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45:荣幸之至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晌午的日光,是一天中最毒的时候。

  别的孩子都去午睡了,江弥音却没有这个习惯。

  她喜欢晒太阳,躺在石头上,感受着阳光的温暖,似乎能驱散她一身的阴霾。

  每当这个时候,少生总会坐在她身边不远的阴凉处,也不睡午觉,一边陪着她一边认真的看书。

  少生是一个非常自律,热爱学习的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的学习着知识,恨不得浸泡在知识的海洋当中。

  透过阳光,看到少生的侧脸,也是这般朦胧和美好,每当这个时候,江弥音的心都是平静的,安详的。

  收起了浑身的尖刺,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如一个正常女孩儿一般,柔顺温和。

  少生是她年少时仅有的温暖,一直到如今,依然让她沉迷。

  此刻看着认真开车的何西泽,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这种感觉太相似,江弥音看着何西泽的眼神越发的温柔。

  她甚至看到了几丝少生的影子,她贪婪的沉浸其中。

  十年过去了,这一丝温暖和安定,对于江弥音来讲是那么的奢侈。

  她从不敢停下脚步,仿佛身后有一皮鞭,她要是敢懈怠半分,定让她皮开肉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年了,她总有疲惫的时候---

  何西泽一边认真开着车,一遍细细的打量着江弥音,见她目光迷离,眼中全是柔情,笑意一直挂在脸上,不由得嘴角微翘的道:“在看什么???”

  “是不是觉得认真做事的男人很帅?”

  江弥音闻言,也清醒了过来,眼神从最初的柔情变的清冷,还不能开口,何西泽又笑着道:“似曾相识?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像你的初恋男友?”

  这话一落下,江弥音瞬间神色就冷了下来,随后眼睛一咪道:“你这话题找的一点新意都没有,在这样聊下去,你怕没有机会在来追求我了。”

  何西泽一听,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江弥音撇了他一眼,挺了挺身,随后淡然又傲娇的道:“本姑娘,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时无地不自信---”

  何西泽被这话彻底的打败了,看着她迷人的容貌,凸凹有致的身段,会心一笑,认可道:“嗯,说的有道理。”

  随后脸上挂着笑容道:“那么请问,无时无地不自信小姐,对在下的容貌可还算满意?”

  江弥音闻言皱了皱头,淡淡的道:“凑合着看吧。”

  何西泽一听,一脸吃惊的道:“凑合着看吧???”

  随后摇着头道:“你这话说的可不诚实啊。”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看我的眼神都痴迷了,那一脸幸福满足的笑容,我看的可是很真切呀!”

  江弥音听完,小脸一红,大眼睛往窗外扫了一眼,皱着眉头,刚要开口,就听何西泽又用那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带着点点的笑意道:“一般在一个男人身上能找到前男友吸引你的点,那么,恭喜你,爱情在向你招手。”

  江弥音闻言脸色一变,随后看着窗外,声音清冷带着疑惑的道:“是吗?”

  何西泽闻言看了江弥音一眼,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却能够感受到此刻的她情绪的波动。

  其实把一切看的太明白也不全是好事儿,此刻的何西泽感受最深。

  他自然看的出江弥音眼中的眷恋和追思,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而故事的主角却是另一个男人。

  何西泽忍不住轻轻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就释怀了。

  恰就在这个时候,江弥音突然转头,看着何西泽笑着道:“爱情是不是在向我招手不好说,但是,魔鬼已经伸出了爪子,却是板上钉钉的。”

  随后往自己的脚上看了一下道:“那般平的地面,我居然都能踩到不明物体,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何西泽闻言,轻咳了一声,装傻道:“这个---”

  还不等说完,江弥音看着他露出谜一般的微笑道:“你那位表妹,对我可是怨念之深啊。”

  “一直就这么盯着我,想不注意都难---”

  “话说,我跟她无冤无仇,第一次见面,她这般敌视我,为哪般呢?”

  说完这话,江弥音抬起了头,下巴高抬道:“我说,何教授,你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

  何西泽听完,皱起了眉头道:“还有这事儿吗?我竟然没发现。”

  “不过,就算是偷偷看你几眼,这也很正常不是吗?”

  “就你这长相,想不惹人注意都难,何况,你又这般主动---”

  说完一脸笑意的看了一眼江弥音。

  而江弥音见此撇了撇嘴,哼,装,真能装---

  章珊珊确实对她有敌意,江弥音这个百分之百的确定,晚宴上确实也看了她几眼,到是不至于一直盯着她。

  江弥音不过是想炸一炸何西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上当。

  不过,这难不住她。

  随后继续笑着道:“与其说好奇我的长相,不如说,更好奇我们的关系呢---”

  “我这脚上的伤,可都是因你而起,这一点,你的好兄弟谢光耀可是可以作证的,你打算怎么负责?”

  江弥音这话一出口,就已经把问题挑明了。

  她惯不是个吃亏的性子,而这一切都是因何西泽而起,而谢光耀怕是也看到了什么,所以,才说出那样一句话。

  大家没有多想,也习惯了他说话难听,但是,这恰恰证明了江弥音的猜测,她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以她的观察力,自然也能看出些问题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到了这份上,何西泽也不好在推脱,他之所以执意要送江弥音回家,虽然情感上占了大头,却也不排除有这一层的关系在。

  歉疚,是两个人拉近关系最好的催化剂。

  何西泽见江弥音这般穷追猛打,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叹后道:“看来,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日子,我都要沦落为某人的专职司机了。”

  江弥音一听,撇了他一眼,眼神微眯道:“沦落???”

  何西泽马上笑的十分真诚的道:“不,是荣幸---”

  “荣幸之至---”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