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99:新方向

作品:恋爱吧,大首席官!|作者:朵颜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19:05:57|下载:恋爱吧,大首席官!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黄灿随后又拿起了小本本道:“这手头就有三千来万了,咱们认识的兄弟那么多,一人凑点,凑上个一个亿不难,而您自己在弄点,这凑一块三四个亿的投资,还弄不来一个旅游景区???”

  “可是这修桥可不一样,砸进去的钱,不一定能收回本啊---”

  更重要的是,这修桥修路最费钱,还看不到成果,能拿出三四个亿,对他们这些纨绔子弟来讲,已经是天大的能耐了,这还是郑大少牵头,不然根本就没戏,要是在想多投,怕是费劲,这已经是顶天了的,这他还是往多了说呢,怕说少了,郑少琼听了不高兴。

  可郑少琼一听黄灿这话,就更加郁闷的道:“这我还不知道这些,用你说???”

  “要不是那边没有桥没有路,那么好的地儿,早就被人给占了,还能等到我去投资???”

  说到这里,郑少琼就生气,他跟家里商量这事儿,结果一向对他宽容大度的父亲,这一次说什么都不同意,还让他尽快收了心,说章珊珊心思不纯,这样的小姑娘还是离远点。

  要是想要投资或者干点啥,那就回来,家族的生意随他怎么弄---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不让他去投资,而他那个老好人的大哥这一次居然也站在父亲那边,郑少琼有多气愤,可想而知。

  从小到大,他大哥,郑少华做什么都是对的,都能得到支持,可是,他做什么都说他不务正业。

  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既然如此,那他就破罐子破摔,当个纨绔子弟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现在他想要帮章珊珊的家乡致富,想要做投资,这时候才发现,人没有话语权是多么悲哀的事儿。

  而黄灿看郑少琼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难道自己哪儿说错了???

  于是眼睛眯了眯,小眼睛提溜的乱转,忽然他眼前一亮道:“诶诶诶,郑大少---”

  “我听闻一个消息,关于修桥的---”

  郑少琼闻言马上看了过来,他现在整个人对修桥修路啥的特别敏感,一听马上就道:“什么消息?”

  黄灿听完,小眼睛一动道:“你知道的,我家有个亲戚在中铁的,前些天我好想听他们说过一嘴,要在咱们西临这边修一个桥,好像挺长的一个大桥---”

  郑少琼一听,马上来劲了,“知道修那一块不???”

  黄灿摇了摇头道:“我哪儿知道啊,这种事儿跟咱们有啥关系,我就听那么一嘴,根本就没当回事。”

  郑少琼顿时脸色就变了,“这么重要的事儿,你居然都不听清楚了?赶紧问---,快快快---”

  黄灿被郑少琼骂的脸都僵了,拜托,咱们是纨绔子弟,纨绔子弟--

  你看哪家纨绔子弟关心造桥修路的事儿了?你还能有不能有点当纨绔子弟的自觉性了???

  不过,黄灿也就是想想,可不敢说出口,于是赶忙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于是,在郑少琼殷切的目光下,黄灿给他家的亲戚拨打了电话,然而,人家对他根本就是敷衍,心想你一个纨绔子弟瞎打听什么?

  黄灿挂了电话,脸上还带着尴尬的笑容:“郑大少,你看着---”

  黄灿心里头也苦啊,他一个纨绔子弟在家根本就没啥地位,你说一个混吃等死的人,能被谁看的起?

  郑少琼也有些珊珊然道:“行了,行了---”

  “好在有点有用的消息,江凌区和云桥镇那是两个方向,一个向南,一个向西---”

  “不过,云桥镇边上的那条通江河可是把两个地方都跨越了,那能不能把这个桥拉到云桥镇这边呢???”

  郑少琼嘀嘀咕咕的说着,而黄灿自然听到了,只见他大着眼睛道:“郑大少---”

  “这,这能行吗?”

  “这上头可是都有规划的,人家规划要在江陵区那边建个啥,这好几十亿的项目,怎么可能说搬来就搬来呀---”

  郑少琼原本还叨咕着,可是听黄灿这么一说,顿时张口道:“怎么就不行了???”

  “规划规划,这不是还在规划着呢吗???”

  “既然是规划那就是一切还都来得及,凭什么能去江陵区修桥,就不能搬来云桥镇了?我就不信这个邪---”

  说完站前身就开始打电话,“快,帮我把云桥镇的所有的资料都给我被齐全了,越详细越好,对,把亮点都给我标出来,嗯嗯,尽快出,我有用---”

  随后又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问询这个桥的事儿,黄灿偶然的一句话,却给郑少琼开了一个新的天窗。

  这桥要是他自己修是绝对修不起了,好几十亿,家里就算在有钱也不可能白给他为人民服务。

  家里算是没指望了,但是,他郑少琼是那认输的人吗???

  要是把这个规划的项目抢过来,可就省劲了不少。

  至于人家规划好的,他能不能抢来,郑少琼完全没有这个顾虑,他曾经看过一则新闻,那因为高铁的路线两个城市的市民还打过架呢,人家什么都没有的老百姓还敢争,他有这么多的资源,为什么不敢争???

  于是,郑少琼又奔着新的方向努力去了。

  一段时间不见,所有人见到郑少琼都发现这人变了,他不会跟这种官家的人员谈判,于是各种请教,虚心好学。

  不仅如此,他还放得下面子,只为见一个项目的负责人,竟然在大雨天,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竟然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就算被拒绝了,也不灰心,依然不厌其烦的跟人家讲规划,讲发展,讲利益最大化---

  反正,这段时间他是嘴皮子都要磨破了,鞋子都穿坏了好几双。

  相比于郑少琼的忙碌,谢光耀这边却是清净多了。

  或者说是太静了,他自从知道自己的腿伤之后,就越发的沉默寡言,不言不语,对于周舟,他也没有任何好脸色,好几次大声的撵周舟走。

  周舟自然不会,她也表达了自己不会嫌弃他,然而,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