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季)(50)

作品:极限调教港女人妻|作者:午夜人屠|分类:其他|更新:2019-12-27 00:34:49|下载:极限调教港女人妻TXT下载
  极限调教港女人妻·第二季·50·颂欣接拍广告·大亨的契女2019年12月24日吻了一会文轩和诗雅便开始互相把对方的衣服脱掉,诗雅一下子便趴到文轩下身,掏出鸡巴便吸啜起来,文轩边享受边盘算一会的游戏,享受了一会,文轩便坐了起来并说:“你自己坐上来吧!”

  诗雅听后便乖乖的坐到文轩身上,小穴对着文轩的鸡巴,便用力坐了下去,诗雅马上舒服的呻吟起来,小月看在眼裡心中充满妒忌,诗雅抱着文轩开始摇动身子用套弄文轩的鸡巴,文轩也不閒着,抱着诗雅并用嘴吸啜诗雅的乳头,诗雅舒服的呻吟道:“老公………好舒服………老公!”

  文轩没有回应只继续吸啜着,时不时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乳头拉扯,诗雅舒服得不停加快动作,但不一会便因为疲倦动作慢了下来,诗雅吻了文轩一下并说:“老公………人家有点累了………”

  文轩笑着说:“这么快便说累,是不是要罚你到健身房骑单车呢?”

  说着便用力打了诗雅的屁股一下,诗雅想起单车的恐怖,马上再次加快速度摇动腰身,不一会诗雅便达到第一次高潮,诗雅抱着文轩说:“老公人家真的动不了啊!”

  文轩笑着把诗雅抱到床上,温柔的吻了诗雅一下并说:“老婆很努力啊!

  现在让我好好给你奖励吧!”

  说着便抱着诗雅轻轻干了进去,诗雅双腿缠绕着文轩的腰,边抱着文轩边呻吟道:“老公………好舒服………再大力点………再用力点………啊啊啊啊!”

  文轩听到后便加快力度抽插,小月像个外人一样看着,心中是百般滋味,既有妒忌也有羡慕,小月本想闭上眼睛不看,但听到二人交欢的声音,却又忍不住张开眼睛,终于小月忍不住说:“主人求你不要再这样惩罚我好吗?”

  文轩回头看了小月一眼并说:“我可没有惩罚你啊!

  我只是让你在这休息而已,但你竟敢打扰主人寻欢,看来我真的需要好好惩罚你呢!”

  说着便吻了诗雅一下并说:“老婆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诗雅点了点头便放开文轩,文轩拿出一根电动假阳具,走到小月面前,二话不说便插进小月的私处,还好小月一直处于湿润的状况,假阳具才可顺利进入,但阳具的未端还是顶着子宫口,这使小月有点难受,文轩调整了一下位置,并用静电胶纸把假阳具固定着,小月一脸不安的看着文轩,文轩见这样便说:“不用担心啊!你不是正期待着我惩罚你吗?”

  小月听后心裡像中箭一样,的确小月是故意说话让文轩注意自己,但可不是想文轩惩罚自己啊,但被文轩惩罚却的确比文轩冷落为好,小月正胡思乱想之间,文轩已拿起口塞帮小月戴上,小月反应过来的时候,嘴裡已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文轩笑着说:“你还想继续看下去还是不想看呢?”

  小月想了想便闭上眼睛,文轩见这样便帮小月把眼罩也戴上,文轩在小月耳边说:“既然你不想看,那你便好好听着我和诗雅怎么交欢!”

  小月这才发现中计,小月马上摇着头抗议着,文轩没有理会便打开假阳具的震动功能,假阳具马上震动起来,一阵酥麻感马上袭篇小月全身,小月想开声求饶,奈何嘴巴被口塞塞着,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佈置好后文轩便回到床上,抱着诗雅并说:“老婆我们继续吧!”

  说着便又开始和诗雅翻云覆雨起来,二人缠绵至午夜才双拥而睡,可怜小月在双眼看不到的情况下,感观高度集中身体上,而且耳边更不时传来诗雅的淫声浪语,情慾被不停的挑起,但可恨的假阳具却在小穴内时震时停,每每在快到高潮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虽然间中仍能达到一两次高潮,但这对小月来说简直就像酷刑一般的折磨,好不容易才倦极睡了过去。

  文轩睡醒的时候,诗雅已在卫生间梳洗,文轩见这样便坐到小月身边,文轩见小月还在睡觉,便伸手把假阳具拔了,淫水马上从小穴中流了出来,小月身子更是一震,文轩把口塞和眼罩拿下,见小月还没有醒过来,于是便解开小月的束缚,并把小月抱到梳化上让她休息,这时诗雅也刚好梳洗完走了出来,诗雅笑着说:“老公这么早便起来啊?”

