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楚殿下的不满

作品:御天|作者:流牙|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0-10 02:28:10|下载:御天TXT下载
  马力现在的犹豫,其实是有原因的。

  如果对方仅仅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自己的师弟要去驱逐,那就由他们去了。

  毕竟,谁让对方落单,而且境界也不如他们这边高了。

  毕竟修士的世界,比的还是实力和境界。

  但是现在问题是,对方的身旁,停着一艘灵舟。

  而且一眼望去,那灵舟还颇为豪华,显然不是普通货色。

  一个修仙家族,能够拥有的灵舟,数目一般也极为有限。

  甚至就连他们这群宗门弟子,即便有他这个上师坐镇,此次出行,也没有携带灵舟,而是人人驾驭飞剑。

  但是对方仅仅一个人,就拥有一艘很不错的灵舟,和他们一比较的话,显得格外财大气粗。

  这种对比,即便马力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但是他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舒服。

  此刻马力的沉默,看在身边这群修士眼中,就成了默许。

  于是众人的讨论,就越发热烈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要为自己高举道德的大旗一般。

  “你们注意到没有,那家伙虽然孤身一人,但是竟然有一艘灵舟停在一边。”

  “你的意思是他还有同伴?”

  “你没听清楚嘛,我说他孤身一人,但是却拥有灵舟,世俗中的人都知晓一句话,叫做财不露白,而且现在还是在邪蛮雨林这种公认的是非之地,所以你们不觉得,这家伙的确很可疑吗?”

  “听你这么一分析,这家伙的确很有问题!”

  这个时候,众人中的女修,又有了发现。

  “你们注意看,那灵舟上面的装扮,根本不像是一个男子所准备的,反倒是细心的女修,一般才会有这样的心思。”

  此时讲话的,就是众人中那长相姣好的女修。

  这个女修因为样貌出众的缘故,平时就很受一众男修的欢迎。

  所以此刻她说的话,哪怕是无理,也会让人先信三分。

  而拥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想法之后,现场众人顿时越看楚言,越觉得他相当可疑,至于那灵舟,也越发不像是他本来所拥有的。

  这个推论,则在有一个修士发现了灵舟上原本应该属于家族或是宗门的徽记被抹去时,得到了彻底的定论。

  “这灵舟不是他的!”

  “那被抹去的徽记就是最好的证据!”

  “灵舟是他抢来的!”

  “邪修!绝对的邪修!”

  “我辈修士,就应该除魔卫道,保护一方平安!”

  顿时之间,众人齐齐喊起了口号,一个个义愤填膺,脸上闪烁着天下为己任的圣洁光辉。

  喊毕,众人朝马力拱手,齐声道:“还请马师兄允许我等铲除邪修,为枉死的修士报仇雪恨!”

  眼见此景,马力之前心中的一点疑虑,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于是点点头,由他坐在原地,看护着众人前去“除魔”。

  他就是众人的底气。

  而且十里的距离,就算对方使出什么手段,凭借天心境修士的强大实力,这个距离,根本不会影响到他对同门的驰援。

  楚言正在盘膝打坐,突然之间,被前方那群人大声嚷嚷的动静,打断了思绪。

  顿时之间,他就不满地抬起眼皮,皱起眉头,朝对方望去。

  经过这一次邪蛮雨林的生死历练,楚言获得了诸多感悟。

  更重要的是,原本卡在地元境许久的瓶颈,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这个表现,让楚言心中惊喜万分。

  要知道,对于修士来讲,地元境和天心境,是一道分水岭。

  天心之下,尽皆蝼蚁。

  可以这么说,在天心境之下,哪怕再强,那也是有一个上限的。

  但是一旦跨入天心境,就等于说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所见、所知、所感、所闻、所有等等,都会大幅增长,而且未来的道路更是不可限量。

  如果将仙路比作脚下的道路的话,真武境、凝脉境和地元境,就是一路往上的陡峭阶梯。

  而踏上天心境,就好比来到了宽阔平坦的道路,甚至还有马车拉驾,一日千里。

  这种区别,简直无法形容。

  楚言现在就感觉自己似乎窥探到了天心境的门槛。

  心中正喜滋滋寻找着感觉呢,结果对方那边,突然传来震天的呼和,也不知道在鬼叫些什么,顿时就打断了楚言的思绪。

  那股破境的感觉,虽然还留存心间,但是此刻心中的不爽,还是对感悟产生了影响。

  “这群家伙,本来见我在这里,不知道主动避开,就已经坏了规矩,现在居然还打扰我修行感悟?”

  就在楚言心中越发不满的时候,他发现远处的那伙修士,竟然气势汹汹,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走来的这十几个修士,其中有人脸颊明显泛红,还有人满嘴酒气,一看就是刚刚喝了灵酒。

  眼看对方一副来找事的样子,楚殿下阴沉着脸色,从地上站了起来。

  “喂,我问你,这灵舟你从哪里得来的!”

  走过来后,最先一个男修,就指着楚言,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问话。

  话音刚落,他猛地感觉脑袋仿佛针扎一般,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

  旁边有人关心问他。

  但是这个修士此刻疼得哪里说得出话,而且别提说话了,这股疼痛,让他都无暇去听别人在说什么了。

  见他不回答,其他人也就没想那么多,以为他是喝多了,于是注意力重新放到了楚言身上。

  那面容姣好的女修仗着身边人多,对着楚言冷笑道:“今天你要是不把这灵舟的来历说清楚,就别想轻易离开这里!”

  这女修受欢迎的程度,在此刻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她一开口,身边一众男修都齐齐喊道:“对!老实交代,这灵舟到底哪里来的!”

  “你是从哪个家族抢来的!”

  “我看你一个人孤身在这里,就不像是什么好货色!”

  “快点交代你都做过哪些伤天害理事情,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之前就觉得你有问题,现在看你怎么狡辩!”

  一声声居高临下的怒喝,仿佛楚言不仅该被钉在耻辱柱上,更如同是一只过街的老鼠,人人都应该喊打。

  指责、怒斥的声音此起彼伏,震得人耳膜都嗡嗡作响。

  楚殿下眼睛眯起,口中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是却伴随着惊雷一般的炸响,还有一片骇人的夺目电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