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八十一章 阻路

作品:十方乾坤|作者:神出古异|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0-11 04:09:45|下载:十方乾坤TXT下载
  原以为这样说,步云巅就会罢休,可没想到水寒烟刚把话说完,他竟耍起浑来,不但不走,还往地上一坐:“你今天要不说,那我就不走了,他们要打要杀,就尽管来罢!”

  “你……”

  见他堂堂十圣之一,居然当着两个晚辈耍起浑来,还赖在地上不走,水寒烟又好气,又觉得好笑,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好歹也是药圣,不嫌丢人么?还不起来……”

  “不起来了不起来了。”

  步云巅大摇其首,大有一番“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就不走”的气势,水寒烟无奈,慢慢皱起了眉。

  当然,要告诉他,萧尘是萧逐风之后,倒也没什么不可,只是她深知步云巅这人的性子,一旦现在说了,他就会立马追问不停,那大概就真是没完没了了。

  “哎哟!”

  就在这时,只见花未央捂着肚子大叫了一声,萧尘立刻按着她手臂:“怎么了?”

  “刚刚……刚刚被那人震的那一下,牵动了寒伤。”

  花未央一边说着,一边做出痛苦之色,水寒烟立即走了过来,伸手按住她手腕,一探之下,也不由得脸色一变,心想她体内气息怎如此混乱,还有着一股令人难以想象的寒气……

  “哎哟哎哟,好疼好疼……”

  花未央捂着小腹,不住呻吟,而另一边,步云巅歪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半信半疑之色:“小丫头,你不是真有事吧?还是想骗我老头?刚刚你服了一枚我的‘九转玉花露’,没有什么伤是好不了的,少来,少来……”

  他说罢,又坐了回去,可过了一会儿,见花未央脸上越加苍白无色,不像是装出来的,当下一个瞬步,起身走了过去,两指往她手腕上一按,这一下,也不禁皱起了眉。

  萧尘道:“她体内有着一股十分不寻常的阴寒之气,此次我来寻二位前辈,其中一方面,也是想请两位前辈看看,能否替她治疗这寒伤。”

  听完之后,步云巅更是锁起了眉,水寒烟道:“必定是刚才她被黑月打伤,牵动了这寒伤,你的九转玉花露再厉害也没用,她这寒伤非一日之寒,再这样拖下去,恐有性命之忧。”

  听闻此言,步云巅慢慢回过神来,向花未央看去,毕竟这小丫头刚才也是为了替他抵挡黑月,才受的伤……

  “唉!”

  只见他重重一叹:“罢了罢了,走吧走吧!”说完,一边不断甩着衣袖,一边往前走了去。

  后面,花未央偷偷一笑,向萧尘传去一道密语:“我骗他的。”

  萧尘摇了摇,尽管猜到她古灵精怪,多半是装出来的,但刚才仍是暗暗捏了一把汗。

  “咦?小丫头,你刚刚不是还痛得不行吗?怎么老头儿一说要走,你这好像……立马就没声儿了?”

  “哎哟!哎哟哟哟哟……”

  ……

  一个时辰后,四人已经离开了青松崖的地界,不过仍处于云瑶川内,昨天萧尘和水寒烟赶过来,花了一天的时间,现在出去的话,大概要两天时间。

  按照黑月之前所说的,医圣和药圣两位重现世间,必然会在整个灵墟境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其一,这两人身份非同小可,医圣与药圣,那是多少大势力想要拉拢的?

  换句话简单的话说,若能将医圣和药圣这两位拉拢到自己的势力里去,大概……就相当于多了几条命。

  而灵墟境里,有着不少神秘势力,想必个个都欲拉拢医圣药圣两位。

  除此之外,当年十圣全部消失之谜,至今尚未有人解开,必然也有人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能够询问的,自然就是水寒烟和步云巅这两位了。

  此时,天色将暮,萧尘往之前来时的方向凝望了去,说道:“不能原路返回,一旦医圣与药圣两位前辈的消息传开,外面必然会来不少人,恐节外生枝。”

  花未央也微微锁起了眉,回想起之前黑月说的话,要想将医圣和药圣这两位顺利带回无欲天,恐怕还真非易事一件,灵墟境里有着诸多势力,倘若个个都得罪完了,对无欲天而言,也绝非什么好事。

  “走这边。”

  萧尘往西南方向的崇山峻岭望了去,但见云层浩渺,山峰屹立,这边地势险峻,常年人迹罕至,往这边走的话,或许会绕一些路,但不易遇上其他的人。

  水寒烟自是没有什么意见,过了四十多年的平静生活,她其实早料到这一天会来。

  两天后,四人已经快要离开云瑶川的地界,但就在越过一片山岭之后,前边几座山上,忽然出现了不少人影,黑压压的一片,怕是有成千上万之多。

  “那边有人过来!”