  文轩说:“你不是更早吗?这么早便梳洗好,是准备好好服侍老公是吧?”

  说着便抱着诗雅抚摸起来,诗雅轻轻推了文轩一下并说:“祖儿让我回公司处理一下文件,晚点人家再服侍你吧!你不是也约了浩宇吗?”

  文轩吻了诗雅一下并说:“好吧!那让天娜送你回公司吧!”

  诗雅说:“不用这么麻烦吧?”

  文轩说:“让天娜陪你吧,不然我可要亲自陪你啊!”

  诗雅说:“好吧!那你自己也要小心啊!

  我听小卡说那陈老闆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文轩说:“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了!”

  诗雅又吻了文轩一下便离开主人房,文轩想了想便到小卡的房间,叫上小卡和颂欣到浩宇的珠宝公司面试,文轩让阿熙留下看守别墅,并让智敏同行,到达珠宝公司时,浩宇已在公司门外等候,浩宇招呼文轩一行人进会议室,================================一坐下浩宇便说:“文轩你说想介绍来面试的便是颂欣?”

  文轩说:“是啊!你们认识?”

  浩宇笑着说:“我有看过颂欣的演出,我本身也有打算找她来试镜啊!现在这样正好呢!

  黄小姐你带颂欣去试试造型吧!”

  站在旁边的小姐听后便马上带颂欣走进旁边的房间,浩宇说:“看来颂欣应该非常合适呢!

  文轩你怎能认识这么多美女啊?”

  文轩说:“这次是小卡介绍的,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浩宇说:“那这次还真是要谢谢小卡呢!”

  小卡说:“你太客气了!但是我有一个提议,智敏代言的珠宝代表性感和妖豔,而颂欣珠宝的主题是高贵和脱俗,要是能把这两系列珠宝一起推广的话,那强烈的对比效果,不是更能突出主题吗?”

  浩宇想了想便说:“这主意不错,但我觉得可以把广告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由智敏打头阵,第二部分则由颂欣出场,第三部分再由他俩一起出场,这样应该能引起更多观众的注意吧!”

  小卡说:“当然好啊!浩宇你果然有品味!”

  才刚说完颂欣便换上了造型和手饰出来,还真是有点像古时的希腊女神呢!

  珠宝和颂欣的气质十分相佩,而身上的白色长纱裙,则把颂欣的修长身段,完美的衬托出来,文轩和浩宇都看得有点出神,小卡见这样便说:“我看是不是该让智敏也换上造型,出来比对一下效果怎样啊!”

  浩宇听后才尴尬的说:“对对对!

  黄小姐你带智敏去换上造型吧!”

  黄小姐听后便有智敏走进旁边的房间,不一会智敏便换好造型走了出来,智敏和颂欣站在一起,那视觉的刺激还真是让人十分兴奋,单是颂欣一人会令人觉得高雅,脱俗,但加上智敏却令人联想到,一位高雅的天使,慢慢脱变成性感魔鬼,当然也可以看成一位性感尤物慢慢脱变成一位高雅的少妇,两个系列的珠宝看似互相冲突,但戴在颂欣和智敏身上后,竟把两者主题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浩宇十分满意并说:“想不到效果这么好呢!文轩你说呢?”

  文轩说:“真的很不错,我看你这两个系列的珠宝一定能大卖!”

  浩宇笑着说:“我也有这感觉,我已决定了请颂欣担任代言人,我现在马上去准备合约,你们先在这等一下吧!”

  说着便离开会议室,黄小姐见这样也招呼智敏和颂欣走进旁边的房间卸下造型,会议室只馀下小卡和文轩,小卡倚着文轩身旁并说:“想不到事情能这么顺利呢!”

  文轩说:“是啊!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颂欣今天好像特别性感。”

  小卡说:“是吗?我看你是看人家漂亮色心起是吧!

  我警告你啊!她可是我们公司的人,你不可对她起邪念啊!”

  文轩笑着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小卡你身上怎会有这种香味啊?”

