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66:爱的附加值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对于江弥音这样对感情纯粹的人来讲,这就是一个送分题。

  可对有些人来讲,这是一个异常困难的选择题。

  有些人的爱情并不单单只是爱一个人,会牵扯很多很多附加值。

  也就是说,爱一个人,不仅仅这个人惹她心动,他身上的其他特质同样要让她心动,亦或者,这个人并非让她很心动,可是,他的附加值却让她十分心动。

  就这样在一起了,最后甚至分不清是爱他这个人,还是爱他的其他附加值。

  所以,现在的冯妙妙思维就是十分混乱的,因为当初她选择刘念祖的时候,是进行了中合评估后的结果。

  也就是,并非单单喜欢他这个人,而如今,作为她考量结果后,十分倚重的部分出了问题,因此她毫不犹豫的要分手,但是,实际上,她十分痛苦,分手了,还要找许多理由来证明,这不怨她,不是她的错---

  所以,江弥音看这样矛盾的冯妙妙是十分不解的,可是,却能理解她的心情。

  不管咋说,被人嘲笑总不是个好的体验,这样的感受,她承受的太多了,虽然,现在已经根本不在意,可是,那些个伤痛后留下的伤疤,却不会消失。

  于是语重心长的开口道:“妙妙,其实坦然去面对那些人,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你只要自己意志坚定,别人就打不倒你---”

  结果她这话刚落下,冯妙妙就悲愤的张口道:“你说的容易---”

  “要换做是你,你试试---。“

  “我只要一想到那些人的嘴脸,我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呜---,我简直没脸见人了。”

  也不怪冯妙妙这般,实在是之前她太高调了,每一个获得幸福的人都忍不住像全世界宣告,何况她还带着虚荣心,那更是尾巴都翘到天上去,可是,现在呢?

  人生三起三落,没有人能保证一直可以走高一辈子,可是,同样道理,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也很难做到沉稳,低调,有一句话说的好,因为年轻,所以活的张扬---

  当然爬的越高伤的就越痛,想来,经此一事儿之后,冯妙妙会成长许多,然而,又有哪个人的成长不疼痛呢?

  然而冯妙妙的话一落下,周舟马上焦急的开口道:“诶呀,哪里就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了。”

  一边说这话,一边对江弥音挤眉弄眼,意思是,别介意冯妙妙的话,可能冯妙妙对江弥音的家庭情况不太了解,但是周舟却是知道的。

  别说是被人嘲笑,就算恶语中伤,甚至是演变成暴力,也不是没有,冯妙妙这话不是在江弥音伤口上撒盐吗?

  而江弥音一见周舟这个样子,心里一暖,随后不由得嘴角轻轻一翘,吐了口气,耸了耸肩,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我没事儿---”

  周舟见状松了口气,继续劝着冯妙妙,而江弥音在这儿也帮不上啥大忙,随后就拿起手机,开始处理公事。

  也不知道处理了多久,忽然江弥音的手机一个弹屏出现了,点开一看,是一个照片。

  确切的说是何西泽的自拍,可能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但是,人看上去很精神,仿佛跟之前有些不一样,嗯,带着些洒脱劲。

  “弥音,你那边怎么样了???我这边刚带他洗过,现在去吃点东西,这家伙好几天没洗澡了,天那,简直--”

  江弥音看着照片里何西泽那臭美的样子,还有叫她名字那个亲热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嘴角带着笑意道:“你兄弟还真是个忍者,这大热天的,他也真能受得了。”

  “还有,我跟你很熟吗?麻烦请叫我江小姐。”

  “我这边,不是很好,妙妙情绪一直都很激动---”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江弥音手机又弹出了一张照片,这是何西泽和刘念祖的合影。

  何西泽一本正经的端坐,而刘念祖则一杯接一杯的在喝酒,随后附上文字道:“已到,显然他对酒比对美食更感兴趣,先不聊了,等晚上去接你。”

  根本就不搭江弥音那个茬,看过之后,江弥音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而何西泽发完微信,就见刘念祖抬眼看了过来,随后撇嘴道:“在给谁发消息,笑的这么荡漾???”

  “哦,该不会是给妙妙那个好闺蜜发消息吧???”

  “你小子有眼光,她那个好闺蜜江小姐,可不是一般人,听说大有来头的---”

  何西泽慢慢的放下手机,眼神微动的道:“大有来头?这话怎讲?”

  刘念祖闻言喝了一杯酒道:“听说跟家世有关,具体的不清楚,妙妙也是一知半解。”

  “不过,如果你能跟她好上,那可真是赚到了,不仅人长的美,还十分有能力,这样好的姑娘可不好找。”

  “到是比你的那些个有精神病的女患者,强了不知道多少---”

  何西泽一听,皱起了眉头,严肃的道:“什么叫精神病女患者?她们不过是略有些心理问题罢了。”

  刘念祖一听赶忙挥手道:“好好好,心理问题,心理问题,这心里有问题,跟有精神病不都一个样?”

  何西泽见此,脸刷的就板了起来,“这怎么能一样呢?心理问题那是普罗大众都有可能遇到的困扰,而精神病则---”

  还没等说完,刘念祖赶忙道:“诶呀,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反正我又不懂,我也不想懂---”

  “哼,你现在春风得意了,单身狗摇身一变,摘下了一朵牡丹花,而兄弟我就惨了,呵---”

  说完又一口闷了一杯酒,何西泽皱着眉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也懒得跟他争执,于是淡淡的喝了一口茶道:“看样子,这次你是认真的?”

  刘念祖一听,顿时又沉默了,大大的吐了一口气,是的,这一路上刘念祖都十分沉默,丢人,丢人啊---

  不仅冯妙妙觉得丢人,刘念祖这么爱面儿的一个人,在自己好兄弟面前,掉了这么大的脸,他也会尴尬好吗???

  于是,这回都不往酒杯里倒了,直接拿着酒瓶子,一口闷下后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老子这次算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