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6:买醉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何西泽喝了一口水道:“因为,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咨客来我这里是为了解决内心困扰,寻求帮助,抚平创伤的。”

  “这就涉及到一个角色的问题,在这一段咨询关系当中,我们都饰演着不同的角色,但,那不一定是我的本色,你懂吗?”

  “换一句通俗易懂的话,就是,我们各取所需,这是一种交易,我付出的是我的知识和时间,她获得帮助,但是如果谈恋爱的话,她会要求我永远都是像给他做咨询那样的我,宽容,理解共情于她,但这不现实。”

  “而且,如果一旦发现有移情的现象,为了大家都好,那么就必须进行转介。”

  “因为,一旦发生除了咨询关系以外的情感的话,就很难做到中立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而对方受到的影响会更大,这就是一场失败的咨询,所以,必须转介,或者,终止咨询。”

  江弥音闻言,皱了皱眉头道:“那门外那些都是---”

  何西泽无奈的点了点头,而江弥音则有些开始同情他了。

  不过,不得不说,何西泽的定力是真的好,这么多姑娘喜欢他,为他哭为他委屈的,没想到,他还真能做成柳下惠。

  “好吧,这些,先不说,我刚才上楼,看到楼下都是记者,你这次是真的出了大名了。”

  何西泽闻言,十分无奈的道:“郑家,这是要把我赶尽杀绝的节奏啊。”

  江弥音担忧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何西泽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用担心,没事儿的,相信我。”

  随后站起身道:“走吧,我估计要搭你的车了,而且,我家怕是回不去,需要你收留一下我了。”

  江弥音看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忍不住笑道:“走吧。”

  江弥音刚起身往门外走,结果就被何西泽叫住了,随后,也不知道他按了哪里,原本的书架子居然开了,随后就出现了一扇门。

  待走出工作室的时候,江弥音都为止感叹道:“你可真行,居然留后门---”

  不仅有后门,甚至还有个窗可以把办公室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惊讶道:“说,你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儿?”

  何西泽则无奈的道:“出于教学考虑--”

  果然,何西泽不论是公司,还是学校,亦或者是他的家全都有记者蹲守,无奈,他只能住在江弥音的家里。

  其实,江弥音家外也有记者蹲坑,不过,别墅的安保系统更加的严谨,所以,还算比较安全。

  郑少琼这一纸诉状,可谓是天下闻名。

  引得了各界人士的关注,案件也得到高度的重视,何西泽也被迫停了所有工作,配合调查。

  可以说,这件事对于他这样一个大好青年,如此优秀的人,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这很可能会断送掉他整个职业生涯。

  这么多年的所有努力,很可能就会付诸东流,是非常可怕和难以接受的。

  况且,何西泽不过是一个从山村走出来的学子,如果,要吊销他所有的证书,甚至吃官司的话,恐怕何西泽从此就会一蹶不振。

  是个人,都会受不了,郑家做的不可谓不绝情。

  在外界看来,何西泽每日闷在家里,怕是都要得抑郁症了,外面传的更是沸沸扬扬。

  而郑少琼却一点都不开心,他每日以酒为伴,天天把自己灌得嘧啶大醉。

  只有这样,才不会去想,不会去思考,才不会痛。

  他的小弟黄灿跟在他身边,抓耳挠腮却没有办法,于是把酒瓶一摔道:“我说郑大少,你至于不啊?”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郑少琼一听,上前就一脚道:“滚---”

  黄灿也不生气,爬起来,笑嘻嘻的道:“诶呀,你说你这人有多没劲?”

  “这事儿确实是你那兄弟不讲究,你说,明知道他那妹子喜欢他,还不跟你说清楚,这事儿是他办的不地道。”

  “不过,我觉得吧,要是他们兄妹俩设套,让你往里钻,这,我不太信。”

  “就算那姓何的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可是,他一直都在西临啊,这段时间是你一直在云桥镇,这么远的距离,我就不信他能手眼通天的控制你。”

  “别说我黄灿没有文化啊,我也打听了,找专家打听的,这个催眠根本就没有那么玄乎---”

  “况且,你现在已经揭穿了他们的真面目,撞破了他们的丑事儿,按理说你这被下了心理暗示也该解除了,可是,你还不是惦记着人家姑娘?”

  “就算要上诉,也只告那个姓何的一个人?就连上热搜那些说你们三角恋,要把那个珊珊姑娘的马甲你都不愿意,找人花钱全都特么的给撤了,那得多少钱啊?”

  “别人多议论她半句,你都舍不得,你就是心里有人家,你就是喜欢人家,什么被催眠,被下了暗示啥的,全特么的扯淡---”

  “你就是喜欢人家---”

  “而且,如果人家要设套骗你的话,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答应做你女朋友?这枕头风比什么不厉害?”

  砰---

  一个酒瓶子破碎了,随后就见郑少琼怒声道:“谁他么喜欢她了?谁喜欢了?你给老子闭嘴,不许在提她一句。”

  “你小子给我特么闭嘴---”

  “用你那个猪脑子想想,我,堂堂一个阔少,什么样的姑娘我得不到?只要我想,那求我交往的姑娘,能排一个长街。”

  “我玩儿的好好的,浪了这么多年,怎么特么忽然就转性了?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不好好吃,非特么迷上了一盘豆芽菜,还一迷就一年多,你不觉得这不正常吗?”

  “他们兄妹就是一起玩儿我,一起设套让我钻,特么的,故意勾引我,给我催眠,给我下暗示,让我为云桥镇忙里忙外,最后特么事儿成了,就一脚踹开。”

  “哪儿有这样的好事儿?他们必须为做过的事儿付出代价,付出代价---”

  “他何西泽不是厉害吗?海龟,双博士,还特么是年轻有为的教授,我他们都给他撸了,我看他还有什么章程跟我叫板,呸---”

  “真拿我郑少琼是个病猫了???我整不死他---”

  黄灿被打的抱着头,小心翼翼的道:“那个,郑大少,那珊珊姑娘呢???”

  “你不要啦???”

  郑少琼闻言,醉的迷迷糊糊的道:“章珊珊???”

  “她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白眼狼---”

  “枉我对她那么好,想着法的哄她开心,她说东,我不往西,深怕她不高兴。”

  “她看不得贫苦学生,暗自难过,我就花钱资助他们,她忧愁山里人没有公路,没有桥,老百姓生病了只能挺着,山路太远,还没等到地儿呢,人就折腾死了,我特么的就筹钱搞承包,做特么旅游景区---”

  “桥不打家门走,我特么求爷爷告奶奶的去争取,一天天跟个孙子似的,我为了谁???”

  “我还不是为了她高兴嘛---”

  “可是她呢?她看不起我,你知道吗?她就是看不起我---”

  “她凭什么看不起我?”

  “老子用她看不起吗?老子就是有钱,有花不完的钱,怎么了?”

  “老子缺女人吗?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