  小卡说:“有什么香味啊?我又没有喷香水,你是不是闻错了?”

  文轩仔细的闻了一下并说:“没有错,虽然味道很澹,但的确是从你的身上散发出来的,这味道有点熟悉,但却又记不起来!”

  小卡自己也闻了一下并说:“对了,这是你放在房间香薰的气味啊!”

  文轩一听便说:“是蓝色小瓶子装着那支吗?”

  小卡点了点头并说:“是啊!有问题吗?”

  文轩没好气的说:“你和颂欣也闻了一整晚?”

  小卡说:“是啊!”

  文轩说:“那你有感到不舒服吗?”

  小卡想了想便说:“是有一点,心跳好像比平常快,而且感觉好像有点热,还有十分口乾的感觉!那是什么香薰啊?”

  文轩说:“那是催情香薰,名叫依兰依兰,难怪我今天我觉得你和颂欣都特别性感呢!”

  小卡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文轩说:“放心吧!那药力很弱,多喝点水便没事,你也不要把这事告诉颂欣,我怕会吓着她呢!”

  小卡点了点头并说:“你啊!把这么危险的东西随处乱放!”

  文轩不知怎么回应,只尴尬的笑了笑,这时浩宇也已把合约准备好,颂欣和智敏也换好衣服回来了,小卡把合约递给颂欣,颂欣看了一下便签下名字,浩宇见这样便高兴的说:“很好!黄小姐尽快安排拍摄工作吧!

  我真的很想快点看到广告的成品呢!”

  黄小姐说:“知道二公子,智敏的训练也差不多了,我马上去安排!”

  说着便走了出去,浩宇笑着说:“好了公事谈完了,反正也快到午饭时间,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说着一行人便到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才刚坐下浩宇便说:“小卡你说门外那位是不是你的行家啊?”

  小卡看了看便说:“的确,我认得他们是何老闆公司的人!”

  浩宇说:“那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文轩看向小卡,小卡想了想便说:“不用,就让他拍照吧!

  这样不单能为智敏和颂欣争取曝光,而且也能为您的商品免费宣传!”

  浩宇笑着说:“很好!那我们快点菜吧,这餐厅的食物做得相当不错呢!”

  大家点过菜后,浩宇便询问文轩昨天的事情,文轩把事情说了一遍,浩宇听后便说:“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啊,文轩你放心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只要告诉我便可以!”

  文轩说:“那先谢谢了!”

  才刚说完小卡便向文轩打了个眼色,原来陈老闆正带着关仁和一班手下走进来,最新找回陈老闆笑着走到文轩身旁并说:“李生有点事我想单独和你倾倾,不知是否能借一步说话?”

  文轩笑着说:“陈老闆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啊?”

  陈老闆说:“我想和你谈谈生意而已,你不会连这个胆量也没有吧?”

  文轩说:“在这的都是自己人有什么的便在这里谈吧!”

  陈老闆说:“好!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跟你说,只要你放弃成立娱乐公司,我们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关仁会设下100围和头酒向小卡斟茶道歉,而我也保证会让颂恩和智敏成为我公司旗下的大明星!”

  文轩笑了笑便说:“陈老闆你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陈老闆说:“我绝不是说少,坦白跟你说,李副局长已答应了我不会管这件事,要是你坚持开战李副局长会站在我这一边,而且以我在娱乐圈的人脉,我敢保证你公司一点工作机会也没有!

  而且我的手段你也是见识过的,你身边这么多的红颜知己,难道你不怕我会逐一拜访他们吗?”

  文轩生气的说:“你这是在恐吓我吗?”

  陈老闆笑着说:“我只是把实情告诉你而已,再说小卡和你非亲非故,你用不着为了他和我这种人作对吧?

  大家以和为贵不是很好吗?”

  文轩正想回应,门外却又走进了一大班人,文轩和陈老闆马上看了看,一把洪亮的声音在人群中传出:“谁说小卡和文轩非亲非故,我现在宣佈我正式收小卡为契女!”

  说着大亨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陈老闆生气的说:“大亨我知你厉害,但行走江湖也就是一个理字,小卡调查我在先,我报复在后,难道你敢说我做错了吗?”

  大亨大笑了一下便说:“陈老闆枉你混了江湖这么多年,你没听说过道理是由江湖最大的帮派说了算吗?