  见到萧尘几人往这边过来后,那几座山上的修者,都快速聚了过来,远远望去,人头攒动,分不清哪些是哪些势力的人。

  “怎会有这么多人……”

  花未央一下皱起了眉,即使她早已猜到,在云瑶川边界之处,多半会有人聚集,可没有想到,这样偏僻的地方,居然都聚集了这么多人,若是从她和萧尘来的地方出去,岂非便是走不了了?

  好在这些人人数虽多,但却无一准圣气息,修为最高的,大概也只几个洞真期,或者超凡期的老者罢了。

  这几名老者平日里受人尊敬,但此时面对药圣和医圣两位准圣,自然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的无礼。

  只见几人走了出来,向着萧尘和花未央身旁的水寒烟和步云巅拱了拱手,恭恭敬敬地道:“敢问可是……医圣与药圣两位前辈?”

  水寒烟皱着眉道:“你们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怎么会……”人群里立时小声议论了起来。

  倘若今日出来的是毒圣,而非药圣医圣,那大概就没有人来堵在这里了,毒圣二字,人人听着便害怕,就算要来,那也是来实力相等的。

  萧尘往前走了两步,目视着挡在面前的这群人,冷冷淡淡道:“还不让开。”

  “他,他是……无欲天之主?”

  人群里立时有人将他认了出来,倒非见过他,而是如今天下传闻,无欲天之主,容貌年轻,却已有白发三千,模样更是冷峻,令人不敢接近。

  加上近来传言他找到了医圣和药圣两位,所以此刻,这里的人更是断定了他便是无欲天之主萧一尘,另外两位则是医圣水寒烟与药圣步云巅了,至于还有个少女,这少女仙颜绝世,看样子多半是外面传闻,当年独上玄青那个怜花宫宫主。

  如今关于萧尘当初在玄青门的事情,可是在灵墟境里传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他师父是玄青门七尊之一的妙音仙子。

  更有传闻,妙音仙子的修为,已与仙琼派不问世事的东华仙君不相上下,至于妙音仙子与东华仙君是否相识,两人门下又都有着一个绝世奇才,这件事也被传得大街小巷皆知。

  此时,不少人都围拢了过来,不但不让开,反而还越靠越近,花未央往前一站,挡在水寒烟和步云巅前边,看着面前这些人,朗声道:“诸位还是让一让吧。”

  眼下不能被这些人拖在这里,否则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修为高的人前来,那时想要离开,就更为不易了。

  “戾!”

  萧尘当机立断,更不多言,立即将戾召唤了出来,但见原本朗朗晴空,忽然一下阴云密布,然后从那满天阴云里,忽然一条百丈异蛟俯冲了下来,但见蛟身遍布黑鳞,透着一股沉重神魔煞气,唯独头上一片青色龙鳞,看上去神圣而不可侵犯!

  “那……那是!”

  众人何曾见过这等可怕异兽,吓得连连后退,萧尘向水寒烟和步云巅两人抬了抬手:“二位前辈,请。”

  当下,四人便跃到了异蛟背上,但听蛟吼之声震天,沉沉神魔之气笼罩四野,有了戾在前边开路,总算无人敢再挡在前面,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恐怖的。

  大约一个时辰后,才总算完全摆脱后面那些修者,可接下来的一路,并不顺利,药圣和医圣两位重现世间一事,也在灵墟境传开了。

  到第二天暮色降临时,四人来到一座山岭,那前方忽有一股极强的灵力传来,似乎是一股极强的地脉之力,在很远的地方。

  萧尘停了下来,向花未央看去,说道:“未央,你看看地图,前边是哪里。”

  “不必看了,是云州地界。”水寒烟凝视着那前边灵力传来的方向,忽然开口说道。

  “云州地界?”

  萧尘眉心一锁,怪不得有如此强的地脉之力,他隐隐记得之前夜影传回过消息,说北宫氏有着一脉重要的分族,在云州,城中有三位修为极高的准圣坐镇。

  而整个云州极大,横跨数千里范围,绝非之前北宫长风那无双城可比,无双城与云州一比,好比一粒黄豆与磨盘相比。

  这回倒好,算是冤家路窄了,尽管自从当初无双城一事过后,北宫氏再也没有来找过他的麻烦,但却不代表双方恩怨已了。

  何况当初他动了无双城的祖脉,无双城虽小,可他动的却是北宫氏的祖脉,影响的则是整个北宫氏的气运。

  故而当初在无双城下,北宫家上面的强者扬言要追杀他,虽然后来并未实践,但想来这件事,北宫家必然还没忘记。

  “现在怎么走?”

  花未央向萧尘看了去,显然她也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可要是绕着走的话,那就不知道要绕到什么时候了,何况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并不适合绕路走。

  萧尘望着那暮云冉冉的方向,他不可能绕路走,倘若是在从前,他一个人遭人追杀的话,那时怎样都可以,但现在却不同了,现在他是无欲天之主,一举一动,关乎着整个无欲天,而非他一人。

  何况,此时在他身边的,还有医圣与药圣两位,倘若绕着云州走的话,不但折了他的身份,传出去,也折了药圣和医圣两位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