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4:一纸诉状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伴随着陈氏集团易主的新闻逐渐落幕,一股清流般的大新闻占据了各大娱乐头条。

  而且榜单居高不下。

  “教育界某教授,手持一手催眠绝技,呼风唤雨,且看他如何搅动风云--”

  “呼吁整治心理学界乱象,催眠术滥用,谁的责任?”

  “独家报道,某心理学大师,因滥用催眠术被起诉,孰是孰非,请---”

  “揭秘催眠大师被告背后的故事---”

  “兄弟萧蔷?是什么让他们兄弟反目?因爱成恨,三角恋情曝光,且看富二代和催眠大师的巅峰对决---“

  “新闻速递:教育界新风向,且看心理学大师,如何用催眠术让一个纨绔子弟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大好有为青年---”

  ......

  各种噱头占据各大娱乐版块,这事儿一出,瞬间举国哗然。

  原来,郑少琼自从云桥镇归来之后,内心愤怒难忍,恨意难平,随后越想越不对劲,仿佛从认识何西泽开始,就是一个坑,在加上郑家人的有意引导,每每回想都像是一种骗局。

  而且,十分坚定的认为这就是何西泽和章珊珊给他下的局。

  先是何西泽利用心理学技术横加干扰郑少琼的判断,然后又投其所好,对他用美人计,并且何西泽对他多次用以催眠之术进行诱导郑少琼为云桥镇投资,属于违法行为。

  于是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

  这是全国唯一一例,因为催眠术滥用引发的商业诈骗行为,再加上有心人的肆意渲染,于是,举国皆知。

  当江弥音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何西泽利用催眠术对付郑少琼???

  这---

  听上去是如此的不靠谱,不过细思则恐。

  还真别说,这事儿怕是何西泽跳进黄河也难洗清。

  催眠术对普通人来讲,既神秘又带着敬畏之心,因此,这话题一出,顿时举国关注,大家也都开始讨论起这件事儿。

  有的人把催眠术说的玄而又玄,而有的人则不认同,觉得如果催眠术如此厉害,大家就都去学了,到时候随便催眠个有钱人,那自己不就能了百万富翁了吗?

  网上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说催眠大师去银行催眠的,在街上就能把人催眠领走的,更有不靠谱的,说催眠大师将女孩催眠之后,祸害了的,简直五花八门---

  江弥音看了看评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随后就给何西泽打电话,可惜,电话始终打不通。

  江弥音十分担忧,正打算去找,结果电话一个接一个的进来,首先是周舟的,只见她焦急的道:“弥音,弥音,你看新闻了,看新闻了吗???”

  “你们家小盒子,出大事儿了。”

  嘟嘟--

  江弥音一边按钥匙开车门,一边淡淡的道:“嗯,我已经知道了。”

  周舟一听,马上喊道:“你知道了,你还这么淡定?赶紧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儿呀,天那,现在网上都传遍了。”

  江弥音关上了车门,无奈的道:“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有事,先不说了。”

  周舟一听赶忙道:“哎哎哎---,弥音,你别挂啊,我还没说完---哎---”

  江弥音挂了电话,忍不住大出了一口气,结果,车子刚启动,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是冯妙妙。

  江弥音皱了皱眉头,按了接听键,“hi ---”

  冯妙妙跟周舟不同,见江弥音接了电话,她一边慢慢的涂指甲,一边幸灾乐祸的道:“喂,弥音,哈哈,你们家何大教授,这下子可是出名了呀---”

  江弥音吐了一口气,无奈的道:“怎么,你是来恭喜我的吗?”

  冯妙妙嘿嘿一笑道:“当然啦,我不仅恭喜你,我还羡慕你呢。”

  “你说说,同是在一起混的兄弟,小蟹哥哥被挂过头条,现在就连何大教授和郑大少也上了头条,结果,就我们家阿祖默默无闻,诶---”

  江弥音懒得搭理冯妙妙这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直接道:“我还有事儿,挂了。”

  “喂---”

  冯妙妙赶忙开口,结果,江弥音的手比她的话还快,电话那头传出了嘟嘟嘟的响声。

  冯妙妙撅了噘嘴,随后电话就打到了刘念祖那里道:“诶,亲爱的---”

  “郑大少跟何大教授怎么回事儿呀???”

  “这闹的可是够大的,我看网上都已经炸锅了,沸沸扬扬的,你看这条啊---”

  “谁主沉浮,是什么引得富二代与博学心理学教授反目成仇?”

  “还有啊---”

  刘念祖那边忙的焦头烂额的道:“行了啊,我的姑奶奶---”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来添乱,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这俩人电话都打不通。”

  “我这不还打着呢嘛---”

  ......

  这样的戏码几乎在所有认识人当中上演着,说真的,江弥音得到消息还是比较晚的,她一直在忙着开会,还没有时间看这些新闻。

  要不是偶然间瞧见办公室里有人正在八卦这事儿,估计等到天黑她都不一定会知道,所以,这会儿她自然找不到何西泽了。

  江弥音没法子,只能去他单位碰碰运气,要是找不到估计就得回家等消息了。

  结果,刚来到他们公司楼下,好家伙,一群人堵在那里,不少记者都在,保安严防死守,估计这都是刚被清理出去的一波。

  江弥音有点傻眼,不过,她绕过大家上了楼,保安也是有颜色的,见江弥音这形象,一看就不是狗仔队里的。

  有人见江弥音被放行了,大家顿时不乐意了,楼下又吵了起来。

  江弥音不明所以,上了电梯,按照记忆里的地址找了过来,结果一到门口,又遇到一群人。

  不过,跟之前的不同,这群人全都是女性,见江弥音进来了,就有人站起身,鼻孔朝天的道:“诶--,你也是来找何教授的吧?”

  “排队排队,排在最后面---”

  江弥音闻言愣住了,指了指自己道:“啊?我???”

  那个女孩子没好气的道:“对,说的就是你---”

  “哼,别想仗着长的好看点,就插队,我跟你说,你看见了吗?这些都是何教授的患者,我们都排了一小天的队了,何教授现在忙着呢,没空见你。”

  江弥音皱了皱眉头,看了一下坐了一圈沙发的女孩子们,嗯,什么样的都有,有愤愤不平的,有伤心哭泣的,有悲天悯人,有为何西泽叫屈的,还有抱怨何西泽为什么不催眠她,好跟她有个二三事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