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84:科研案例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小小的念生比其他孩子都懂事,她知道,跑出去的那个漂亮姐姐可能跟她死去的哥哥有着重要的关系。

  可是,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从她记事儿起妈妈就有病,她小小的人,单薄的肩膀,也愿意为这个家多做一些事儿,她害怕爸爸妈妈会忽然间的离去。

  她只有这两位亲人,她害怕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

  所以,当看到孔爸爸身体打晃的时候,她真的被吓坏了。

  孔爸爸摸着小女儿的头,心里疼的无以复加,这可怜的孩子,是她们对不起她,让她小小的人就承受这些。

  这孩子从小就多灾多难,跟少生比,她确实太可怜了些。

  可是,少生---

  想到那个懂事儿的大儿子,孔爸爸也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而离开了孔家的江弥音漫无目的的跑着,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以前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获得孔家人的原谅,现在的她也从来没有妄想过。

  以前的她充满了恨,对陈家人的恨,对孔家人的恨。

  她恨陈家人剥夺了少生的命,她恨孔家人的抛弃,不为少生讨公道,她小小的心里装不小太多。

  时隔多年,她长大了,也明白了许多事儿。

  也开始理解孔家人的做法,却没有办法认同,孔家人妥协了,可是,她江弥音不妥协,也不会妥协。

  她从来没有刻意的搜集孔家人的消息,她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了如何对付陈家人的身上,可是当胡丰茂把孔家人的境况拿给她的时候,她还是崩溃了。

  她还是想替少生来看看他的家人,她不怕被打,被骂,被责怪,如果这样能让少生的家人好受一点,她都愿意。

  可是今天经历的这一切,让她知道,少生的死,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痛,少生的妈妈更痛,痛的都要疯魔了。

  少生的爸爸同样痛,还不过知天命的年纪,就已经满头华发,那个儒雅又风趣的孔叔叔啊,如今看她的眼神除了冰冷就是滔天的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江弥音心中充满了怨怼和憎恨,忍不住对着河对岸大声吼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说完双手用力的捶着堤岸旁的栏杆,可能她的声音太大,惊的周围人看她如同看精神病一般。

  当然,就算是精神病也是一个长的十分漂亮的精神病。

  有些人不由得心中叹息: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是个精神病呢???

  对于身边人看待她的眼神,江弥音一点都不在意,她此刻呆呆的看着平静偶尔有点浪花的河水发呆,仿佛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

  恰就在这时,身前忽然多了一瓶水,江弥音慢慢的回过神儿来,看了看水,又看了看何西泽。

  眼中充满了不解和迷茫。

  何西泽见状叹了口气道:“喝点水吧,水能缓解情绪。”

  江弥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过还是接过了水,打开大大的喝了一口。

  而何西泽则依靠在栏杆上,十分轻松的道:“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你。”

  江弥音神色有些微楞,一脸不解的看向何西泽。

  只见何西泽也仰头喝了一口水后笑着道:“孔老师的妻子,张淑琴,是我的咨客。”

  “这几年,我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一次,一方面是在学校讲课,帮助这些孩子们评估她们的心理健康情况,一方面就是对孔老师的妻子,张淑琴做治疗。”

  “当然,后者更重要。”

  江弥音闻言,脸色一下子便了,仿佛自己的秘密一下子被戳穿了一般,人开始变的有些焦虑,眼神变的也十分犀利的道:“你在拿孔阿姨做你科研的案例?”

  说到这里,江弥音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之色。

  而何西泽却是十分平静的道:“是的--”

  就在江弥音气的发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何西泽又开口道:“孔老师和她的妻子,都是同意的。”

  江弥音见此又愣住了,“同意---”

  何西泽笑了笑道:“是的。”

  随后又自嘲了一笑道:“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免费的午餐?”

  “想要收获,总是要付出的。”

  “孔老师的妻子张淑琴女士的情绪很不好,甚至已经发展成了癔症。”

  “这需要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你也看到了,孔老师家庭并不富裕,敖昂的咨询费不是他们可以支付的。”

  “其实,科研的案例也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儿,我自然也不会暴露他们的个人信息,只是对于他们身上所经历的,每一次咨询过后的变化做一个详细的记录,以此来供给广大心理学的学者们学习和借鉴。”

  “孔老师是一个急公好义之人,听完这些就点头同意了。”

  江弥音听到这里,在不说话,低头看着手中的水瓶。

  过了好半天才道:“我不需要你来安慰我。”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的信念十分坚定,你左右不了我。”

  何西泽闻言,笑了一下道:“我,其实没有什么朋友。”

  “啊???”

  江弥音闻言一愣,这跟你有没有朋友有什么关系?这八竿子打不着好吗?

  何西泽看着江弥音诧异的表情,笑了笑,转过身,同样看着河对岸道:“心理咨询师,对三种人不做咨询。”

  “朋友,亲人和爱人---”

  “所以,我交的朋友越多,我帮助的人就会越少---”

  “我不但不能跟他们成为朋友,还要刻意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江弥音有些发懵,疑惑的道:“为什么?”

  “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何西泽转过头盯着江弥音,盯了许久之后,才笑着道:“你猜?”

  江弥音的脸瞬间僵硬了起来,刷的把脸撇到了一边不在看何西泽,不过,就连她都没有发现,此刻的她心情明显好了许多,不在像之前那么痛苦,也不在陷于之前的情绪当中。

  而何西泽的眼神明显多出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在里面,只是江弥音转过了脸,在没有看见罢了。

  而何西泽这样的情绪也不过维持了一瞬,很快就消失在眼眸里,跑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