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07:承认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当江弥音再一次来到这个警局的时候,内心不由得五味陈杂,那天晚上,就在这儿她跟何西泽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也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人。

  现在想想,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时间过的可真快,而何西泽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见到江弥音就对她招手道:“这里,这里---”

  江弥音锁了车,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一脸纳闷的道:“你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何西泽笑的十分温和的道:“前段时间太忙了,一直没有空约你,好在这边也需要安排一番,如今一切都办好了---”

  江弥音一脸阴霾的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被你绕的有点晕?”

  “我上次不过是揍了一个流氓色鬼,早就结案了,你至于还要把我拖过来吗?”

  何西泽闻言笑着道:“走吧,不是那个事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江弥音看了看何西泽,皱了下眉头,她不喜欢这里,不过看在何西泽这么积极的面子上,最后还是抖了抖肩膀,点头道:“好吧。”

  两个人很快上了三楼办公室,随后那日江弥音见过的一个同志接待的他们。

  何西泽见到对方,非常热络的道:“王队---”

  那个被叫做王队的同志一见何西泽高兴的道:“何老弟,过来啦---”

  “这位---,这位我知道,江小姐嘛,你好,你好。”

  江弥音神情有些冷淡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去跟这个王队握手,而那个王队有那么一时的尴尬,但是,何西泽马上把手跟对方捂住了,随后又说了点其他的,这才把尴尬化解了。

  而江弥音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她还是一句没吭声,她不知道何西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来都来了,那就看看好了。

  只是当那个王队,把一个档案放在她眼前的时候,江弥音的心,莫名的抽动了起来。

  整个人的血液仿佛都僵住一般,她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档案,说是档案,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档案袋装的几张打印的纸罢了。

  可是上面的名字是如此的清晰,过来好半天,她扫过一眼之后,眼睛开始泛红,声音越发的冰冷道:“这是什么意思???”

  江弥音不傻,反而她十分聪慧,何西泽把自己叫来,又弄出这么一份档案,定是有深意的。

  虽然这不是原档案,但是,里面的内容跟当时的情景相差不大,江弥音这十年间都被那一日的事儿苦苦折磨,自然不可能忘记。

  如今它就明晃晃的摆在眼前,江弥音甚至都有些站立不稳,可是,她强撑着站在这里。

  何西泽见她神色不太好,赶忙道:“弥音,要不你先坐下歇一歇,喝杯水???”

  结果这话一落下,就见江弥音的双眼藏满了戾气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说完用力的将手上的资料拍在桌子上,而她整个人忽然脸色苍白起来,要不是扶着桌子怕是就要倒下去了。

  何西泽吓坏了,赶忙上前去扶,结果被江弥音狠狠的拒绝了,而那眼神更是害人,仿佛她的眼里看到的都是仇人,恨不得刀刀见血的那种。

  何西泽不敢在激怒她,反而声音变的平和的道:“弥音,你别紧张---”

  “你放松些,我今天带你来这里,主要是像请王队帮咱们分析一下案情,看能不能翻案。”

  江弥音一听,愣住了,随后看了一眼那个王队道:“翻案???”

  说完这话,眼神微动,可是没多一会儿,就冷笑出声,“呵---,翻什么案???”

  “当年陈友义早就花钱摆平了一切,怎么可能翻案???”

  何西泽见江弥音好了点,赶忙道:“这可不一定---”

  随后介绍道:“这是咱们刑侦大队的大队长王队,是这方面的专家,今天把资料递给他看,也是想听听他的意见。”

  “弥音,咱们坐下来,听一听,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少生的死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凡是有一线生机,自然不能放过。”

  江弥音疑狐的看了一眼何西泽,最后还是垂下眼帘,坐在了椅子上,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王队。

  而王队从一开始就知道江弥音的事儿,见何西泽不过几句话就将处在狂躁边缘的江弥音软化下来,不由得大大的给他点了个赞。

  随后非常职业性的对这江米易道:“江小姐你好。”

  “何老弟我们这关系,既然求到我这儿了,也就不多说了。”

  “从你们交给我的案宗来看,主犯被判了无期徒刑,而持刀杀人者因为年纪未满十八周岁,所以从轻做了处罚,而其他参与的从犯也都轻重不一的做了判决---”

  ......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江米易仿佛如行僵的木偶,何西泽不敢让她开车,于是就坐了他的车。

  帮江弥音系好安全带,车子缓慢开启。

  一路上何西泽都在观察着江弥音的表情变化,过了好一段时间,江弥音才缓过来,只是她的神色依旧淡漠,看着窗外道:“你不比如此---”

  何西泽见状,双眼看着前方,一边认真开车一边道:“我也想为少生做点什么。”

  江弥音淡淡的道:“明人不说暗话,你求什么?”

  何西泽听完久久不语,而江弥音则凄惨一笑道:“你这么聪明,怕是已经察觉道了吧???”

  随后自嘲的一笑道:“没错---”

  “是我干的---”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变的狰狞起来,只见她大声道:“从少生被害那日起,我就已经不想当什么好人了。”

  “当好人有什么用?好人能得到公道吗?好人只有被人欺压,被人鱼肉的份---”

  “我想要的公道,法律不可能给我的,不可能的---”

  “我的少生,还那么年轻,他还那么年轻,她们有什么权利剥夺他的生命?她们有什么权利???”

  “凭什么少生走了,她们一个个的却活着?她们凭什么安心的活着?凭什么???”

  “既然,法律不能够制裁她们,那我就送她们去地狱,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