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2:股票大跌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随后就有人乐开了花,陈氏你不是牛吗?还搞扩张,这下好了吧---

  不少人幸灾乐祸,而江弥音的脸色则沉了下来,遇到这样的事儿,谁都不会高兴起来。

  就算江弥音想报复陈氏,但是,以她对陈友义的了解,断干不成这样自毁前程的事儿。

  所以,谁干出来的是多么显而易见???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老企业家,奋斗了这么多年,在那样的一个时代,拼眼光拼能力,不惜牺牲自己的婚姻,抛妻弃女,好不容易熬出头的陈友义,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怕就是生了这三个坑爹的闺女吧。

  一个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不把他搞垮誓不罢休。

  而另两个呢,恨不得他早点死,好早点继承遗产,败坏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家业,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可是,怨得了谁呢???怨的了谁???

  这不就是他自找呢吗???

  难怪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后院不安稳,果然是败家之兆。

  如江弥音的猜测,没过几天就查出来了前因后果。

  官方的话十分复杂难懂,但是,白话很好理解,这个分公司是陈氏的二女儿陈静秋管理的。

  她为了中饱私囊,不惜以次充好,所以出现了劣质的婴幼儿玩具,完全不顾广大婴幼儿的健康,简直丧心病狂。

  当然,陈静秋就算再不好,陈老爷子在生气,可那也是她的女儿不是,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抓吧???

  于是,子公司有人顶缸了,而且没有出现命案,该赔偿赔偿,该处理处理。

  陈静秋不过是一个失察的罪名,而江弥音知道后,嗤之以鼻,又是这种伎俩,当年不也是这样???

  当年要是没有陈静秋点头,她不信那些人敢那般明目张胆,呸,什么为她出头,都是假的,假的---

  可是,她就算知道,这有什么用,难不成办案人员不知道吗???

  可法律是讲证据的,江弥音拿不出证据证明是陈静秋指使的,所以,就跟这次一样,陈静秋被释放了,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显示,她真的毫不知情,她被蒙蔽了。

  然而,陈友义以为这就完了吗???

  那怎么可能???

  随着这家子公司出事儿之后,陈氏集团就上了热搜,而且愈演愈烈,由最开始的对婴幼儿玩具的担忧和恐慌,开始关注到婴幼儿的奶粉和婴幼儿辅食上面。

  整个婴幼儿市场,不仅仅陈氏遭殃,几乎所有的都受到了冲击。

  全国各地兴起了举报热,一些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生产厂家,小作坊的生产厂家一个个被揪了出来。

  什么甲醛超标,重金属超标,儿童玩具的噪音超标,是的,噪音超标。

  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一些宝宝玩儿的玩具音乐声音特别大,是为了吸引宝宝的注意力而设置的,长此以往容易损伤宝宝的听力。

  这还不算,很快婴幼儿辅食也被查出了问题,其他是小公司,可是,大家万万没想到,陈氏以婴幼儿食品起家的公司,居然检查出了食品安全问题,这下子全国哗然。

  不少地方的人开始跑去要求退货,甚至要求赔偿的。

  这事儿闹的可就大了,陈氏的股价从第一家子公司被查开始就缓缓的跌落,以至于后来猛跌,最后居然发展到股票跌停了。

  是的,跌停了。

  老百姓对陈氏集团十分愤怒,没有人在买他们家的股票,甚至知道身边有人买还要去骂上几句。

  这样没有良心,黑心的商家,就应该倒闭。

  几乎知道谁买了陈氏的股票就要被大骂一通,甚至骂的他都不敢见人那种,一些股民,想要抄底的蠢蠢欲动,结果,看到百姓们这样的形式,也不敢下手了,万一,陈氏倒了,他们的钱怎么办???岂不是要打水漂???

  而这还不算,一些吃了陈氏集团出产的婴幼儿辅食出现问题的家属则闹了起来,在陈氏集团大门口拉起了大大的横幅。

  这件事儿迅速成为了大事件,陈氏作为当地的龙头企业,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自然要追求责任人的。

  而陈老爷子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晕了过去,幸亏抢救的及时,住进了ICU,目前尚有生命体征。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所有人才知道,陈老爷子早就已经病了,而且病的十分严重。

  不然他也没有太大的年纪,却跟个老头子似的。

  而江美惠知道这事儿之后,整天以泪洗面,这对她的冲击简直是太大了。

  她去医院看望陈友义,可是,现在病房外面全是人家现任妻子的人,她被人家狼狈的赶了回来,如今想见一面都难,这让她更加的恐慌。

  这个时候就想起了江弥音来,这可是陈友义的亲生女儿,就算她这个前妻不让看,这个亲生女儿可是有探视权的。

  于是就疯狂的给江弥音打电话。

  而此刻江弥音哪里有时间管她???

  她已经快三天没合眼了,陈氏的股票大跌,这正是她出手的好机会,为了这一天,她不知道等待了多久。

  所以,这些天她就在疯狂的买进,买进......

  而这时候,胡丰茂也该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所以也全力以赴的帮忙--

  如今她手上已经握着陈氏集团不少的股份。

  作为一个家族企业,陈友义的集团股份是最多的,高达百分之四十一,他的现任妻子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两家合起来就是百分之五十一,所以,在公司里,她们说一不二。

  可实际上则并不是这样。

  两个人的股份都有分散,陈家二姐妹在陈氏集团也都有股份,剩下的全都是抛在外的散户。

  江弥音买进了一部分,剩下的有一些散户抄底,还有大部分的股票则被同行们瓜分,就这样忙活好几天,江弥音看着手里的股份,终于露出了笑容。

  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江弥音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无奈的接起了电话,结果还不等她开口,就听见电话里歇斯底里的哭骂声。

  “你这个死丫头,你死哪儿去了???”

  “你爸爸快要死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我找到你的住处,人家说你搬家了,你搬家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你还有把我当成你的妈妈吗???”

  “呜---,你爸爸他现在住院了,在ICU病房,他就要死了,你难道就不想去看看他吗?就算他再不好,那也是你爸爸,是你的亲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