透气通风,月半这只宅猫却一步都不敢迈出去。

  原本今天易安妮和王雨欣还有出城晒太阳吹海风的计划,但是被这杀人狂一搅和,听说所有的出城道路都排起了长队,两人觉得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

  王雨欣清点了一下家中物资:“其实我们俩一周不出门都没问题。”

  易安妮不开心了:“你一周不出门没事,我明天还是要上班的……”

  这么一想,她还没开始写稿件。周末加班这种事情是完全不可能的,稿子只能周一写了。

  既然这天没事,那就去打理院子吧,易安妮站在阳台上和王雨欣决断了一番。

  修树枝、拔杂草、撒草籽、铺新土,春天的院子打理简直残酷。王雨欣更擅长室内的活计,诸如播种育苗,于是室外的就都交给易安妮了。

  事实上,等王雨欣起来慢悠悠地做完早饭,两人在阳台上看着综艺伴着鸟鸣吃完,然后一番喝茶聊天,大半天已经没有了。

  易安妮戴着耳机去院子里将冬日之前留下的落叶用耙子耙成一堆,让其下的土壤显露出来,然后撒了一些草籽,这就差不多是她力所能及的剩下小半天的工作量了。

  王雨欣则在阳台上,将她们之前买的一些花籽菜籽分别埋入花盆和育苗盘,然后就该开始准备晚饭,顺便做些她美食博主的视频了。

  阳光之下,小院子生机勃勃,易安妮没来由地看了一眼洗衣房半开的窗户,完全不明白那天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何而来。

  收好工具,易安妮腰酸背痛地回房洗完了澡,出来之后却发现露露和月半都在阳台上。

  “哟,月半今天胆子很大啊,都敢去阳台了。”易安妮感叹了一番,平时这只宅猫如果被强行拖出去室外,通常就蹲着一动都不敢动。

  王雨欣抽空从她的面团大业中出来笑道:“那是因为今天后院的诱惑有点大。”

  易安妮脸顿时就黑了,因为她听见了后院的阵阵鸟鸣:“我的草籽——!”

  穿着睡衣冲到阳台往下一看,果不其然,院子里在地上啄食的鸟落了满满一院子。除了住在附近的蓝渡鸦和知更鸟家庭之外,还来了一群麻雀和几只鸽子。

  邻居温蒂老太太也从阳台上探出头来看着这群鸟,见易安妮一副气急的样子,耸耸肩:“我会帮你祈祷,让那些鸟给你们家留一点草籽的。”

  易安妮都穿上睡衣了,也懒得再出门去把鸟赶开,只得放任那些鸟拨拉着地上的草籽。

  第二天,又是谁都不想见到的周一。

  易安妮起来刷刷昨天的夜间新闻,警方依然没能找到犯人,而且受害人反而增加到了22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在夏城范围内的受害者,是当地一个小报《夏城经验》的老板,算是易安妮的同行……吧。

  果然,到了编辑部的办公区,大家都在讨论这个连环杀人凶手的事,杀人凶手的身份已经确定,但是犯案动机却没有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杀人凶手其实是个大富豪呢,几百万的资产!”

  “哇!那么有钱还去杀人,真适合变态的设定啊!不过想想,没钱的话怎么置办出警服和假警车的。”

  “现在看来,这个人是随机杀人的吧。”

  “警方暂时没发现受害人之间的关联,但是具体的还是要查。”

  “长湖省公园那边的建造工地也停工了吧,那个人花了那么多钱买了长湖的地,还做了那么多广告,现在大概要哭死了。”

  此时,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们已经知道周五聚餐的金主就是买下长湖公园那片地的人,想来如果那人破产了,他们也就再没有机会吃到那样高级的餐食了。

  “是啊是啊,那个杀人狂已经在工地里藏了第三天了,那里的房子还卖得出去吗?”

  “那个杀人狂找到了还好,如果一直找不到,那才叫可怕!”

  “《夏城经验》那边已经完全乱套了,那个小报是老板全资的,现在老板死了,他们那小报公司估计也要挂了。”

  “死同行,相对来说是对我们新闻中心有利的,但是那个老板也确实惨。

  易安妮一边赶诡秘版的稿子一边竖着耳朵听同事们聊天,顺手还能用听到的消息做点搜索。

  “咦?这辆车很眼熟啊。”易安妮稍微一搜,就找到了这个小报《夏城经验》的老板的信息,照片上他正从一辆藏蓝色的轿车中走出。

  “这个《夏城经验》的老板看上去很穷啊!”维克多看看易安妮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判断道。

  “呃……”易安妮一抬头,就看到维克多正站在他自己的工位上看着易安妮的电脑屏幕,过于高大的身材视工位的隔板如无物。

  然后,易安妮就想起自己在哪儿见到的这辆车了!

