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51:交心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因为家贫,所以,就有了这个风俗,但是,我们家并不是这样。”

  “珊珊的父母上山采集,遇到了罕见的大暴雨,人就这么没了,就留下她一个被丢在她奶奶家抚养。”

  “她人小,又十分胆小,总是被别的孩子欺负,奶奶家的人口也十分多,她被饿的皮包骨一样,眼瞅着就要死了,我妈妈那会儿看她可怜,就动了恻隐之心---”

  “当然,妈妈带我来云桥镇那一年,小产了---”

  说到这里,何西泽的双拳紧握,仿佛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江弥音的眼神微闪,怕是何西泽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听他说了这么多,却没有提过他父亲一句话,在那个年代,女子能读书并不容易,只有家中殷实,且有一定传统的人家,才会让女儿读书。

  而能把何西泽和章珊珊教导的这般出色,想来,他的母亲并非普通人能及,不过,江弥音并没有开口多问什么。

  何西泽失态也不过是片刻,随后又变的风轻云淡的道:“听说是一个不足月的女孩,可能我妈妈有心结在吧,所以,就领养了珊珊,跟我妈妈一个姓。”

  随后又沉吟了一下道:“只是,珊珊钻牛角尖,她---”

  还没等何西泽说完,江弥音笑了笑道:“我并不这样认为。”

  何西泽闻言,看向她,而江弥音则继续笑道:“我觉得是她喜欢你。”

  “而且,又名正言顺,所以---”

  何西泽听完,皱起了眉头看向江弥音,而江弥音耸了耸肩,而何西泽却斩钉截铁的道:“不---”

  “她对我的情感并不是男女之爱。”

  江弥音闻言抖了抖眉毛,耸了下肩膀道:“好吧,在情感这一方面,你比我专业。”

  “不过,郑大少,好像并不相信你。”

  说到这里,何西泽默了,双手互相紧握,看上去心情并不平静。

  随后惨笑道:“这就是我喜欢你的一点,你总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而且,在你身上,我可以看到一种勇敢,一种大无畏的精神。”

  “你的这种闯劲和不顾一切拼搏的冲劲,是我不够具备的,我,呼--,总是瞻前顾后,思虑过甚---”

  江弥音闻言,眨了眨眼睛道:“你只求‘稳’。”

  何西泽自嘲一笑道:“是啊,‘稳’---”

  “所以,我觉得自己老了,而你,却踏着朝阳而来---”

  何西泽被这种朝阳而感染,为江弥音的执着和一往无前而折服,这位像火箭一样的女子,刚烈勇猛,一路踏浪,勇往直前---

  而他---

  他答应过妈妈,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安安稳稳的生活,平平安安到老---

  忘却仇恨,低调做事,谦卑做人---

  江弥音听完何西泽忽然间的表白,有些发愣,随后就是沉默,在之后神色黯然的都:“我无路可走。”

  何西泽这时,伸出手,紧紧握住江弥音的小手道:“我知道---”

  “可我就喜欢这样的你,你活的明白,你活的真实。”

  两个人彼此相望,在这样的美好夜色里,而彼此的模样,透过眼眸印刻在了心上。

  江弥音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安全,在何西泽遭逢大变之后,感受得是那么真实。

  而此刻的何西泽,在不是那个完美到可能随时会消失不见一般,此刻的他,有了缺陷,反而,让江弥音更加的放心和踏实下来。

  至于其他的事儿---

  江弥音并不在乎,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是个真善美?

  况且,在江弥音看来,大家都是成年人,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没有人要求郑少琼做什么,也同样没有人逼迫他,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主意,做人不能只想要好处而不想着为失败付出代价。

  这种代价自然包括情感的失利---

  不得不说,何西泽是一个自控性十分好的人,在跟江弥音聊过之后,很快就放松了,一觉过后,又变回了那个风轻云淡,谦卑绅士的人。

  一大早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招待大家,并主动解释了,昨天跟郑少琼之间的误会。

  更是在众多人面前,把他与章珊珊的关系说了个清楚,大家唏嘘不已,而章珊珊面如白纸,同时更加心如止水。

  她心里头清楚,何西泽这是在宣布,宣布她做了多年的美梦,破碎了,彻彻底底的破碎了。

  由此,章珊珊一病不起。

  按理说,为了避嫌,何西泽不应该留下来照顾她,只是,他还是留下了。

  在何西泽看来,章珊珊对他的情感可能有朦胧的男女之情,但是,他相信,更多的还是亲情。

  多年以来的观念,影响了她的对事物的判断,因为,从小她就听人说,长大了要嫁给自己的哥哥何西泽,所以,先入为主,这么多年下来,她信了,而且,深信不疑。

  可是,事实上,她其实更想要一种依靠,一种她感到安全的依靠,而何西泽是她世界中最可信的人,她走不出去自己预设的防线,所以,只能更坚定依靠何西泽。

  而何西泽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来帮助妹妹章珊珊。

  至于郑少琼,他心里是有愧的,只是,有些事---

  只能交给时间。

  江弥音跟大家一起回到了西临,她还有许多事儿要做,陈氏苟延残喘,也该做个了结了。

  此时的陈氏集团可以用焦头烂额如无头的苍蝇一般,各大催债公司怕是已经快把电话打烂了。

  陈友义不得不带病主持大局,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各种问题层次不穷的浮现。

  他被逼的无法,只能转卖手中的股份,可是,价格被一压再压,他忍痛抛售,可是依然不能扭转战局。

  各大追讨欠款的银行传票已经摞成小山,陈友义又一次的住进了ICU。

  这一次尤其的凶险,江美惠给江弥音打过许多电话,她都没有接听。

  这一天,江弥音正在开会,忽然听到吵闹之声,“这位女士,您不能进---”

  “这位女士,请你冷静一下,你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