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4:戳破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我好好的家庭都是被你给搅合成这样的,你现在还想见他,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宋美丽在,你就休想。”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个女人在顾不得平时的端庄,彼此骂了起来。

  江弥音忍住不皱起了眉头,淡淡的道:“够了---”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因为一个男人,你看看你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随后一脸不屑的道:“陈太太,哦,不,十年前你就不是陈太太了,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宋女士才对。”

  “能不能进病房看望病人,怕是你现在也没有这个权利干涉呢,你们两个,现在也没什么不同。”

  江弥音这话一落下,宋美丽瞬间双眼圆瞪,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随后不脸不可置信的道:“是他,是他那个老东西告诉你的是不是???”

  说完这话,就看着病房,随后伤心欲绝道:“陈友义,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随着宋美丽的大哭,其他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江美惠,只见她呆呆的问道:“音音,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这话什么意思???”

  江弥音懒得在看她一眼,直接道:“字面上的意思。”

  江美惠呆愣了片刻之后,忽然间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的道:“哈哈哈,姓宋的,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你居然还有脸说我,你有什么权利???”

  “十年前,十年前---”

  “十年前你们就离婚了???”

  “十年---”

  结果说到这里,江美惠就顿住了,既然十年前就离婚了,那为什么友义从来没跟她说过???害得她多受了十年的骂名,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想到这里,江美惠忽然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窟。

  而宋美丽骂完陈友义之后,转头就骂起江美惠,“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狸精害的,都是你---”

  顿时,病房外一片喧闹之声,陈氏姐妹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的回不过神儿,呆呆的看着两个疯女人互相指责。

  而江弥音则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两个女人,她们在这边争的面红耳赤,然而,不过是给她人做嫁衣罢了。

  随即江弥音的脸色又变的阴沉起来,对着守门的人直接大声道:“去,告诉陈友义,就说我来了,至于江美惠,他爱见不见。”

  那个守门的想来也是得到过叮嘱的,见状赶忙道:“好的,我这就去给董事长汇报。”

  按理说病人住院,最直系的亲属应该掌握着话语权,显然宋美丽没有,她同样也被驱逐在外,因此,想想她们离婚之事怕不是空穴来风。

  很快那人就请江弥音进去了,至于江美惠,并没有一起。

  进门之后,江弥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是病房,不如说是贵宾级别的超豪华酒店。

  这里面应有尽有,十分齐全,装修的也十分奢华,大大的落地窗,阳光很明媚。

  越过客厅,进了一间大卧室,大大的床上躺着一个瘦弱的老头,周围的各种仪器到是彰显点这里病房的特征。

  床上躺着的老头就是陈友义了,此刻说他骨瘦如柴也差不多了,他本来就瘦,现在就没个样子,好在精神头不错。

  见到江弥音来了,勉强的扯出一抹笑,虚弱的道:“你来啦???”

  江弥音依旧冷酷的看着他,看着这个昔日在她眼中伟岸无所不能的人,变成一个随手都能掐死的可怜虫。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

  比谁都无情,比谁都狠---

  硬生生可以把一代英雄变成老翁,也同样可以让一个幼童成长成苍天大树。

  江弥音此刻的情绪还算平静,她冷冷的看着病床上的人,冷漠的道:“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陈友义被噎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随后半天才叹了口气道:“老喽--,老喽---”

  随后十分和气外加有些惆怅的道:“音音,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你是个好孩子---”

  然而,他这话刚落下,江弥音就不屑的笑道:“您还真别这样说,我怕待会你恨不得我没有来过。”

  陈友义见此叹息了一声,此刻他说话已经十分费劲了,于是招了招手,这时候有一个穿着十分正式的男子走了过来道:“江小姐---”

  “这是陈懂事的遗嘱,他的股份---”

  还没等说完,江弥音就身手将遗嘱拿了过来,看了看,随后笑着道:“呵,我还以为你会将所有股份都给我呢,原来就这么点啊--”

  那名律师一听,脸色刷就变了,刚要开口,江弥音淡淡的撇了他一眼,随后就把遗嘱扔还给了对方道:“您老可真是够能算计的。”

  “难怪您这一身的病,这算计过头遭报应了吧---”

  陈友义一听,忽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赶忙又护工过来,一番折腾过后,江弥音又撇了撇嘴道:“怎么?说不得???”

  陈友义眼神坚定的道:“你说,我挺的住。”

  江弥音见状看了一眼旁边的律师道:“万一,我说万一啊,我说话把他气死了,是不是要担责任啊???”

  “那我还是不说了吧。”

  陈友义见此,马上憋的脸通红的道:“音音---”

  “我们是亲生的父女俩,有什么不能说的,担什么责任,你想多了。”

  随后律师就退了出去,身边的人都退了出去,而江弥音始终没有动一步,离那张病床远远的,就站在那儿看着陈友义。

  然后自嘲的笑道:“亲生父女???我算什么亲生的女儿???”

  “那,门外那两个,还有这个,那才算你亲生的孩子呢---”

  说完,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比划了一下,陈友义虽然病了,但是眼神儿好使着呢,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脸色刷就变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把她们母子怎么了???”

  江弥音看着陈友义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整个肩膀都在抖动着,笑的肆无忌惮,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