  “啊,我周六葬礼完回城路上还见过这辆车!坐在我车上的朋友还说看到那辆车上很多血。”

  “哇!安妮你这是目击了杀人现场吗?”

  易安妮连连摇头:“我那个角度并没有看到,但是同车的朋友说很可怕。”

  维克多叹气道:“安妮,你作为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太不敏感了。那时候要是我,肯定先冲上去拍几张照片再说啊!而且你可是诡秘版的啊,这种凶杀案你该有兴趣才是。”

  易安妮连连摆手:“我才不干呢,这也太可怕了!而且凶杀案应该是新闻版的吧?”

  “不不不,”贝蒂摇头道,“破案之后才是新闻版的,这之前嘛,应该算是诡秘版的……”

  易安妮脸色煞白:“滚滚滚,别打搅我写上周那事的稿子,今天不写完,查理估计先把我杀了!”

  很快,周一就在这样的流言满天飞的情况下过去了,易安妮则把颠倒事实的稿件去给凯瑟琳检查。

  “……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诺亚一直梦到母亲在呼唤他……”

  “……家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闹鬼事件,每天早上起来,家里各处都被泼洒着有浓重腥味的红色液体……”

  “……警察调查认为……与此事相关的医护人员确认……”

  “……诺亚的家人热爱划独木舟,然而大潮那天,他们一个不注意就被潮水冲进了那个岩洞之中,仿佛是命中注定……”

  “……洞穴中的女妖有着诺亚母亲的相貌,引着他们迷失在洞穴深处……”

  凯瑟琳点点头:“写得还挺不错的,确实抓住了怪谈的精髓,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东方的鬼故事。”

  “哇!这都看得出来吗?”易安妮眼神亮闪闪的,仿佛遇到了知音。

  凯瑟琳继续点头:“还是挺明显的,因为西式的恐怖故事还是比较喜欢讲逻辑,而你写的这篇基本没有逻辑在里面。”

  易安妮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要写出事情真相也太难了啊!所以我干脆就把这件事写得奇幻一点,让人当故事看。”

  “那么,要来个塔罗牌占卜吗?”凯瑟琳从自己的桌案上拿出一叠塔罗牌,“这可是我周末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我可以看到其上有真正的灵性光辉。”

  易安妮看看凯瑟琳手中的塔罗牌,这套卡牌宽度和她的手机差不多,却更加长,卡牌用纸也比普通的扑克牌看上去厚实很多。这套牌显然很老旧,牌面有些发黄,还可以看到一些类似霉点的存在。塔罗牌上的图案非常复古,图案中有细小的刻痕,印刷色系则是青、蓝、橙、黄四色,有明显的雕版印刷的痕迹。易安妮曾在艺术大学的印刷社团玩过一段时间,看这纸质和印刷,就能断定这套塔罗牌可算是古董范畴了。

  但是……“这是什么情况?”易安妮警觉。

  凯瑟琳道:“我们可以用占卜的方法来看看你这篇文章的效果,如果效果不错,我这边就算过了。如果占卜出了不好的效果,那你可能还得重写。”

  易安妮吐血三升,这算不算职场欺凌啊?

  “呵,凯瑟琳你又要给安妮占卜了?”贝蒂凑了上来。

  易安妮以为自己的救星来了,没成想贝蒂道:“快占卜个试试,我也想看看效果。顺便,可以再看看那个杀人凶手会不会被抓!”

  凯瑟琳阴测测一笑:“这是两回事,我要分开来占卜的。”

  贝蒂想了想:“那不如这样,占卜一下诡秘版的周三文章会不会影响到杀人凶手的抓捕。”

  凯瑟琳一副孺子可教的申请,点头开始洗牌。

  易安妮被这一番操作弄得一愣一愣的:“这也行?”

  凯瑟琳道:“既然问题稍微有些复杂,那我们就用相对比较全面的三张牌占卜法吧。三张牌占卜法是通用型占卜牌阵,适合综合分析以及单事解析。这是个万能型牌,可以应用在所有场合,对于初学者来说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