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七百一十六章 真面目

作品:我真的不是绿茶|作者:清若苑|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16:56:33|下载:我真的不是绿茶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两个小时后,江导总算乐呵呵地走了。

  程艺馨也没力气应付太多,这会儿早就靠着床头闭目养神,虽然说身体略显疲惫,可精神却格外兴奋。

  她总算没什么能够隐瞒,尤其江导是作为长辈,真心实意地替她高兴,尽管事业上可能会有某种意义上的停歇,但总归是不后悔的。

  如今大家都因这新来的生命而欢喜,她也就越发坚定自己的选择。

  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程艺馨以为是送江导离开的韩子琛,也就没多想,懒洋洋地说了句请进,并不着急睁开双眼。

  “江导回去啦?”她撇了撇嘴,柔声抱怨道:“我这会好饿啊,都没怎么吃饭。”

  原以为男人会立即点餐,谁知老半天都没反应,她总算意识到不对劲,这才疑惑睁眼,打量眼前的景象。

  来人竟然是彭喆!

  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始终未曾吭声,眼神淡淡,但又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人难以捉摸。

  或许是想起之前的误会和纠葛,程艺馨立刻正襟危坐,表情有些许不自然,紧张地揪了揪被单,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说起。

  “那个……”她鼓起勇气看向男人,尬笑道:“上次多谢你啊,送我到医院。”

  要不是恰好出门碰上他,这孩子恐怕就危险了。

  彭喆微微点头,表情温和,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不近人情:“不用谢,我也只是为了孩子。”连语气都有种冷冰冰的意味。

  程艺馨越发手足无措。

  这大哥怎么回事啊,虽然说了两人得保持距离,但也没必要这么冷漠地端着吧,况且可是你先敲门搭话呢,又何必甩脸色。

  于是她心情也不大好,想着干脆让气氛沉默得了,反正她也道了谢,大不了以后请吃饭还人情呗。

  可彭喆又摸不清套路地开口:“你确定要留下孩子吗?”

  不说则已,一说简直是惊世骇俗。

  程艺馨狠狠皱了下眉,搞不懂他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特意来恶心人的?

  男人看了眼她逐渐不对劲的脸色,再次出声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韩子琛似乎出了点状况,你确定能够忍受?倒不如就此了断。”

  他说的隐晦,但程艺馨却也听明白了,脸色稍霁,可心情依旧不大好。

  “上次都是误会,你看到的所谓出轨其实是季敏的设计,正是因为清楚这一切,所以才无所谓……”她耐心地解释:“很感谢你能为我着想,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插手。”

  她一字一句地说着,最后加重了语气,眼神咄咄逼人,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程艺馨其实觉得挺莫名其妙的,明眼人都该清楚她和韩子琛重归于好,也决定一起抚育孩子长大。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主角都是他们俩,彭喆哪来的自信劝说她分手,甚至打掉孩子?

  这未免也过于扫兴,尽管初心是好的。

  彭喆抿了抿唇,也不知在琢磨什么,神情越来越严肃,眼底也越来越阴沉,最终淡淡反问:“你确定我是外人?”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彻底让程艺馨发懵:“什么?”

  男人完全不理会,眼眶猩红,捏紧了拳头继续:“从韩子琛动手害得我家破人亡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若非他良知尚存,清楚什么是利什么是弊,早就跟季敏联手合作,到时候谁输谁赢都不清楚。

  原以为他内心足够强大,没成想被一个简单的“外人”刺激得彻底崩溃。

  程艺馨神情一愣,她差点忘了韩子琛做过的混事,如今看彭喆这般激动愤恨,应该是不可能善罢甘休。

  “我……”她纠结地盯着床单,无力感再次袭来。“我明白你的怨恨和愤怒,可这说不定只是误会,韩子琛他不是……”

  话说到一半,连她自己都没办法继续。

  脑海中想起季敏昨天说的,她似乎的确不怎么了解枕边人,寻常温和耐心的男人当真会有这般冷血无情的一面吗?

  程艺馨自认为心肠够硬,但依旧没法将别人的生命玩弄于股掌之间。

  彭喆笑了,眸中尽是嘲讽,仿佛在说:看,连你自己也不相信韩子琛啊。

  “我之所以大费周章地跟你说着些,不是为了卖惨,更重要的,你得认清楚韩子琛的真面目。”

  他和季敏勾搭的事情尚且能够解释搪塞,可彭家的悲惨又该找怎样的借口呢?

  程艺馨双手环抱脑袋,满脸都是痛苦表情,内心涌现不少愤懑,紧紧盯着男人,脸色越发苍白。

  她也说不清楚到底生气韩子琛有所隐瞒,亦或是彭喆有意挑衅,似乎最近内心都不怎么太平。

  彭喆这时倒看明白形势,抿了抿唇,双手不由自主地握了握。

  眼前的她实在过于脆弱,整个人仿佛瘦的只剩一把骨架,他多想把她揽入怀中,但此刻还不是时候,只能静待时机。

  男人满脸隐忍,最终将手收了回去,背影沉默,隐约透了股不甘心。

  程艺馨并未注意他的动静,一心纠结韩子琛是否有所隐瞒,如果真的如同他们说的那般,那她此刻的义无反顾也许是错的,错的彻彻底底。

  门外,韩子琛紧握着拳头,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神鹰隼,死死盯着彭喆离开的背影,让人心生畏惧。

  两人方才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看来彭喆当真是胆子大啊,彭家都因为他落败成如今这副模样,居然还不知收敛,大摇大摆地挑拨他和艺馨的感情……

  男人的眼眸危险地眯了眯,内心原有的一丝愧疚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新一轮的疯狂和算计。

  兴许是清楚男人会及时返回,程艺馨迅速整理好情绪,除了微红的眼眶,看不出半点痕迹。

  韩子琛面不改色,当做无事发生一般说着江导的趣事,缓和房内的氛围,只可惜程艺馨神情恹恹,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他们彼此已然有了隔阂,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似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