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0章 佩服

作品:妖孽上神在都市|作者:张笑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7 06:22:12|下载:妖孽上神在都市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他还不得不佩服救他的人,那药丸下肚之后瞬间转化为一股柔和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快速地动着,迅速的修复着那些被九尾狐的力量损坏的组织,而药丸最重要的是化为一股澎湃的巨力,驱赶着他体内那些复杂的气息。

  而当他被灌了药物之后,掺杂着血液的药物流入他的身体,一个瞬间就被他吸收的干干净净,等他们都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可以勉强的动了,不至于像最初那样的难受了。

  他不是那种喜欢寄人篱下的人,借助那药丸所散发出的力量,快速地将身体检查一遍。他也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施展土行术,毕竟他有着之前的经验,虽然失去了法术,但土行术依旧能施展。

  下一个瞬间他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已经出现在另一个位置,他忍不住狂喜,勉强的再次运转土行术,身体瞬间的又一次消失。

  他这次没有回肖洁的家,更没有去王文娟的祖屋那边,而是快速地直奔监狱那边的深山老林,毕竟那边有一个很不错的修养环境,从各个方面上说都比在城市里修养好的多,虽然程度上与阴极之地还有那么点差距。

  夜幕又一次的降临,土行风出现在地面的时候,月亮一直挂在天空上,他面色苍白的扶着树枝,先快速的朝周围看了看,他可不想自己在修养的时候被什么动物之类的玩意给吞噬了。

  他漫步在树林里,突然,他发现了不远处的山头中间有一个不是很大的洞穴,面带喜色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出现在那不是很大的洞穴中。

  “不错,虽然有点矮小,但的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位置。”他拨开洞穴外的一些杂草,在这个位置上可以看到山下大部分的景色,他安心的走回洞穴,静坐在洞**。

  他闭上眼睛,直接进入冥想的状态,他这次损耗太大,真元的消耗是巨大的,如果现在没土行术,他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废人,还好在最紧要的关头里,他的身体里那神秘的力量把阻挡住了九尾狐,否则他会被弄的渣子都剩不下。

  他在短时间内集中身体里剩余的那些真元,开始在全身进行巡逻检查,对全身上下的损失进行大规模的修补,先抛开被九尾狐吸收的那些精血和真元,就在那最后他离开的瞬间,双方之间的碰撞造成的伤害就已经很巨大了。

  土行风他开始了漫长的恢复……

  “知道为什么让你来我办公室的吗?”王振华头也不抬的问着女儿。

  王文娟也觉得很突然,老爸一个电话就让她来到分局,她来的时候多么的兴奋,觉得是她恢复职位的时候到了。

  “会不会是取消我的停职呢?”王文娟小心的问道。

  王振华猛地拍着桌子,指着她大骂着:“恢复职位,你的脑子里就想的是恢复职位,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警局已经没有你的职位了,你是自己办理离职手续,还是让我给你弄开除手续!”

  王文娟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大了,自动离职,开除警局。

  “是觉得委屈吗?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也不点破了,就你之前丢失配枪,你难道不知道枪是警员的第二生命吗?现在你已经失去了配枪的资格,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是离职,还是我开除!”王振华看着面带苦楚的文娟,下狠了心说道。

  王文娟低着脑袋,她还以为只是短暂的停职,没想到自己的警察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泪珠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她觉得自己委屈,她从小的志愿就是当警察,从很小的时候就严格要求自己锻炼身体,考入警校之后要求的更加严格,本来是风入市局的她却强硬的要分到分局来,她觉得能和老爸在一起工作那是一种无比的荣耀,让人家觉得这才是虎父无犬女。

  “我还是离职吧。”王文娟抬起头,她觉得不能给老爸身上抹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自己就应该承担。

  王振华笑了笑,这才是他的女儿,女儿从小到大一直将他作为偶像,从小严格要求自己,最后考入警校,而这固执的孩子分到市局那么好的环境,却非要到分局里来陪着他这个老人家,想想他觉得很温馨,很幸福。

  “王文娟同志,站直了身体,你哪里还有警察的样子,是让你自动离职,又不是让你自杀!有什么伤心的,记得办完离职手续之后,在后天中午准时去市反恐组报道,记得了吗?”王振华拿出一份早就弄好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说道。

  “什么!反恐组?报道?”王文娟完全是傻了,愣住了,这边不是才离职的吗?怎么又会去反恐组那边呢?

