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章 奥尔良烤鸡又成精

作品:总裁,夫人又又又挂了|作者:木棉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09:37:44|下载:总裁,夫人又又又挂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

  林旭和家里的爸爸妈妈随便说了几句,又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自然也是知道了对方已经来过自己家里了。

  “他们说什么了吗?”林旭紧张却也只能努力假装镇静的问道。

  “他们那些人,都客气得很,一看就是好人,是你以前的朋友吧?他们说能帮你,让我们不要担心呢。”林旭的妈妈说着。

  “他们还说什么了?弟弟住校了吧?有没有回来?”林旭又着急的问着。

  “回来了,周末正好回来,那些人对你弟弟也很好,说是你弟弟长得帅,以后会好好照顾你弟弟呢,看样子啊,是要捧你弟弟也进娱乐圈呢。好得很。”林旭妈妈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林旭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还有啊,他们问了我和你爸爸的工作,听我们说完了,他们还主动说,要帮你,还要帮忙照顾我们呢,让我和你也说说,不用担心家里,他们会帮忙照顾,让你安心去工作。”

  林旭妈吗还在笑着,林旭却僵住了。

  这个话,林旭是明白什么意思的,自己已经没有别的任何路可以走了。

  当初自己还想着威胁一下对方,大不了鱼死网破,可如今,对方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自己的做法,直接就决定了对方如何“照顾”自己的家人,而林旭已经没有别的牌可以打了,也没有什么能拼一拼的路了。

  林旭挂了电话,看了看法院的传票,和未接的无数电话,心里也明白了自己的下一个工作是什么了。

  这天的言妤下戏有些晚了,言妤正好想回家拿些东西来,就让徐沛给自己安排了车,准备回徐沛那里,刚出门,就遇见了女二谭佳楠。

  “这么晚了,回去啊?路上小心啊。”谭佳楠说道。

  “嗯,我回去拿点东西。”言妤随意说来句。

  “是呀,快走吧,回去还能早点休息。”谭佳楠客气着,言妤也附和了几句,就上了车。

  谭佳楠走到车尾,和言妤挥手告别。

  到了家后,言妤看见徐沛在家,还没有睡觉,而是在餐厅吃宵夜。

  “心情不错嘛大哥。”言妤笑着说道。

  “当然啊大姐,”徐沛说道,“回来了,吃东西吗?”

  “吃啊!有什么好吃的。”言妤放下东西,就凑到了餐厅,和徐沛一起吃起来。

  “拿什么东西啊?不是后天就拍完这周的了吗?还单独跑一趟。”徐沛一边吃一边问道。

  “我剧本忘带了,今天还是借的别人的呢,我回来找找,用别人的太不方便了。”言妤说道。

  徐沛忍不住笑了,“你傻吗?打印一份不就行了?”

  “切,”言妤不屑的说道,“就你聪明,你脑瓜子里全是**,满满当当的比别人都多是吧。我剧本上记着好多东西呢。”言妤说着。

  “哎呀我的天,言妤你是真行,说什么**啊好恶心。”徐沛想起脑子就没胃口了。

  “脑子而已,你这个人,我是夸你的好吗?而且猪脑花那些,它不香吗?”言妤笑着说着,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因为言妤清楚的知道,徐沛特别受不了猪脑花。

  “行,你自己吃吧,吃完早点睡,我撤了,你就是怕我吃了你没东西吃,你个猪真的,还好意思说猪脑花,你吃自己的就挺好,”徐沛笑着打趣道。

  “我哪能啊,你不是说我没脑子吗?这就忘了?也不知道是谁没脑子。”言妤皮到不行,嘴吃着,却也没闲着说话。

  徐沛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回房间睡觉去了。

  言妤吃完后,回到了房间开始翻找着自己的剧本,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言妤皱着眉,仔细想了又想,总觉得自己是明明带到剧组里了,怎么会没了呢,想着不在剧组那肯定是落在家里了,可是真的回家找了这么久,完全没有踪影。

  “什么鬼啊。”言妤小声唠叨着,阿姨是从来不到房间里来收拾言妤的东西的,难道是徐沛拿着看了?

  言妤不得已,只能去敲徐沛的门。

  “我已经躺下了,你什么事?”徐沛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个……兄弟,我剧本你有没有看见?”言妤感觉自己打扰了徐沛休息,也很不好意思,但是也不得不问。

  “我没看见,你个猪脑子吗?我怎么可能去拿你东西,你是不是自己找不到了?”徐沛无奈的问道。

  言妤有些无语了,“是啊,怎么办,没有了。”

  “重现打印一份吧,别叨叨我了。”徐沛连门都没给言妤开。

  言妤没办法,只能去客厅里找,又去柜子里翻翻,“难道是我在什么地方看的时候,随手放在哪里了?”言妤只能这样想着,到处找,毕竟那份剧本,自己实在是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忽然徐沛房间的灯亮了,接着,徐沛打开了门,从二楼看着在一楼的言妤。

  而此刻的言妤正保持着一个高难度类似狗吃屎的姿势,看着沙发底下。

  “大姐,你大晚上的跟老鼠一样,是不是和我有仇啊,我还想睡觉啊。”徐沛说着就往楼下走。

  言妤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想想刚才自己的姿势实在是不淑女。

  “沙发底下没有吗?”徐沛问道。

  “没有。”言妤摇摇头。

  “那你还跟个奥尔良烤鸡一样趴地上那么久?”徐沛打趣道。

  言妤却哭丧着脸,“大哥,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打趣了,我现在都快急哭了,你再嘲讽我,我真能哭给你看了。”

  “不就一份剧本嘛。”徐沛不解的说道。

  “可那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啊。”言妤抓狂的说道。

  徐沛看言妤这个紧张得状态,更加困惑了,“什么东西?不就是些笔记嘛,你自己做的笔记,总能想到起来啊。”徐沛安慰道。

  “不是笔记啊,是好多好多笔记啊,很重要的。”言妤抓了抓头发,继续翻柜子。

  “就那么重要?没了不行?这么重要的东西还能弄丢?你现在变得这么不靠谱了?”徐沛忍不住问道。

  言妤听着徐沛的疑问四连,欲哭无泪之余,也有些奇怪。

  的确,自己什么时候变这么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