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12章 刘甜甜,真是个厉害的女人

作品:总裁爹地霸气宠|作者:有点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09:37:41|下载:总裁爹地霸气宠TXT下载
  最新网址:

  【 】,精彩免费阅读!

  上楼的瞬间,她眼中闪过了一道得意。

  相识这么多年了,她太了解任朗这个人了。

  这也是之前,她唯独敢把对费行帆的心意吐露给任朗的原因。

  任朗这个人看似城府很深,其实对待朋友是没有半点心眼。

  朋友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而且他还很有义气!

  今晚她这么一出戏,一定挑起了任朗的愤怒。

  任朗会去找费行帆。

  偏偏因为任朗重义气的原因,找费行帆的时候,任朗一定会将她给摘出去!

  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本来刘甜甜估计就因为林芝雪这件事情烦得不行,现在再找点事情,那更是加速费哥和刘甜甜的决裂了!

  卢娜娜笑意更深了。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林芝雪打来的。“娜娜,有消息吗?我上次找了那个女人,我以为行帆会来找我,可这么几天了,他都没有来找我。”林芝雪声音有些不安:“是不是我去警告那女人,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

  影响,他们还在侬我侬,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可不对啊。”林芝雪又困惑了:“就算那个女人不把我的警告放在样里,行帆知道我去找她了,也一定会不高兴的啊,他肯定会来找我的啊。”卢娜娜故意道:“芝雪,我不早就和说了那个女人有多么厚脸皮吗!以为她会告诉费哥?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她怕告诉费哥,倒时候费哥犹豫了心软了,她就不能继续

  借着费哥上位了。”

  “那她就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林芝雪错愕。

  “不然以为呢!”卢娜娜道:“这女人就是这么不要脸,芝雪先别急,我们还要找她,到时候再想些办法,一定要逼着她离开费哥!不能让她的诡计得逞。”

  林芝雪听卢娜娜这么一说,只觉得这个叫刘甜甜的女人实在太过无耻,太过不要脸了。

  这么一个女人,她根本是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卢娜娜还帮她的话!

  林芝雪喃喃道:“娜娜还好有,要不然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和行帆签了离婚协议书,让行帆被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女人骗了!”

  “芝雪,我也是为费哥好!”卢娜娜义正言辞说道:“这么多年朋友,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费哥受骗!”

  未了卢娜娜又强调:“芝雪记住,我只有这么一个嫂子!高贵美丽出身书香门第!只有才能够和费哥相配,也要时刻牢记这点!”

  ……

  费行帆回了费家别墅。

  他一个人去了书房,并没有找费老爷子聊什么。

  这是件烦心事,找了费老爷子,除了让费老爷子跟着烦心,没有别的作用。

  这两天他一直跟着刘甜甜,就想看看刘甜甜的态度有没有软化,他可以趁机和刘甜甜解释下。

  然而很可惜。

  刘甜甜态度没有半分软化的样子。

  他也没有办法解释。

  解释了,估计刘甜甜也不会听进去。

  费行帆重重叹了口气。

  这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

  他现在要怎么办,如何去对刘甜甜解释?

  还是和林芝雪离婚后,将离婚证书直接摆在刘甜甜面前。

  而那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刘甜甜心情肯定平复了不少。

  就在费行帆脑中各种絮乱念头时,佣人来报,说任朗来了。

  费行帆就算再没有心思见任朗,这任朗都找上门了,他肯定要见。

  两人一见面后,任朗就语气怪异说道:“行帆,我没有打电话,而是直接到这来,知道为什么吗?”

  费行帆哪有心思管这是这为什么。

  见费行帆不答,任朗就道:“我就是想看看,是回家了还是在和的小女朋友约会。”

  听到“在和的小女朋友约会”这话,费行帆只觉得心中愁云惨淡。

  约会?

  那是过去式了。

  现在刘甜甜连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更不用说约会了。

  往日约会时的甜蜜如同过眼云烟,转瞬不见。

  费行帆的眼眸不由闪过了一道恍惚。任朗见状更加不平,他提声道:“行帆!我原来怎么不知道是个这样的人!如果和小女朋友在约会也就算了!都在家中了却不去参加娜娜的生日会,甚至问都不问

  一声!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费行帆这才问了一句:“怎么来这里了?不是在参加她生日会吗?”

  “因为早就结束了!”任朗道:“吃过饭后就结束了!”

  他盯着费行帆的眼睛:“很惊讶怎么那么快是吗!因为没有来娜娜整个人精神恍惚,根本没有心思继续下去了!所以大家吃过饭后就纷纷散了!”

  “不止是娜娜,很多人都念叨着怎么没来!行帆!娜娜的生日每年我们这些朋友都会来!缺一不可!可宁愿在家闲着都不来参加!说是什么意思!”

  费行帆沉默不语。

  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任朗,也没有心思回答。

  见状任朗忍不住道:“行帆!就这么怕的小女朋友!”

  这话让费行帆苦笑一声。

  他喃喃道:“对,我怕她,这一辈子我就没有怕过的人,可现在我知道了,我怕她。”

  怕她伤心。

  怕她难过。

  怕她误解。

  怕她不听解释。

  费行帆所答和任朗所问根本不是一个意思,可落在了任朗的耳中,就觉得是一个意思了。

  任朗瞪着费行帆,不可思议道:“行帆,真得疯了!单身这么多年,结果一爱就疯了,我觉得现在已经不可理喻了!”

  费行帆不答。

  任朗语重心长:“行帆,我觉得最好要好好思考一下,和刘甜甜这段感情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其实他更想说,刘甜甜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但顾忌着费行帆,任朗还是没说。

  费行帆依旧沉默。

  任朗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今天跑到费家说这么一通已是冲动所致。

  这会也说了,任朗就走了。

  离开费家的时候,任朗想到费行帆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内心汹涌。刘甜甜,真是个厉害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