  王振华笑道:“你这傻孩子,你不是一直都想着去飞虎队一样的部门吗?这反恐组可是我们天海市的飞虎队,快去办理手续吧。”

  王文娟猛地一下哭了出来,泪水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快步跑到老爸的跟前,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嗔怒着:“老爸,你骗我,你知道我都要吓死了吗?臭老爸,臭老爸。”

  时间走的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中,天海市风平浪静,但有心人还是能在平静中看出一点猫腻,看出一点道道来,这是暴风雨前的安静,这安静中却掺杂着无声的斗争。

  邓行的通缉令已经被撤了下来,经过天海市反恐组重案组的联合调查得出的资料,他根本不具备越狱的条件,而当时他是被龙虎帮的人设计陷害,在处理龙虎帮的案件中,一些参与了设计陷害的成员自首的时候交代了这些事情。

  虽然撤销了通缉令,但他依然被列为最危险的犯罪嫌疑人,毕竟他一手策划了天上人间的案子,而很多人更相信他在越狱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的设计龙虎帮,龙虎帮的覆灭应该算在他的头上。

  我们的土行风一直都在天海市第一监狱附近的山体上修炼着,自从他那天闭关修炼之后,就一直都没醒来和动过,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的舒爽过,这是一种特异的状态,不同与之前的修炼。

  他以前的修炼感觉到的是师傅所说的那种状态和感觉,但此时的他,得到的却是一种通天贯地的思潮,仿佛自己已经融入了天地,天地之间唯有他的存在,仿佛这个世界,这个空间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他成了唯一。

  他这次的修炼并没完全按照之前的修行方式修炼,而是选择了一种随和,一种随意的修行方式,用他自己的话就是任其自然的修行,就他之前的状况,他自己觉得是破罐子破摔,或许这样的修行方式更适合他自己,毕竟这和他的个性非常的相似,他这样的性格和这样的修炼方式非常适合他目前的状态。

  此时的他处于的是一种奇异的状态,这种状态和普通的修行人有明显的区别:他身体里本已经恢复的法术真元被九尾妖狐彻底的吸收,残留下的那点真元根本微不足道,而这残留的真元却是火种,这是希望的火种,残留的真元在他的体内汇集了之前的那股突然爆发出来的神秘力量,以及后来加入的药丸中的澎湃的力量,三股的种子在他的身体里快速地混合,最终成为他体内新真元的种子。

  他这两个月,一直都是这个姿势,全身心的吸收着天地之间的气息来弥补自己身体的亏欠,而在他这段时间的冥想修行中,那处于萌芽状态的真元正不断的扩大,慢慢的开枝散叶,不断地向全身发展。

  他体内新的真元不断的扩大,在这两个月的短暂修行中,他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很久很久的时间,全身上下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哪里有变化,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直觉告诉他,现在的他,已经与之前的土行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风!”

  土行风心念一动,他的身体刹那间出现悬崖间的一棵大树的树枝上,他看着头顶的太阳,轻声的说道。

  他的声音刚下,他坐着的树枝就开始缓缓的摇晃,树叶刷刷的响动着,树干也开始摇曳起来,他的头发风中开始逐渐的飘荡。

  “雨!”

  本就晴朗的天空,先是风徐徐的吹起,接着山下更是狂风席卷席卷而来;而接着呢?先是一滴滴的落下,接着毛毛细雨、小雨、大雨,接着来的是风和雨的协奏曲,狂风骤雨猛烈的演奏着。。

  “收了吧!”土行风看到了那处在大风和暴雨中的监狱,他不由的想起了之前自己在那监狱里所发生的事情,他也给了那些人应有的惩罚,这次的狂风和暴雨算是他给监狱的见面礼,毕竟他还是回去的。

  他不想让王文娟难做,虽然几次她都想开口,但还是忍住了,她那点小心思,那里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呢?他哪里不知道上次在监狱最后发生的事情。