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22章 青年目光一变,精锐凤眸瞥向

作品:穿成八零首富福妻|作者:婔姿珏然|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26 20:13:57|下载:穿成八零首富福妻TXT下载
  最新网址:

  年长的中年男人胳膊上,那是一片血淋淋,正用一块布巾按在伤势处止血,黑红的色泽显示伤口流血严重。

  另一个青年英挺的男人,则是伤在了手掌上,此时正握着布团,都快被血液透湿了……

  俩人具是一脸沉着,安静坐在角落里,都却没争着上前,让护士先帮他治疗——

  这俩伤患,伤地可都不轻!

  魏秀儿当了多年护士,眼力还是有的。

  她急急靠近,正好听到年长的中年男人朝着旁边的青年戏谑,“老弟,听说你对象、就是这卫生院上班的护士?”

  明显那青年目光一变,精锐凤眸瞥向她——

  气息微一滞。

  魏秀儿奇怪地回瞪了他一眼,没时间听八卦,迳自朝着中年男人严肃开口:

  “这位同志,你胳膊上伤口比较严重,你快随我去处置室,我先帮你清洗伤口!失血过多、一样会要人命的!”

  听到魏秀儿这话一出,中年男人显然也知道他现在失血过量,面青唇白的点头,配合站起来、

  下一秒,他就人眩目发昏一晃,他身边青年立马站起来伸手扶住他,“小心!”

  瞟睨了眼魏秀儿,青年沉默的搀扶着中年男人,走向旁边正喧闹的医用处置室——

  嚯!

  好家伙,这男青年的坐在那看着不显眼、

  但他人一站起来,玛耶,足足高了她一个头!

  听到低沉好听的男声线,魏秀儿错愕的抬眼望了他背影一眼,被他身体气势唬住,当即咬了下唇,带头先转身进了后面的处置室。

  毕竟,轻伤能在大厅里处理,中度外伤,还得进处置室做深度伤口清洗消毒才行……

  而魏秀儿见有人帮手搀扶伤患,立马先一步跑到处置室,先准备好纱布、消毒药水等等、

  这头她刚弄好,后头青年就扶着中年男人进来,魏秀儿利索地拿着剪刀,将他胳膊上的袖子整个剪下来……

  严肃的绷着脸,她专注的处理着伤患上的伤口。

  并没有发现,青年男人站在她身后,凤眸剑眉重重拧起,然后还古怪地多望了她一眼,这才安静的退出处置室。

  发现魏秀儿举动,并主动跟进来的林小曼,好奇的望向男人,也来不及作多想,匆匆跟在魏秀儿身边帮手。

  俩人差不多是同期学徒。

  魏秀儿先进卫生院一个月,林小曼后进院的,魏秀儿有亲大姐教授,林小曼是上层分配过来的实习学徒,单是处理外伤技术上,林小曼就不如原身。

  换成现在的魏秀儿,林小曼更无法相比,自觉充当助手。

  “好了,同志,你等下记得要吃消炎药,如果有条件,最好能打上破伤风针,你这伤是金属所伤,伤口深,得注意不要发炎了!”

  魏秀儿出于医责,小声的在中年男人身边嘱咐。

  目前还是公社级别的卫生院,医用药物条件不全面,最紧要的破伤风针,真没有!

  就凭眼下这医用物资缺乏的情况下,就算上头有破伤风针,怕也得要特供人员才能用……

  “这就好了?”

  中年男人显然也很意外,望向包括的严谨的纱布,没想到小姑娘长得嫩相,这手上功夫倒是实打实的紧。

  确实,魏秀儿清洗的动作快、手又稳,令伤患痛觉减到最低,这才让中年男人诧异的看向她——

  这期间,就连魏香儿心间不放心,亦探头过去瞧了好几眼,看到幺妹处理动作细致又细心,清洗全面,这才满意点头专手处理自己手上的伤患。

  林小曼做为旁观者,都觉得魏秀儿的处理程度比张姐、陈姐还要细致了,心下非常诧异羡慕和……妒忌。

  有个身为护士长的大姐带着学,能学到的技术当然更全面!

  果然是护士长的亲妹子啊,基础技术觉得很扎实,就连张姐、陈姐也惊奇的望了魏秀儿好几回了。

  魏香儿做为护士长,对于专业护理要求是非常严格的,魏秀儿能得到魏香儿满意的点头,显然是真的处理很不错!

  “彭厂长你放心,伤口处理的很周全,等会你记得去大夫那里开上消炎药,记得不要碰水,要是沾了水,你一定要来卫生院换药包,不可私自处理,你这伤口不浅,小心护理才能快速长好。”

  正好,魏香儿已经处理完手中伤患,听见他的疑惑,立马开声回答道。

  自家妹子技术达标还过硬,魏香儿当然要维护。

  “不不,魏护士你误会了,我不是怀疑这小姑娘技术,而这觉得这姑娘处理伤口太好、太快了,我基本没感觉到痛楚,这就完了?”

  彭利民挥挥好手,一脸感激望了魏秀儿,马上向魏护士长解释。

  他也不是第一回受外伤了,却是第一回感觉到,处理外伤居然还能以技术减轻痛楚!

  “彭厂长谬赞了,这是我们护士的职责。你要没事,就先出外面坐着等会,处置位置得空出来,继续给下一位伤员处理伤势。”

  处置室,其实就是简陋的大房。

  内里摆着五张单人床,旁边上是医药柜,目前整个卫生院的正职护士都在这里了,小学徒只有魏秀儿敢带病人进来——

  见大姐跟伤患解释,她又确实处理完对方的伤口,魏秀儿就自觉离开,后面由林小曼收拾。

  外面仍有不少伤患在低呼痛,一直促着学徒护士快一点、轻一点别那么痛……

  魏秀儿见眼睛一扫,居然还见到先前那伤在手掌的青年男人,此时他手上还握着血红布团,她连忙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