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六章 一片草原

作品:华年时代|作者:衣山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09:37:39|下载:华年时代TXT下载
  最新网址:

  宋轻云定睛看去,是陈长青。

  小宋书记对此人极度厌恶,好心送他九十只鸡苗,只要他用心养,四个月之后就能脱贫,算是给红石村脱贫树了一个典型。

  想不到这混蛋竟然把小鸡都一锅烩做了下酒菜。

  小鸡多可怜,它们还是未成年啊,这是人做的事吗?

  一把甩开他的手,宋轻云沉着脸:“有话在这里说,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陈长青,鸡养得怎么样?”

  陈长青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嘿嘿笑道:“养得好好儿的,膘肥肉满。”

  宋轻云彻底败了:“你气色是不错,对了,陈新知道刘永华在什么地方,你快说。”

  陈长青说,刘永华具体在什么地方陈新也没有明说,只道经常在城里碰到村长,两人还在一起吃过豆花饭。问他,却说他答应过刘永华要保密的,要信守承诺,就算是天王老子问起也不行。

  陈新也是上次在他家吃鸡肉喝酒的时候,一时说漏了嘴。

  “宋书记,你对我是真的没话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自然要向你汇报。宋书记,快叫上民兵把新狗给抓了。”

  宋轻云有点莫名其妙:“我抓他做什么?”

  陈长青狠狠道:“抓了关小黑屋里,不交代就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实在不行就打一顿,看他的嘴有多紧?”

  “关小黑屋,还打人,这不是乱搞吗?这是犯罪。”宋轻云哼了一声,反问:“陈长青,据我所知道,你可是陈新的亲三叔,出这个主意,你当他是你侄子吗?真是混蛋啊!”

  “世间自有公道,正义比亲情重要,我今天就是要大义灭亲。”

  “以后少在我这里废话,你走!”宋轻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拂袖而去。

  这陈长青是居心要整陈新,他还是人吗,也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有什么过节?

  不过,陈新知道刘永华的下落让宋轻云精神大振。

  正要去陈新家,忽然,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接通了,是装修工。有个坏消息,宋轻云的母亲今天从老家赶来看新房装修,不知道怎么的,受了凉发起了高烧,现在正在医院里打吊瓶。

  宋轻云心中大急,生怕老太太有个三长两短,顾不得陈新,就跑回村两委,开了车就朝城里赶。

  且说,先前宋轻云刚一走,后面的陈长青的脸就阴沉下去。

  没错,他就是想整陈新,哪怕他是自己的亲侄子,哪怕他平日里对自己不错。

  谁叫这混帐东西不听我的话去相亲,你不去相亲我的四千块钱媒钱从什么地方着落?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绝对是要报复的。

  就在刚才,陈新是彻底地把他给惹恼了。

  先前宋轻云去龚竹小卖部,众人做了鸟兽散。陈长青见侄子回家,就走了近路截住他的摩托车,再次说起这事。

  “新狗,你去看看又不少一块肉,说不定就看对眼了呢?哎,对方看不上你也没什么,用钱砸,总是能把人给娶回来的。”

  陈新:“三叔,我真不愿意去,你就放了我吧,家里还有事。”他急着回家编鸡笼子,实在没有工夫和陈长青多说。

  可陈长青就是不依靠,依旧纠缠不放,说了许多话。

  陈新终于生气了:“不去,不去,就是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你说什么废话,又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我自己去又有什么用,我又没钱。如果有钱,我也不可能打一辈子光棍。你这娃怎么就不听话呢,我打你了。”

  说罢,陈长青就朝侄子背上抽了两巴掌。

  陈新:“你打我干什么,打死我也不去。我又不是没结过婚,现在儿子都有了,就算以后单身也无所谓。”

  “无所谓,无所谓个屁?你有儿子,你儿子不还跟着外人姓?”陈长青冷笑:“我看得出来,你是痴心妄想和你前一个婆娘复合,做梦吧!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婆娘嫌弃你穷才甩了你,说不定人家外面早就找到下家了。你帽子绿成那样,有意思吗,不怕别人笑话吗?你说说,究竟是不是?”

  这话让陈新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

  陈新不是笨蛋,实际上,前妻在闹离婚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那一段时间,前妻每天回来得都晚,身上还带着酒气,一脸兴奋的样子。

  还有人经常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街边吃麻辣烫,有说有笑的。

  每当陈新问起,前妻却说在加班。

  加班,加班,加班都加到酒桌子上去了?

  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是什么,是头上顶着一片草原。

  陈新眼睛都红了,再控制不住情绪,扭头怒视陈长青。

  陈长青以前在侄子面前摆长辈的架子惯了,没有发现陈新眼睛里的怒火,依旧伸手抽着他:“我今天就是要把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打醒,相亲这事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打不死你这个乌龟。”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我打你又怎么了,想造反?”

  陈新伸手一架。

  他力气本大,而陈长青又是个瘦弱的小老头,竟然被他一胳膊撞得坐在地上。

  陈长青声嘶力竭大叫:“忤逆,忤逆不孝啊,天打雷劈啊!小畜生,有本事你打死你亲叔……呜呜呜……陈志高,我的亲哥诶,看看你养的好儿子,他要把你亲弟弟打死了……呜呜呜……你对得起我们死去的爹娘吗,你答应过他们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陈新看到三叔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闹,心中也是后悔,便闷着头骑车走了。

  “跑跑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找我哥去。”陈长青从地上爬起来,本欲再去寻晦气。

  可转念一想,自己如果真把事闹大了,和陈新彻底翻脸,媒人钱从何着落?

  可是不闹,心中这口恶气却没处出,这不是他以牙还牙的做事风格。

  仇恨得报,还得逼陈新去相亲娶虎水县那个女子。那么,只能依靠组织了。

  干脆去宋轻云那里告状,让他把陈新给抓起来关了。要想放人,要想让我原谅他,好,你以后得听我,乖乖拿钱进洞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