  陈老闆你说是你的帮派比较大还是我的帮派比较大呢?

  再说小卡已是我的契女,我保护自己的亲人有什么错啊?

  而且人家只是调查你而已,但你对我契女做了什么!

  不用我再说一遍吧!”

  陈老闆说:“你……………”

  大亨说:“你也不用太生气,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不动用江湖势力对付我的姪儿和小卡当然还有我姪儿的红颜知己,那这件事便只属于商业纠纷,那你们就在商场上好好解决吧!

  当然关仁对小卡做的事,这账我还是要算的,这样吧关仁之前不是说我姪儿睡了你的女朋友吗?

  那你就把你的女朋友嘉善送来给我侄儿吧!

  这样我们便算是两清了!”

  关仁生气的说:“你敢再说一次!”

  大亨充满杀气的说:“你真的要我再说一次吗?”

  陈老闆看出大亨杀心已起,便马上说:“好吧这事就这么定!

  希望你遵守承诺不再插手此事!

  晚点我会派人把嘉善送到李生的别墅!”

  大亨笑着说:“很好!那你们可以走了,差点忘了刘副局长让我叫你代他向李副局长问好!”

  陈老闆听后惊讶的说:“原来你已找刘副局长谈好了!”

  大亨笑着说:“小心驶得万年船!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怎会来这当面向你公开挑战!”

  陈老闆生气的哼了一声便带着手下和关仁离开,大亨让手下先离开餐厅,自己则坐下并说:“文轩这已是我能做到的最大极限,小卡文轩你们要在商场上好好把他们打败,千万不要把我的脸丢了啊!”

  文轩说:“舅父谢谢你!但是为什么你要他们把嘉善送给我呢?”

  大亨说:“嘉善根本不是关仁的女朋友,而且在他们公司少说也有三年之久,你觉得嘉善会不知道他们公司的黑材料吗?

  只要你能把她收复,你便能掌握住他们公司的秘密哦!

  再说你不是要开设娱乐公司吗?

  那多一个明星加盟不是更好吗?”

  文轩说:“原来如此!”

  小卡感动的说:“大亨谢谢你!”

  大亨笑着说:“应该叫契爷吧!你的脾气很对我的胃口,之前我已想把你认作契女了,更何况我听说了你可是文轩的六太太呢!”

  小卡听后面上马上红了起来,大家见这样也笑了笑,文轩说:“但是舅父陈老闆他控制着整个娱乐圈,我怕要打败他有一定难道啊!”

  大亨笑着说:“姪儿,你知道现在娱乐圈中人,最怕的是谁吗?”

  文轩摇了摇头,大亨笑着说:“是你和紫淇啊!他们来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所以他们又怎会听陈老闆的话杯葛你呢!”

  文轩不解的说:“他们为什么要怕我和紫淇啊?”

  大亨笑着说:“难道他们不怕,你会不做他们生意不给他们不老药吗?”

  小卡说:“对啊!特别是女星,最怕不能得到你的不老药!”

  文轩笑着说:“我明白了!放心吧舅父,我一定会把陈金城和关仁赶出娱乐圈的!”

  大亨交代了数句便先行离开餐厅,吃过饭后浩宇便急着回公司准备广告的事,我和小卡她们则回到别墅,=======================================另一边厢陈老闆和关仁已回到自己的公司,关仁着急的说:“陈老闆,真的要把嘉善送给他们吗?”

  陈老闆说:“当然啊!不然能怎样!

  难道你想和大亨的黑道势力开战吗?”

  关仁说:“只是……………”

  陈老闆说:“不用只是了!那只是个玩过的女人而已,你不会真的把她当成女朋友吧?”

  关仁说:“当然不是,只是这口气我怎能嚥得下!

  再说嘉善也未必会答应!”

  陈老闆生气的说:“我也是很生气,但又有什么办法,形势比人强只能忍一下,这事你给我好好处理啊!

  你先退下吧!”

  关仁离开后便马上找嘉善相谈,========================================嘉善听到关仁的要求后便说:“不可能!

  我不会答应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女朋友,你凭什么把我送给别人啊?”

  关仁说:“你答不答应也没关係,这是大老闆的意思!你要是不听话,我只好直接绑着你,把你送过去!”

  嘉善说:“你………你怎能这样!”

  关仁笑着说:“当然我更希望你是自愿前往,这样对你也不错啊!说不定你也能当上李生的情妇呢!”

  嘉善说:“李生对我没有兴趣!你们这是白费心机!”

  关仁用力的打了嘉善一记耳光并说:“那你不会想办法引诱他吗?

  不要再找借口了!你就乖乖留在他身边,有什么消息便告诉我!你别忘记,你的母亲已40岁多了,你也不想我去打扰伯母是吧!”

  嘉善生气的说:“你敢!”

  关仁笑着说:“你可以试试啊!后果我可不负责!”

  嘉善虽十分生气,但却不敢说话,关仁说:“你也不用生气啊!只要你听听话话,我保证你母亲一定健康,现在快去打扮一下!

  晚点我送你过去!”

  嘉善听后只好无奈回到自己房间,============================================这边厢文轩一行人已回到别墅,才刚进大厅便见小喵和小柔在试穿晚装,文轩说:“你们在做什么啊?有派对要去吗?”

  小柔说:“文轩你忘记了吗?学校要举办圣诞舞会,我们正在试穿衣服呢!你说我穿这套衣服出席好吗?”

  文轩看了看便说:“是不错,但会不会太过隆重?”

  小喵说:“这次晚会的主题是中世纪舞会,大家也会穿得很隆重出席哦,而且这也是我们在中学最后的一个舞会了!”

  文轩笑着说:“如果是这样你们的穿着正合适呢!

  好吧那晚我陪你们出席吧好吗?”

  小柔马上高兴的说:“当然好啊!只是你有时间吗?”

  文轩说:“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当然要陪着你们啊!”

  小柔和小喵听后都高兴的笑起来,衆人在大厅休息了一会,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小喵马上前往应门,来者正是嘉善,嘉善说:“你好!我来找李生的!”

  小喵见这样便说:“文轩有位小姐找你啊!”

  文轩马上走到门前并说:“你真的来了!先进来吧!

  小喵帮我冲些茶拿到书房来!”

  说着便有嘉善走到书房,文轩让嘉善坐下并说:“你真的是关仁的女朋友吗?”

  嘉善点了点头,文轩说:“那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吧?”

  嘉善不安的点了点头,并从袋中拿出一份合约给文轩,文轩看了看发现是一份经理人合约,文轩笑着说:“看来关仁真的一心想把你完全送给我呢!

  我有点好奇他这样对你,你怎么还能忍得下呢?”

  嘉善没有说话只低下头,文轩说:“那我问你一句,之前在船上你引诱我也是关仁安排的吧?”

  嘉善说:“不是!那次只是……………”

  文轩说:“你不用说了,那我再问你!

  你真的愿意像货物一样被关仁送给我吗?”

  嘉善流着泪说:“我…………愿意!”

  文轩把合约递回给嘉善并说:“你可以走了!”

  嘉善不解的说:“你说什么?”

  文轩说:“你可以走了!我是很好色,但我并不下流,你既不愿意我不会为难的!你走吧!回到关仁身边!”

  嘉善正想离开,但走到书房门前时,却想起关仁的话,心中着急便马上转身,跪到文轩身前并说:“李生求你救救我吧!

  我真的不想回到关仁身边!我这样回去他会对我母亲不利啊!”

  文轩说:“你终于愿意说实话了吗?”

  嘉善哭着说:“李生我求你了,你把我留下吧!

  我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

  文轩扶起嘉善并说:“你先把事情告诉我听!”

  嘉善边哭边把事情告诉文轩,文轩听后便接过合约并说:“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合约放在我这,明天我再给你答覆吧!”

  嘉善说:“李生你不相信我的话?”

  文轩说:“事实不会因为我相信或不相信而改变,你先回去吧明天下午你再来这里,我给你一个正式的答覆!”

  嘉善说:“那我回去怎么交代啊?”

  文轩想了想便说:“你就说我还没有准备好房间,明天才让你过来,这样总可以吧!”

  嘉善听后便说:“李生!那我先走了!”

  说完便离开书房,文轩马上致电给私家侦探,并让他们查探一下嘉善的低细,这时小喵也拿着刚泡好的茶进来,小喵放下茶并说:“主人刚刚那位小姐呢?”

  文轩把事情说了一遍并说:“小喵你觉得我应该帮她吗?”

  小喵说:“我也不知道啊!但是一个人会想着自己的母亲,我觉得也不会坏到那裡!”

  文轩听后点了点头,心中已有答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